神医娇妃福气包

第201章 灵识离体

“竹儿,你快醒醒!”齐南急得快哭出来了,见楚竹回了神,这心里的一颗石头才落了地。

“抓紧了。”齐南喊了一声,楚竹点点头,顺着两人的气力,被拉了上去。

楚竹落地的瞬间,就被沈巳紧紧地抱在了怀里,他冷冷地看着齐南,目光之中,满是敌意。

齐南刚想说什么,忽然感觉颈间的玉石微微发烫,楚竹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小哥,快走。”

齐南下意识摸了摸胸前,再看向沈巳怀里的楚竹,她目光空洞,就好像是个傀儡一般,六神无主。

他心里隐隐有了猜测。

“照顾好她。”齐南看了沈巳一眼,沉声道。

沈巳没搭理他。

直到他离开,看不见了身影,沈巳才恍然发觉,怀里的人竟然一言不发,且没有任何动作。

沈巳不信她妥协了。

正思虑间,怀里的人身子一软,像没了骨头一样,瘫软在地上,幸亏沈巳眼疾手快,将她揽在怀里。

楚竹双眼紧闭,神色安然,似乎是沉沉地睡去了。

沈巳忽然就慌了,一把抱起楚竹就往山顶而去。

几个闪身的瞬间,沈巳已然到了房内,将楚竹轻轻放在床上,并替她再三把了脉,确认楚竹只是睡着了,他才放松了一些。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这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大人。”

门口传来右漪的声音,有了前车之鉴,她再也不敢擅自出现在沈巳的房内。

她惜命。

沈巳好像没听见一般,坐在床边伸手细细地描绘着楚竹脸部的轮廓。

温柔,深情,又遏制。

直到门外的人再次喊了一声,沈巳这才动了动,他俯身轻轻落下一吻,温柔缱绻,“阿竹,你先好生歇息,我去处理些事情,晚些来陪你。”

说完,又替她掖了掖被子,才肯起身离开。

沈巳轻柔地关上门,转身的瞬间,目光冰冷,神色漠然。

右漪不敢看他,低声道,“大人,左奕到了。”

闻言,沈巳抬眼看去,只见右漪身旁站着一个浑身黑袍的男人,戴着硕大的帽兜,看不清脸。

沈巳一双剑眉微微皱作一团。

恰好被偷瞄他的右漪看见,右漪心里咯噔一下,再看左奕,忙扯了扯他的袖子,小声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

只见左奕僵了一会,这才伸出左手,将帽兜拉了下来。

他的半张脸,都缠满了绷带。

他的眼睛不敢看沈巳,始终低着。

右漪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这么多年,左奕只有在主上面前,才是这般态度。

哪怕是那个“人”将他们俘虏,炼化,也不曾见左奕害怕过什么。

好在,主上要回来了,他们也没有什么顾虑了。

沈巳淡淡地瞥了两人一眼,“我说过,我不是他,也不会成为他,你们不用白费力气了。”

“大人言重了,我们追随的,始终是主上那一份力量而已,那力量在谁身上,我们便追随谁。”左奕难得抬头,却在对上他的视线时,又低了下去。

“是啊大人,您也无需客气,我们可以成为您的刀,您的利刃。”右漪笑道。

沈巳看了两人片刻,什么也没说,转身去了厨房。

两人相视一眼,跟了上去。

而沈巳,完全把两人当空气,在小厨房里忙前忙后。

任谁都能看出来,他在熬粥。

沈巳在过去的一个半月里,每天都要熬上一锅粥,哪怕楚竹不吃不喝。

他知道,总有一天她会原谅他的。

熟能生巧,现如今他在厨房已经能够来去自如了。

除了做粥,换成其他任何一样东西,他都会手忙脚乱。

约莫不过半个时辰,沈巳盛出一碗粥,取了个瓷勺,放在盘子上,小心地端着,朝着楚竹的屋里走去。

刚才是楚竹替他熬药。

现在,是他替她熬粥。

不过是一会儿,两人的角色,便换了换。

两人一直跟在沈巳的身后,沈巳推门进去,两人紧随而至。

门开的时候,沈巳就发现楚竹坐了起来。

他心中有疑。

以楚竹最近的情绪,醒了应当推门而出,甚少坐在这里,安静地看着某处。

“阿竹,我熬了粥,吃点吗?”沈巳眉眼温柔,走到她面前,轻声问道。

与刚才对待右漪两人的态度,天差地别。

左奕看着眼前的女人,神色复杂。

楚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就连沈巳走到她面前,都不能激起她任何的反应。

沈巳顿了顿,坐在她身边,舀了一勺粥轻轻吹了吹,这才放到她嘴边。

闻到粥香,楚竹本能地张开嘴,乖巧地含了,咽了下去。

沈巳眸光微动,心中有异,却也没问。

他一直重复投喂的动作,期间还用袖子温柔地替她擦嘴。

“大人,这位姑娘,灵识不在。”左奕忍了半天,终于没忍住。

他本来以为,这是沈巳做的,可见他那副模样,分明不知情。

果然。

沈巳闻言,手一僵,差点没拿住碗。

他抬眼向左奕看去,那目光,分明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所谓灵识,某一种意义上来说,就是魂魄,看这姑娘的状态,灵识应当刚离体不久。”

沈巳沉默。

他心里其实多少有了底,灵魂离体,又不是一件小事。

民间有不少传闻,什么人被吓走了魂魄,往后就如同一具躯壳。

这些东西,他不敢想,更不明白,楚竹是怎么样办到的。

“灵识离体是如何做到的?又有何影响?”沈巳看着眼前的楚竹,眼神空洞,呆呆地看着他。

他这心,就如同刀绞一般。

“回大人,灵识出体不是易事,无非是三种情况,无意之间被吓到的,心如死灰不愿直面现实的,再就是被施以秘法离开的。”

“看姑娘灵识立体之后,本体并没有多大的刺激,平静如水,应当就是第三种可能,是有人用了秘法,将她带走了。”

“此人的修行,定当不凡。”

左奕叹了口气,若不是他醉心于此,恐怕也发现不了。

灵识离体之人,与寻常最大的差距,就是眼睛。

眼前这位姑娘的眼睛里,没有一丝光芒。

“前两种立体的情况,都必须尽早将灵识寻回,而第三种,便有七七四十九天的期限,若四十九天之后还未归体,便……”

“如何?”沈巳琥珀色的眸子紧紧地盯着楚竹,晦暗不明。

桑非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