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娇妃福气包

第1章 下山1

火!

漫天的大火!

火焰如同吐着杏子的毒蛇,不停地蔓延。

火光之中,一风姿绰约的女子,体不胜衣,面色亦如纸般苍白,摇摇欲坠。

熊熊大火灼烧着她,她却不曾因那痛楚发出一丁点的声音,但因为烈火焚烧,她那一双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

就算如此,她嘴角依旧带笑,声若三冬的暖阳,冲着这边温柔似水,“竹儿,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

那声音越来越弱,最终在烈火之中的那道残影,也消失不见。

“娘!”

少女惊坐而起,捂着心脏处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正值三伏天,云岭山顶的夜晚却很凉,她惊出了一身冷汗,枕头,被褥,全湿了一片。

楚竹的眼泪不停的流,像决堤的洪水。

哪怕过去了十二年,那副画面却深深地刻入了她的骨血。

她重生了。

或者说,她带着上一世的记忆,再一次出生在了这个世界。

也正因此,她才知道了,自己亲娘的死因。

以命换命!

只因为她出生那年,天灾人祸,死伤无数。

所以国师找到了她,要拿她祭天,那时她还不过满月。

她爹,在皇宫的侍卫闯入楚家的时候,便将她交了出去。

她娘未出月子,便替她入了火刑。

后来,国师将她扔在了云岭山,凭她自生自灭。

楚竹因为心口的抽痛,整个人跌坐在地上,手指无力地扶着梳妆台。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缓过来。

十二年了。

楚国公府的人这几日就该来接她了。

想到接下来腥风血雨的日子,楚竹的嘴角渐渐浮起一抹笑容,孤傲又决然。

楚家,为国贡献一女,换国泰民安,封了爵位,她那爹,成了楚国公。

楚竹捂着脸,忽然间仰天笑了起来带着些许的癫狂。

这一坐,就到了天亮。

“竹子,竹儿,你在吗?”

门外传来脚步,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见门开着,便直接走了进去。

“小哥来啦。”楚竹早已起身,小小的脸上难得带了一丝温和。

“不是说了要叫齐大哥吗?”少年佯装生气,眉眼之间却尽带笑意,“阿爹让我给你带两条鱼,还活蹦乱跳的,你看看......”

齐南亮出背在身后的东西,往前伸了伸,却心思细腻地注意到了不对劲。

“你癔症又犯了?”

“无妨,老毛病了。”

楚竹老气横秋道,将齐南手中的鱼接了下来。

齐南刚松手,这心中就开始后悔,便立马又夺了回来,“得了得了,我去给你处理了,天天啃草,这小身板长得还没条鱼肥。”

楚竹:“……”

她好像被嫌弃了。

被一个十五岁的小娃娃。

齐南轻车熟路,熟练的将鱼养在水桶里后,他又顺手拿过靠在井边的背筐,细心地开始收拾起里面满满的一筐草药。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天热不要去采药,万一中暑了该如何是好?就算不重视,小丫头家家的晒黑......”

瞥了一眼坐在一边安静看着他的小姑娘,皮肤白皙,又吹弹可破。

再看看自己小麦色的皮肤,齐南噎了噎,忍不住嘟囔,“难道吃草可以变白?”

“小哥,你嘀嘀咕咕些什么呢?”楚竹自然看懂了他的窘迫,十五岁的少年,一举一动都十分好懂。

只是......

楚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叹什么气?小小年纪,整日里跟个枯槁老木一样,暮气沉沉,旁的小姑娘哪个不是娇滴滴的?”

齐南小哥化身啰嗦老妈妈,将以前说过不下百遍的话拿出来,又说了一遍,喋喋不休。

“小哥,我要离开了。”

“说了叫齐大哥......”齐南手上的动作一顿,愕然,低垂的眼眸不见平日里的光亮,似压抑着,似吞噬着。

“也是,”齐南继续挑拣草药,一一分类,打水,洗刷背筐,“你终是要回家的。”

“回家以后,你这性子是不行的,你家人如此狠心将你一人丢在云岭山,回去这日子也不好说,若你还是这副不争不抢的闷葫芦样儿,定是要委屈的。”

“我听阿爹讲了,那大户人家的腌臜事可不少。”

阿南一副为了她操碎了心的样子,恨不能替她去了。

楚竹粲然一笑,如果娘亲在世,是不是也是这般对她?

“小哥,你是这么多年里,唯一待我好的。”

楚竹忽然道,一时间气氛有些煽情。

齐南向来是不喜这种生离死别的感觉,一张毒嘴不自觉就张了开,“可别,你这整日不下山估摸着也就见过两个人,我爹和我。”

当年齐南七岁,和他爹上山狩猎受伤,偶遇一个三岁左右的奶娃娃,玲珑小巧,板着张脸,送了他们草药,扭头就走。

那草药的愈合能力十分强,比他阿爹用的那种要好很多。

后来齐南整日缠着他爹上山,就和楚竹一回生,二回熟了。

他一直以为楚竹是山上人家的孩子,后来才知道就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活下来的。

所以齐南对她瘦小的个子,十分在意,总觉得这小娃娃没有能力,只能采药啃草。

便三天两头往山上送点猎物。

四岁的娃娃自己养活自己,那家人该多狠心,以后她若是回去,定是要受罪的。

“小哥,小哥?”楚竹摇了摇有些走神的齐南,“想什么呢?”

齐南回过神,摇摇头,快速将背筐刷洗干净,晾晒在院子一角。

“想吃烤鱼吗?”齐南笑问。

“想!”

楚竹鲜少有什么表情的脸上,忽地染上了十二岁少女该有的兴奋,大大的眼睛也亮晶晶的。

齐南眼底的笑意更浓了,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楚竹搬来一个小板凳,坐在边上看齐南捞出一条鱼,手起刀落,动作行云流水,处理的干净利索。

不是她懒,齐南这一套是真的很养眼,自信张扬的模样,充满生命的活力,也能让她短暂的年轻一会。

最重要的是,齐南什么也不让她弄,就好像她是那深闺里的大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一般。

去鳞,刨腹,穿木,生火,烤制。

不一会,滋滋的烤鱼声夹杂着阵阵的香气,弥漫在小小院落里。

烤好一条后,齐南自然的递给楚竹,接着开始处理另一条。

齐南说,这鱼还是现杀的好,中间的空隙愈短,鱼肉便越鲜香。

以往他总觉得男儿志在四方,不该拘泥在这些柴米油盐之中,也对那些做饭的汉子们有些嗤之以鼻。

可是这两年,他似乎有些哪里不一样的。

他很喜欢这种感觉,就静静的看着她享用美食,心里总觉得满满当当的。

“竹子,我……”

桑非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