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木匠铺

第2章 龙精虎猛

“嗯,白鑫,当今白家掌柜。你去吗?”女人听到我说出白家,径直点了点头,又问道。

这金阴门都抬不起来的棺材铺,要是我过去后给他抬起来了,那这面子不就大了吗?这样子我们四面城也会隐隐压金阴门一头了。

我说:“去!为啥不去?虽然说你们金阴门的棺材不错,但是抬棺这一块,你们还真不咋滴。”

“成啊!”女人笑笑,明显不屑:“我倒看看你们四面城能有些什么本事?”

一边说着,她一边侧身过去,摆了一个请的姿势:“走吧!”

这雪很大,这车开的也很快,没一会就给开到了火葬场的大院里头。我隔着老远望出去,就见得八个小伙子抬着一口红色的棺材,特别显眼。

能看出来,这些都是职业抬棺人,一个个龙精虎猛的,很有精神。坐在一旁还有个老头儿,但怎么看都不会是家属,或许是阴八仙的知宾。

这老头头发都白了,我只是听得他说了句:“家属都过来烧烧纸,说两句话。”

然后,就有一个二三十岁的小伙子出来了,一同走来的还有个娘子。

小伙子烧了大把大把的纸,在棺材前面跪下,念叨着:“老婆啊,你就安心走吧,家里的事不用挂念了,这些钱你拿去花,过好点啊……”

等念叨了一通后,那八个小伙子又到了棺材地下,半蹲下来。

只见得他们开始用劲起来,呦呵着一起喊道:“一……一二……三!起!”

这棺材刚刚从马车上头卸下来,这马车还在路边停着,棺材却是不知道怎的落了地,按常理说,没到地方就落地,那是很不吉利的,或许是出了意外。

只要把这棺材给弄起来,抬火化室去,把尸体弄出来拜一番,然后就烧了。烧了之后把骨灰装盒里,骨灰装到棺材里头,就不会有问题了。

只是这八个大汉在这头一个劲地抬,棺材却像是扎了根一样,怎么都抬不起来。反倒是八个汉子憋红了脸,愣是一点用也没有。

白鑫和我坐在车里,还没打算下去,只是在观望着情况。

“能吗?”她转过头看着我,问道。

“冻住了?”

“不可能……”她摇了摇头,“这是落地就抬不起来的,冻住也不可能那么快。”

那八个大汉又一次半蹲下来,喊起口号:“一……二……三!起!”

但是棺材依旧纹丝不动。大汉们都用尽了力气,有些脱力起来,只听得嘎嘣一声,那老粗的麻绳登时便被他们的手指勒断了。

绳子一断,大汉纷纷死去了重心,一起倒地。

“我先下去看看。”我留下一句话,就跳下了车。

大汉们见得我和白鑫走过来,纷纷对她一拱手,有气无力地道:“掌柜的,这我们确实抬不起来啊!”

我不等白鑫说话,首先嘲讽道:“一群废物,这都抬不起来,怎的?莫不是没有吃饭?”

我这一说瞬间引来了他们的目光,一个个愤愤地看着我,更有一个冷哼了一声:

“哼!说的轻巧,我们八人尚且不可,不成你来?”

虽然说我还没有抬过棺,但是从小听父辈们和爷爷讲这些事,早已熟络,更何况,我身体长的也结实,区区一口棺,我还是不放在眼里的。

看这棺材板,估计只有半寸,再看棺材也就百来多斤个,就是再加上里头的尸体,也不过是两百来斤。

只要确定不是冻在地上了,那就凭我一个人,也能将这口棺给抬起来。

如果只是尸气太重,那也简单,一趟子安魂咒下去就能解决,这金阴门的人,或许是脑子不好使罢!

当下,我点点头:“那好啊!你们金阴门八个汉子抬不起来的棺,信不信我四面城一人即可?”

刚刚那个发言的大汉一听,登时就笑了,说道:“哈哈哈!吹牛!倘若是你真能抬起来,那我今天就管你叫爷爷!”

“算了算了!”我听后更加忍不住想笑,“叫爷爷就不必了,我不需要废物孙子,且看我抬棺!”

剩下的那七个大汉见自家人失势,也跳了出来,七嘴八舌地骂道:

“好个狂妄小贼!”

“我们金阴门都做不到,到看你们四面城能成?”

“你要是能够抬进去,我们服你!”

……

面对这些废物的谩骂,我也没打算理会,只是转头看向刚刚烧纸的那人,扬了扬下巴:“是家属吗?”

“嗯,我老婆。”他点点头。

“成!”得到了答案,我也是呼出一口气:“待我助你送她一程。”

男人拱手:“多谢了……”

我走上前去,重新把断掉的绳子绑好起来,像是在背行李一样半蹲着,然后把臀部往上拱,慢慢地加大力量,使这口棺材倾斜到我背上来,再一用力,棺就开了条缝。

只是还没等我作出反应,就忽的感觉好像有人踩在棺背上一样,把那条缝又给压下去了。

这一来,我就感觉蹊跷了,这棺里头的人应该死的特别蹊跷,怨气过重了,也难怪棺材会落地。

正大算从旁边钻出来,画个安魂咒再来,白鑫就一把走到了我后头:“等等,再来一把,我帮你。”

没办法,我只得再次使力,这一次,白鑫在后头给我推了一把,这棺材还真的起来了。

刚开始还有些吃力,但是真背上来后就没感觉啥了。我扛着棺材一步步朝火化室走过去,八个大汉只是在一旁喝彩。

到得门前,有人给我开了门,我也就直接进去了,到里头我把棺材给他一放,然后就直接靠在了棺上。

歇一会后,我从绳子地下转了出来,便见着棺材板上有个咒。

这想必是刚刚白鑫推的时候画上去的。

到这时我才意识到,这事她白鑫明明可以自己解决,为什么还要把我给拉过来呢?的确十分蹊跷。

刚刚那个出言挑衅的大汉对我竖起了拇指:“小兄弟,真牛,佩服!”

我这么被一夸,登时便飘然了,当下遥遥头:“小菜一碟呐!”

月亮有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