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亡国度

第24章 言术

“光裔的古代史先到这里结束。还有什么问题吗?”

课堂里仍时不时响着窸窸窣窣的笔尖扫过纸张的声音。藏在倒数第二排的路西弗没有举手的打算,趴在桌上昏昏欲睡。

经过两周作业和测试的洗礼,他不止十次想要放弃在这个鬼地方上学,可转念一想,回去只会更差,不会更好。至少在这里还有东西吃,有地方睡,有新衣服……

当然,也是受到“树懒大王”格兰的良好影响,有些烦恼睡上一觉就能解决。这家伙现在肯定在宿舍呼呼大睡——路西弗就没见过他上课。

突然“啪”地一声,他的脑袋狠狠地挨了一巴掌。

“不许睡觉,好好上课。”后排的北极星用宛如老师的严肃口吻低声道。

路西弗充满怨念地回头瞪了她一眼,趴回去不做理会。

正如北极星所说,有一些通用科目需要在中心广场“米斯”上课,当他看到北极星出现在同一个教室的时候,内心是无比崩溃的。

“啧,还没挨够是不是?”

“消停点行吗?”他嘟囔道。“你怎么不去和你家那位一起坐?”

“天天都能见到,干嘛在乎这一时半会?”北极星耸耸肩说。“要不是糖果老人特地嘱咐我看着你,你以为我愿意管你?”

“那你别听他的啊……”路西弗欲哭无泪的把头埋进双臂。

“别像个小屁孩一样,快起来!”

北极星话音刚落,二人同时意识到课堂早已没了声音。学生们对他们斜目以视,远在讲台上的埃里克教授更是气鼓鼓地望着他们。

“既然没有问题——”教授把声音提高一档,往黑板使劲敲打手上的教鞭。“结束之前,我再讲个小重点,记得做笔记。特别是你们后排的几位!”

趁教授在黑板上写字,路西弗低头看了看被压在胳膊下的空白笔记。

“言术!”老头边写边大喊。“新生们,把这个词记到脑瓜里去,以后你们不缺听到它的时候。哪个老学生出来解释一下,别以为考完试就可以忘了!”

有几只手同时举起来,教授迅速挑了个金发女生,正是之前和路西弗一起解入学考试的学姐。

“崔丝塔娜·塔里,西区大二生,先生。”女生说,并朝路西弗眨了眨眼,仿佛在打招呼。

路西弗怕被教授注意到,立马拿笔记本挡住脸。

“是是,我记得你,你上过我的课,在期中考试上拿了全A。”教授长满皱纹的脸依然看得出几分骄傲。“快跟大家解释一下这个东西是什么。”

“好的,先生。”崔丝塔娜清了清喉咙。“言术是一种古老的‘言字施法’的能力,由古英语、拉丁语和古凯尔特语的单词组成。”

“古代人相信言术可以具象化一个人的灵魂,并释放出独一无二的能量。”

“按照现代科学的角度,纯血统和高血统的基因能与这些单词产生磁性效应,目前也只有这二者具备这种能力。”

路西弗对血统这个词算不上陌生,学生证上就有血统值。

C级,不高不低,普普通通,意料之中。

“依照永日党的血统法,血统被分为A,B,C,D,说明一个光裔的实力极限……当然,某种意义上也决定了他在校内的‘位置’。”两天前,北极星在他拿到学生证的时候告诉他。他不理解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只隐隐有不好的预感。“纯血统的特征一般显现于银金或白金的发色和天青色眼睛,总之血统越高,颜色越淡。”

如此一来,那些罕见发色的学生就有了解释。奇怪的是,北极星明明是天青色眼睛,头发却是初阳般的亮橙。

路西弗也很少见到她把学生证带在身上,只有一次在餐厅买单的时候无意瞥到一眼,还没看到血统那一栏就被她匆匆收回,还莫名其妙地指责他不要窥探他人隐私。

路西弗用“你想多了”的白眼回应了她。

“嗯,还可以……但是有两点你没提到。”教授不太高兴。“第一,光裔的言术叫光言;第二,目前已知的言术都有编号记录,用于研究和档案记录。这我得给你扣两分。”

“为什么分名字?”有人举手问道。

“因为有些暗嗣也具备言术的能力,和我们不一样罢了。不过这堂课不需要讲得这么清楚,你们可能一辈子都碰不到几个暗嗣。”

学生们开始交头接耳,大多不是什么好话。

路西弗不明白为何大家对暗嗣的态度一致地充满厌恶,他打赌整个学校就没几个学生见过暗嗣。

“好了,理论到此为止,趁下课前来点实际的,给你们这帮小孩好好地瞧上一瞧。”教授扫视一圈,目光停在第二排的尼霍特身上。“不知阿斯兰德少爷是否愿意献上一手?以您的实力,不必施展完毕,稍微给他们看看就好。”

“怎么,他还能把教室炸了?”路西弗有气无力地问。

“把你炸了肯定没问题。”北极星回怼。

尼霍特冲他们的方向看了一眼,神情自然地在议论声中站起来,步伐稳当地走下台阶。

却在这时,一道突兀的声音从门口闯了进来,让他停下了脚步:

“问题是,他是全校最优秀的学生吗?”

议论声变得更激烈了,甚至有几个学生起身朝门口张望。尼霍特的眼睛似乎也亮了一下,转而朝那边看去。

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迎着阳光走进来,几乎叫人睁不开眼,一进来就把校服外套丢到了最近的桌子,几个女生将其抢了过去,嬉笑着聊起这个人的种种轶事。

看到那张充满侵略性、与尼霍特不相上下又突出特点的英俊相貌,路西弗如果是第一次见到,多半也会移不开眼睛。

不巧的是,他正好见过此人,就在昨天下午。

“克劳德,”尼霍特像是知道他为何而来、要做什么,也把外衣一脱扔到另一张桌上,笑了笑道。“又见到了。”

北极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