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情缘之浮生梦

第22章 灯会(下)

齐乐玉抓着齐乐安要走,刘霓裳拦住了她们。

“二位表姐,怎么,见到我就要走?”

齐乐安说:“谁是你的表姐,我们是名门望族,想认亲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太子东王见姐妹俩如此生气,便知道眼前这人与姐妹二人定有什么恩怨。

太子说道:“这位姑娘,平白拦我们去路?可是有失礼节。”

太子往姐妹俩身前站了站,刘霓裳被太子的气势吓住了,让出路来:“二位表姐请。”

四人带着侍卫婢女离开了,刘霓裳恶狠狠的瞪着他们:“总有一天,我要把你们踩在脚下,像你们那个小表妹一样惨。”

经此一遭,哪还有逛夜市的心情,东王说不如去店里吃些东西,等会儿去游河。

走进一家饭香四溢的酒楼,还有其他富家子弟在吃喝。

“喝喝喝,今晚都归爷的账上,喝。”

“白公子请客,大家要喝尽兴。”

众人吵吵嚷嚷,四人后悔进了这家店,转身想离开。

吵嚷的那位白公子瞥见齐乐玉齐乐安如此美貌,醉熏熏的上前来调戏。

“二位小娘子,不知今夜可否赏脸一起喝杯酒?”

太子听着话皱了眉头,低声怒吼:“滚!”

“不识抬举,来人!”

其他桌的人将四个人团团围住,侍卫婢女们挡在了他们前面的齐乐安要站起来与他们理论,太子示意她坐下,东王站了起来,嘲笑道:“都退到一旁,大哥,和二位小姐喝杯茶,这些喽啰,我自己就够了。”

众人见东王气焰如此嚣张,纷纷打上前来,街上的热闹喧嚣不止,小贩的吆喝声传在大街小巷,明月到了此时,更加明亮。

东王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众人齐齐打趴在地上,周围桌子凳子散成一片,只听众人在地上“哎呦,哎呦”的求饶声,东王拍了拍手,坐下喝了口水。

“走吧。”

太子带头就要走,躲在柜子后面的掌柜和小二颤颤巍巍走出来,太子甩给小二一袋银子,走了。

掌柜看着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众人,说道:“看这做派定是富贵之家的公子,小姐,惹不得,惹不得。”

四人一路往西走,饭没吃成,就只能去游河了,包了一艘舟舫,不愿让他人打扰,就让侍卫婢女们全部去下游等候。

乘船顺流而下,河道两旁灯火辉煌,河中漂了形状各异的花灯,叫喊声此起彼伏,月亮倒映在水中,水波粼粼,仿佛星河都在河中。

齐乐安出来在甲板上看李宸帆,不知他已经装作了小厮在船中了,没看到李宸帆,齐乐安转身要回去,太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乐安妹妹。”

“太子殿下。”

“乐安妹妹,你近日与我生疏了。”

“太子殿下,臣女……”

“别叫我太子,乐安,我会把你娶进太子府,成为太子妃,日后成为皇后。”

齐乐安往船舫内瞅,东王与姐姐在对饮。

“不,不可以。”

太子往她面前凑,将她挤在了边角:“为什么?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为什么不可以?”

齐乐安惊恐的往后退,退到不可再退:“我喜欢的是秦王世子。”

太子听到这话,离她更近,齐乐安失了重心,往后倒了下去:“啊——”

整个人从船上,掉入了漂满河灯的水中,齐乐玉和东王听到动静也跑了出来。

“乐安,乐安。”

太子要跳下去救她,东王拦住了他,自己要跳下去,只听扑通一声,有人已经跳了下去。

齐乐安掉入水中后,感觉凉意侵袭全身,自己本就不会水,想挣扎,却越落越下沉,齐乐安只觉得脑子耳朵都渐渐失去感觉,闭了眼往下沉,难道今日自己就交代在此了?

忽然有一个温暖的东西在自己嘴上,往自己嘴里吹着气,齐乐安猛的睁开眼,李宸帆,是李宸帆,李宸帆揽上她的腰,抱着往上游,齐乐安紧紧抱住他,救命稻草,自己得救了!

李宸帆抱着她往岸上游去,到了一处寂静之地,只远远的见着太子东王还在叫人打捞,一片喧嚣。

齐乐安被李宸帆抱着,凉风袭来,冷,齐乐安只感觉到冷,被抱进了马车,齐乐安溺水还有些昏迷,李宸帆着了急,对车外说:“去请郎中,回王府,快。”

李宸帆紧紧的抱着湿漉漉的齐乐安,她还有有些发抖:“别怕,别怕,我在。”

王府众人只见李宸帆抱着一个盖着自己披风的女子冲进了王府,从未见过世子如此着急。

“来人,来人,快去找换洗衣物,快,准备姜茶,被褥,快!”

众人齐齐忙活起来。

郎中给齐乐安号完脉,说只是天冷落了水,才至昏迷,再喝些药,醒了喝着姜茶就无什么大碍了李宸帆才放下心来。

李宸帆拉着齐乐安的手,轻轻摩挲,今天他看到太子将齐乐安挤到船角时,他就想上前去将太子狠狠揍一顿,可是君尊臣卑,才让齐乐安不慎落入水中,李宸帆攥紧自己的拳头……

齐乐安来到一个地方,李宸帆在前方向她伸手,齐乐乐欢快地奔向李宸帆,忽然满天的飞箭向他们飞来,而在飞箭来的地方就是太子,有支箭直直朝齐乐安的眼睛刺来……

“不要,不要,不要。”齐乐安被吓了一身冷汗,猛的坐起身,看到李宸帆在自己床边,齐乐安坐起来抱着他,哭着说道:“我……我好怕,李宸帆,我真的好怕。”

李宸帆轻拍着她的背:“别怕,我在这儿,我在这儿,我会保护好你的。”

齐乐安换好衣服,李宸帆说:“我已派人套好了马车,让人乔装打扮成村民,送你回去,回去后就说你掉入水中后顺流而下,漂去了京郊,被村民所救。”

“嗯嗯。”

“快回去吧,再不回去,京都就要翻天了。”

齐乐安一把抱住他:“李宸帆,我爱你。”

李宸帆将她拥的更紧:“乐安,我也爱你,走吧。”

李宸帆带着齐乐安去后门,二人在后门告了别,马车缓缓驶向齐府。

齐家这边都快疯了,齐乐玉昨天只知道齐乐安掉入了水中,也不知道她怎么掉进去的,派人在河中寻了半宿,没一点儿踪迹,齐乐玉在河边哭泣,哭的昏厥被东王送了回来。

齐家父母知晓此事哭的昏天黑地,疯了一般要去河边,被东王拦了下来,在府中焦急的等着。

皇帝皇后清晨也知晓了此事,派了大量的侍卫封锁河道,沿河打捞,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刘乐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