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谭旧神

哥谭旧神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9章 28.雨谈

天空下着大雨。

原本还算明亮的校园,一下笼罩在了阴暗中。

校道边上,一个梳着双马尾的金发女孩,撑伞静静站立。

伊莲·琼斯。

她穿白色花领衬衫,套米黄大衣,手中的伞是宝蓝色带花边,成熟中透着可爱。

白皙的皮肤,清澈的眼神,虽然身材较矮,但依旧非常漂亮。

唯一的遗憾,大概是她的表情,有一抹难以掩饰的哀伤。

斜前方,原本是综合办公楼的位置,已经完全变成废墟。

忙碌的医务人员,持枪巡逻的军人,从其他区赶来支援的警察。

搜救……或者说收尾行动还在继续,雨水带来了麻烦,但支援的人也越来越多。

救护车一辆接着一辆,在雨中闪烁着蓝灯——那正是象征悲伤的颜色。

某辆救护车旁,一个留着八字胡的警察斜靠在门边,强硬地拒绝了医生的要求。

他表示:自己一定要等到所有受伤的警员都撤离之后,才会前往医院。

可实际上,他因为头部撞击,连意识都不太清醒,身上还有许多伤口在淌血。

最后,是几名警察将其制住,强行抬进了救护车,方才算完。

而周围,许多的尸体被沉默的警察抬出,跟他一起被送走。

这一幕乱糟糟的景象,全部落在了女孩清澈的眼中。

“大小姐。”

耳边,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却是之前载过布鲁斯的车夫。

他满面皱纹,看上去至少有六十岁,此刻披了件黑色外套,撑着黑伞,站到了伊莲·琼斯身边。

“阿尔弗……我是不是一个灾难?”

伊莲·琼斯没有回头,仍旧看着那一片区域。她说话声音很低,任谁都能听出其中的彷徨。

“母亲因我而死,父亲也离我而去,我走到哪里,都会有厄运降临,哪怕跑到了新大陆,也没有用处。”

“这些人、如果我没在这,他们或许就不会……”

既是管家,也是车夫的阿尔弗雷德没有马上安慰,而是认真想了想,才道:“大小姐,某种意义上讲,您确实运气不算好。”

伊莲闻言,目光更加黯淡。

可谁知,阿尔弗雷德却又自顾自道:“但相比之下,还是您的新朋友要更晦气一些,毕竟他喜欢‘呼唤死亡’,所以今天的事情,我建议您赖在他身上。”

他说得非常认真,仿佛真是如此想的。

伊莲·琼斯却是一愣,扭头看向老管家,嘴唇开阖几次,欲言又止。

老管家眨了眨眼。

伊莲最终也没能想到反驳的词,只好摇头失笑:“阿尔弗雷德,你总是能想办法,让我摆脱郁闷。”

老管家微微低头:“或许是您自己也想要振作呢?”

“呵呵,振作……”

女孩深吸口气,暂时放下了伤感,用力道:“我确实不能停在原地,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

“阿尔弗雷德,送我回趟庄园吧,情况不同了,我想再做一次占卜。”

“好的。”阿尔弗雷德轻轻行礼。

“另外,我今晚要与新朋友一起吃晚餐,在唐人街。”

老管家抬头,似打趣似提醒道:“进度会不会有点太快了?”

“不,他大概没什么坏心思,至少没有那方面的。”女孩摇摇头,“或许有什么事情,他想正式地谈一谈。”

“好的,需要我为您准备防狼喷雾吗?”

“不用,我的幻术还在起效,他做不了什么。”

女孩说完转身,撑着伞往侧门去,老管家跟在她身侧一米的位置。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很快消失在了雨幕中。

……

新罗尔,亚瑟摩根医院。

五楼一间病房内,瓦莱莉亚·格兰杰穿着病号服,坐在床上,呆呆地看向窗外。

灰暗的城市中,下着透明的雨,水汽涂满了玻璃,将她的脸映成模糊。

夏日的天气说变就变,半天晴朗之后,突然就转为暴雨,仿佛是专门为了洗涤圣佛朗的创伤。

病房安静了许久,突然被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打破。

咔嚓!

房门被推开。

“瓦莱莉亚!”

一个打扮雍容的女人,满脸惊慌地冲了进来。

“……梅姨。”

瓦莱莉亚刚刚认出来人,就被她死死抱住。

“天哪!光明神在上,你没事!”女人紧紧抱着女孩,不肯放开,连声音都开始哽咽。

“没事的,没事了,梅姨。”女孩轻轻拍着对方的背,安慰道。

好一会,梅姨才松开手,抹了下眼泪道:“我好担心你,电视上的新闻把我吓坏了……天哪,要不是警方通知我你在这,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姐姐。”

“没事的,梅姨。”瓦莱莉亚扯起嘴角,微笑道,“我运气好,提前被救护车载走了,也没受什么重伤。”

“那就好,那就好……”

梅姨一直念叨着,不停地擦着眼泪,好久之后才终于平静下来。

两人牵着手坐了好一会,梅姨才沙哑着问道:“我看了电视,然后一接到电话就来了,光明神啊,这是一团糟……瓦莱莉亚,学校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瓦莱莉亚迟疑了一下,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梅姨听后,却明显会错了意,连忙宽慰她道:“哦,瓦莱莉亚……没关系的,不管发生了什么,都已经过去了,我们不必去回忆。”

“不,不是,我是真的不明白。”

瓦莱莉亚打断了梅姨的话语,深吸几下,认真说道:“整件事都很突然。”

“我明白……”

“不,听我说。”瓦莱莉亚抬手拦住,“听我说,梅姨。最开始……其实是有几个学生疯了,他们是我同一届的同学,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拿着枪到处杀人,还占领了办公楼。”

“我原本只是去找斯蒂文老师讨论毕业论文的事,结果就被堵在了二楼!”

“他们冲进来,开枪,芬娜、芬娜死了,还有斯蒂文老师也死了,还有很多人……”

女孩说着说着,目光游离,仿佛回到了当时。

“天哪……”

梅姨被瓦莱莉亚的描述吓到,一时间不知该作何表情。

她轻轻捂了下嘴,然后又握住瓦莱莉亚的手,慢慢拍着,希望能给侄女一点安慰。

女孩继续轻声回忆着:“霍洛威教授中弹了,有个叫鲍勃的男生也……还有路德律师。”

“律师?姓路德?”梅姨疑问道。

瓦莱莉亚点点头:“对,有一位叫马克·路德的律师!他是霍洛威教授的朋友,是他救了我,让我从窗户逃出去。”

“可惜,我们还是被发现了,有三个人包围了我们,就要射死我们!”

说着,瓦莱莉亚轻轻发抖,显然想起了那种被死亡笼罩的恐惧。

梅姨连忙抱住了她,拍着她的后背,转移话题道:“然后呢?你逃走了是吗?”

“然后……然后二楼就塌了。”

“塌了?”

“对,不知道为什么,二楼塌了,那几个人都摔下去,我也摔下去。”

瓦莱莉亚回忆着,声音越来越小。

梅姨抱着她,没有去问。

瓦莱莉亚沉默一会,才又继续道:“再之后,我就被医生救了起来,他们给了我毛毯,然后有辆救护车要离开的时候,就带上了我。”

“我报了名字,被送来这个病房,说会通知你,然后我就听说……红蛮子袭击了学校。”

“天哪,真的太可怕了……”

梅姨不知第几次感叹,然后缓了缓,才对侄女认真说道:“你很幸运,瓦莱莉亚,而你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

女孩看向窗外的雨,却突然道:“梅姨,能帮我打听一下,霍洛威教授在哪吗?还有路德律师,我很担心他们。”

“可你还……”

梅姨正要拒绝,却看见女孩祈求的眼神,心中一软。

“好吧,我出去帮你问问。你就待在这,等我回来。”

“好。”

雨还在下。

梅姨推门出去了。

女孩望着窗外,心中一直回想着那一幕——

地狱似的场景中,她被痛苦困住。

而正前方,昏暗烟尘里,恶魔般的身影缓缓站起,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

死亡,死亡扑面而来!

她很恐惧,她很绝望……

但下一刻!

一个黑色的身影突然闪出,一下就扭断了恶魔的脖子!

得救了!

女孩轻轻松了口气,就要呼喊拯救她的英雄。

然而,英雄的身上,却突然长出了无数黑色的羽毛,变成了一只乌鸦!

女孩登时僵住。

乌鸦淡淡瞥了她一眼,当着她的面,将手上的恶魔开膛破肚!

并且挖出了……

一朵玫瑰?

咔嗒!

房门再次推开,瓦莱莉亚猛然回首。

“瓦莱莉亚,我问到了。”

梅姨站在门边。

“教授仍在抢救,但路德律师没事,而且他就在这栋楼里。”

……

医院三楼。

一间三人病房,另外两张床上都没有人,唯独最靠里的病床上,躺着个有些苍老的男人。

律师马克·路德。

他脸色偏黄,两鬓斑白,头发乱糟糟的,圆框眼镜被放在床头柜上,正装也换成了病号服。

蓝白色布料下,全身多处包扎,脚还被绷带吊起,显然伤得不轻。

此刻,老律师正低垂着,目光深刻,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咚咚咚——

敲门声。

马克·路德眉头一皱,抬起头来,沙哑道:“请进。”

房门推开,进来一个同样穿病号服的女孩,以及一位打扮雍容的女人。

老律师顿时认出来人,略带惊喜地笑道:“瓦莱莉亚,你没事!”

“这都是您的功劳。”瓦莱莉亚轻轻走到他床边,郑重行礼,“路德先生,非常感谢您,是您救了我!”

“呵呵呵,不用这么客气。”老律师非常洒脱,“在那种情况下,任何一名正直的绅士,都会那样做的,最重要的是——我们活了下来。”

是啊,活下来,就已是难能可贵。

何必再强求其他?

瓦莱莉亚抿了抿嘴。

之后,病房内的气氛非常融洽。

瓦莱莉亚将梅姨介绍给了马克·路德,老律师则聊到了自己帮助穷人的事业。

“路德先生,您真是一位富有正义感的律师。”梅姨赞叹道,“在这方面,我们未来或许可以提供一些帮助。”

马克·路德眼睛一亮:“那真是太好了!我先替那些被帮助的人们,感谢您的爱心。”

“能尽一点心意,也是我的荣幸。”梅姨轻轻笑道,显然很受用。

这时候,瓦莱莉亚却突然道:“梅姨,能给我们点时间吗?我有些事想跟路德先生说。”

梅姨一脸诧然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老律师,见对方也很讶异,才答应下来:“好吧,那我去看看医院有没有水果供应。”

说完,她就出去了。

瓦莱莉亚顿时回过头,沉默一会,才有些紧张道:“路德先生,我……我听说学校里很多人死了。”

这时候,老律师脸上的讶异却消失了。

他变得很平静,轻轻答道:“对,但后来死的人更多,红蛮帮要为此负责。”

“而且在我看来,红蛮帮跟那群学生,很可能是一伙的,不然没那么巧。”

女孩点点头,犹豫了一阵,终于问出了心中的问题:“先生,那、那个黑影?”

“嘘……”

女孩还没问完,老律师却突然竖起食指,示意她禁声。

他左右看了几眼,接着才摇头道:“别说出来。”

“……为什么?”女孩极为不解。

“因为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

“可是……”

“我看见了,瓦莱莉亚。”马克·路德再次了打断她,“我也知道你想问什么。”

女孩轻轻皱眉,等着对方解释。

可老律师并没有真正解释,而是非常诚恳地说道:“孩子,我活了五十几年,经历过各种风浪,也看过了这座城市的起起伏伏。”

“在这个过程中,我最大的收获就是,不要去深究你不理解的东西,强求只会毁掉你所拥有的一切。”

“所以,相信我,不管你看见了什么,看见了多少,忘掉它,就当作是一场梦吧。”

“……好吧。”

瓦莱莉亚看着老人诚挚的目光,深吸口气,终于答应下来。

马克·路德见状,欣慰地笑了笑,温声宽慰道:“振作起来,孩子,不要去想太多,相比其他人,我们已经非常幸运了。”

“好好活着,但也别让这种幸运,成为你的负担。”

说罢,他转向窗外。

黑暗中,似乎有一只雨燕,从屋檐展翅飞走。

ps:4k,求推荐票,求月票,求追读。

橘子冰糖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