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太子妃要逃婚

第7章 卫王

两匹枣骝马油光水滑,缥碧色的绸布遮挡住外面的视线。安平侯府的老夫人早已安然坐在软靠上。车身从外头看着并不华丽,里面却宽敞舒适,足见安平侯府在长安城的行事作风低调稳重。

老太太望了她一眼,神色自若,“我年纪大了,又鲜少出门,一会儿你哥哥自会同你交代,不必再问我。”说罢便闭目养神,不再出声。顾瑾之心知老太太面冷心热,笑着应声答了句“是”。

顾景之紧跟着上了马车,随身递给她一本册子,浅笑道,“是我的疏忽,昨日就应当给你送过去的。不妨事,我现在讲给你听也不耽误。若有错的,就请祖母为我指正。”

老太太微微点了点头。顾景之便开始道,

“当今陛下子嗣繁茂,有八位皇子,五位公主。皇后嫡出的皇长子早夭,如今单这七位皇子,怕是都要说上半天。”

“先说咱们今日要见的卫王萧呈泓,乃是惠妃娘娘所出,排行第五。因着皇长子早夭,陛下迟迟没有立储,皇子们长大成人,一个个都有了夺嫡的心思。”

“此次选妃,多重势力盘根错节,诸位皇子都想拉拢朝中重臣。一步行差踏错,稍有不慎,便要累及全族,所以才要慎重。”

“齐王萧呈灏,生母是荣贵妃,排行第二。康王萧呈沛,生母杜昭仪,排行第三。赵王萧呈漓,生母陶贵嫔,排行六。晋王萧呈衍,生母林美人,排行第七。楚王萧呈渊,生母舒妃,排行第九。昌王萧呈济,生母阮婕妤,排行十三,年方五岁。”

“如今朝中大半都默认陛下会立荣贵妃的儿子齐王为太子。荣贵妃协理六宫多年,位同副后,还有一个女儿寿阳公主。父兄都有了侯爵之位。不知有多少权贵想把女儿嫁进齐王妃,做未来的太子妃。”

顾瑾之一直翻阅着手中的册子,上面详细记载了后宫嫔妃及其子嗣的名讳和封号。听到这里,却摇了摇头。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陛下未必喜欢太子的母亲如此招摇,更何况还有皇后在,若当真册立了荣贵妃的儿子为太子,置皇后于何地?”

顾景之十分的欣慰。“想不到你足不出户,竟有如此高见。和父亲的想法不谋而合。父亲也曾叮嘱过我们,莫要掺和进储位之争,搞不好就是身败名裂,株连九族的大罪。”

“今日是卫王殿下寿辰,惠妃娘娘求了陛下的恩典,在卫王府为卫王殿下做寿,请了几家相熟的女眷,点名要你来卫园坐一坐。”

顾瑾之会意。惠妃摆明了醉翁之意不在酒,怕是摆好了龙门阵等着她入圈套呢。

长安城里年轻貌美,多才多艺的闺秀数不胜数,想要选上要破费些力气,落选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吗?顾瑾之打定主意,今日要少说话多听多看,且看如今的长安城是何种情形。

到了卫王府门前,早有小厮通报了去,卫王亲自迎候在门前。顾瑾之远远的瞧见一袭玄色衣袍,待近了一看,身姿挺拔,气质卓然,腰间挂着象征皇子身份的玉带。顾景之扬了扬下巴,“那就是卫王殿下。”

顾景之先行下了马车,老太太扶着他的手臂缓缓落地。卫王赶忙上前搀扶,唤了一声“外祖母安好”。老太太不动声色的推开他的手,屈身福行了万福礼,“老身见过卫王殿下。”

卫王笑如弯月,“外祖母真是折煞我了。母妃安在,五郎如何敢受外祖母的大礼。”说着便要扶老太太进去。顾景之岿然不动,待青提绕到马车旁,将顾瑾之从马车上扶下来,这才护着她朝里走。卫王前头走着,却顿下脚步,回过头来拿眼睛往后看。老太太轻咳了一声,卫王这才回过神来,扶着老太太进了内堂。

待老太太坐定,环顾四周,未见有宫里的人,便问道,“惠妃娘娘什么时候到?”

卫王亲自奉上一盏茶,“父皇恩典,母妃午时用过膳才从宫里出发,时辰还早着呢,外祖母先尝尝这君山银针。今年的贡茶不多,父皇赏了些给母妃和五郎,晚些时候,给外祖母也带些回去。”

老太太面色相比来时温和许多,慈笑道,“老身方才坐下,卫王殿下这就要下逐客令了吗?”

卫王哈哈大笑,“五郎不敢。”

见顾瑾之兄妹二人仍站在一旁,便上前拍了拍顾景之的肩膀。“怀安,愣着做什么,又不是头一遭来我这里,莫不是害羞了不成?”

安平侯世子顾景之,小字怀安。

顾景之瞅了他一眼,嘴角含笑。“今日是你的正日子,自然不能失了礼数。”说罢躬身下拜,恭恭敬敬的给卫王行了大礼,“臣顾景之携家妹,恭贺卫王殿下千秋,卫王殿下福寿康安,松鹤百年。”顾瑾之跟着后面,实实在在的施了个万福礼。

卫王伸手去扶顾景之,“你我自幼一同长大,不必在意这些虚礼。”顾景之一本正经,“君臣有别。”

眼看着卫王就要伸手过来扶自己,顾瑾之拂了拂衣袖,悄然退到了一边。卫王扶了个空,略有些尴尬。打岔道,“听母妃说,瑾儿妹妹前几日在太液池里受了伤,如今可大好了?”

顾瑾之不卑不亢,“多谢殿下挂怀,臣女已然恢复了。”卫王有些惊讶,“瑾儿妹妹从前并不同我这般生分的,今日这是怎么了?”

“君臣有别,何况今日是卫王殿下的正日子,瑾之不敢造次。”

老太太抿了口茶,笑吟吟道,“今年的茶,鲜醇甘爽,入口回甘,汤色清透,着实不错。”顺手将青花缠枝纹茶盏放在了黑漆彭牙四方桌上。卫王听了,满面春风,得意的很。“五郎不才,承蒙父皇垂爱,统共得了这么些茶叶,都给了我和母妃。”老太太浅笑不语,掏出帕子抿了抿嘴角,“噢,是吗?”

卫王急辩道,“自然是真的,你若不信,可以去问冯亭。”

冯亭是统管皇帝近身事物的人,御赐之物给了谁,他一清二楚。

“卫王的话,老身哪里有不信的道理。殿下说什么,老身都是相信的。”老太太话锋一转,“半月前,老身进宫的时候,得皇后娘娘传召,在椒房殿里,尝了今年的九曲红梅。说是今年年头不好,拢共就这么十两茶叶,皇后娘娘得了五两,剩下的五两——”老太太刻意卖了个关子。

九曲红梅是贡茶中的极品,往年产量多的时候,会赏赐给品级高的嫔妃和大臣。近两年好茶极少,自然是没有外赐的。

卫王憋了半天,还是没沉住气。“父皇给了谁?”老太太慢悠悠道“剩下的一半,陛下赏给了荣贵妃。”

灰猫不吃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