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平之的诸天之路

第82章 长生之路

“皇帝老儿?”

东方不败的话登时让在场众人吃了一惊,但细细一想却知这是必然。

从古至今,无数雄才大略的帝王在晚年时都沉溺于长生之路,毕竟眼下的他们已是天下最具权势之辈,岂不会希望这样的美事延续下去。

一世不足喜,万世才是永恒。

“那位先帝是永乐大帝?可是那位大帝不是终生励精图治,也不曾有过修道啊?”

心中计算片刻时间,林平之疑惑出声,这位在历史上名声在外的帝王,在后世褒贬不一,但大多数人都承认这位的功业在有明一朝仅次于开国太祖朱元璋。

史上亦有“永乐之治”的美名。

但做为太祖四子的他,长于军略,颇为嗜杀,从始至终都难脱军伍习气,可没有听说过他像别的帝王那样沉迷于修道。

“是啊,正是这位夺了侄儿江山的帝王。”东方不败说起成祖朱棣时不免有些切齿,毕竟是如今的东方不败与朱棣的当年造的孽也脱不了关系。

见林平之等人不解,他嗤笑一声道:“你们难道忘了,这位朱老四他平生最大的功业,除了南征北战和永乐之治,还有什么?”

“永乐大典!”

东方不败这么一问,这一回不须其他人提醒,林平之立刻心中升起了明悟,毕竟这一样瑰宝直到后世散轶到不足一成,亦是华夏最为珍贵的传承之一。

而宁中则等人与童百熊身为大明人,也纷纷想到了这一节。

见所有人了然,东方不败接着冷笑说了下去:“张真人登仙之时,正是这朱老四得位不过数年之后,眼见张真人这般异像,他自然动心不已。

只是他得位不正,当时的他无法光明正大的去做此事,于是有了身为一介武夫的他,假托召集天下群贤,编撰典籍,而其中的人选,多半就是佛道两脉的高人隐士。

但说到底,这其实是朱棣为了一窥张真人登仙之妙,才有了这一番作态。”

“那他失败了?”关乎长生与张真人这两个勾人心魄的话题,所有人眼中都闪过神光,只是好歹记起那位大帝早已逝去,知晓这事情必然以失败告终,这才按捺住。

“是啊!失败了!”东方不败幸灾乐祸尖笑一声,声音中颇有快意,“人力岂能逆天,张真人都不能做到,他就是皇帝,也不过一介凡夫俗子,又算得了什么!

空耗数十年,费尽天下人力物力,险些耗空国库,也依旧颗粒无收,到最后落到只能派出身边的太监七下西洋那样的蛮夷之地劫略,可见他当时的钱粮匮乏。”

原来如此……

林平之到这一刻彻底明白了,怪不得明成祖朱棣这一位武夫帝王会有那么多的不合乎逻辑之处。

一个意外的编撰永乐大典,一个史无前例的七下西洋,答案原来是这样的简单。

“那么葵花宝典就是他最后得到的成果吗?”半晌才接收了这惊人的消息,童百熊忙追问道。

林平之与宁中则等人也是不由竖起耳朵。

“岂止是葵花宝典!”东方不败闻言摇头,“当年那朱棣可是召集了佛道两脉的箐华,整整研究了十几年。

这葵花宝典只是其中佛门一方的成果罢了,才有了这一门功法一直在少林保存,道门与朝廷的所得怕也是不少。

只是张真人的境界超凡脱俗,已臻传说中的天人之境,强行以低境界去窥视高境界的力量,后患着实太大。

各方的成果都是如此,让朱棣的长生之梦彻底落空。

不过他机缘巧合得以成就永乐大典这一番功业,也算是值了。

相比之下,少林的葵花宝典已是最优选择之一。

就如现在的我,只是窥探到天人之境的一丝奥妙,就已经难以掌控自我,不由自主的开始变得冷漠无情。”

说到这里,东方不败向童百熊微微一笑道:“童大哥,这便是这么多年我不愿意见你的缘由了,毕竟理智告诉我,你当年在我少年时,帮我安葬了父母,后来更拥立我坐了这日月神教的教主,我对你应该是感激不尽的。

所以我不能让你和莲弟起了冲突,那我一定会杀死你的!”

“……”童百熊闻言如遭雷击,喃喃自责道,“原来如此!任我行当真该死!”

“但这个还不是最可怕的后患。”童百熊陷入了沉默,东方不败却没有理他,自顾自的要继续说下去。

“东方教主且住!!!”

不过不待东方不败再说,林平之已是变色,转头一看宁中则等人:“宁女侠,你带着灵珊和梁兄先暂避片刻。”

“是!”宁中则等人此时已是回过神来,脸色登时苍白,急忙忙退出十余步,如避蛇蝎。

江湖经验不俗的他们到现在如何不明白,东方不败敢随意的将关于隐秘透露出来,已是将他们当做了可以随意灭口的草芥。

“林公子!”

百忙之中,岳灵珊记挂着林平之昔日间情谊,见他依旧在原地,退后时不由连连回头,稚嫩的脸颊一白,咬了咬嘴唇。

她知道,由方才东方不败的一切举动,分明是对于林平之极为感兴趣,这意味着东方不败或许会放过他们这些小人物,但林平之绝无幸理。

“还不快去!”

见她这般地步依旧是拎不清,林平之登时翻了个白眼,飞起一脚,直指这丫头臀儿,就将她这拖油瓶踹飞了十余丈,一下子就来到了华山派三人的最前方。

“啊啊!!”

岳灵珊被林平之这突如其来的一脚踹出,身体凌空飞起,屁股向后以平沙落雁式跌落,一张小脸立刻就花容失色。

扑通!

落地的她发出闷响,立即呲牙咧嘴起来,试探摸着‘哎呦’连声。

“你这死丫头!”不过不待她向罪魁祸首表示不满,后怕不已的宁中则和梁发已是扑了过来,不由怒斥。

一把将她拎起,又退出十余丈,彻底远离林平之与东方不败后,才松了口气,有了心情收拾这不知轻重的小丫头。

“啊啊啊,不要抓我耳朵,娘亲饶命!!!”

不过片刻,岳灵珊压低的惨嚎声已是在那一角响起。

花猫蒂法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