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琼仙

万古琼仙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9章 重伤

正当他杀得兴起之时,突然听到魔族军阵中传来一阵暴喝,“秦琼,给我拿命来!”

秦琼心下一惊,自己的名字怎么会被魔族记住?

他抬起头,却看见一个魔族凌虚境强者正从空中大踏步朝他这个方向赶来。

来人正是被秦琼用阴阳鱼丸坑了两次的莫来迪!

此刻,他手中拎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银甲神武帝国军士,秦琼仔细看了看那人的脸,心下微沉,“居然是韦星旭!”

只见那韦星旭如同被提小鸡一般,被莫来迪拎在手上,在秦琼看清楚他时,他也看清了秦琼,“莫来迪将军,就是那个小子,他就是秦琼,将军,我能说的都说了,您绕我一命,绕我一命啊!”

莫来迪顺着韦星旭指示的方向,一眼便看见了那个在自己军阵中放肆的年轻先天武师,他双目充血,随手拧断了韦星旭的脖子,口中骂道,“废物!”

韦星旭的脖子诡异地朝后方弯曲着,他的尸体从空中掉落下来,砸在地上,让那一片战斗的军士一个趔趄。

而莫来迪扔下尸体后,便从空中飞下,单手举剑,朝着秦琼的方向极速而来,“秦琼小儿,受死!”

秦琼避无可避,只能将沥血枪挽了个枪花,将周身的神武帝国军士全部打飞,以免被波及,自己则暗暗催动起夔牛雷典。

莫来迪俯冲下来的声势极大,立刻惊动了不远处的游鸿飞,“不好!是冲着秦琼那小家伙去的!”

他心中焦急,自己虽然是结丹境界,但在战场上却并不能出手,而其它凌虚境强者显然已经来不及从莫来迪这含怒一击中救下秦琼的性命!

“砰!”

莫来迪的剑尖刺过,却并不是穿透血肉的沉闷声响,只见秦琼周身赫然架起了一层淡蓝色防护罩,刚刚的声音正是剑尖和防护罩相撞产生的声响!

秦琼的手中,是一枚破碎的玉牌,依稀能看出上面隐隐有个“秦”字,“师父......”秦琼看着破碎的玉牌有些出神。

“莫来迪,你堂堂凌虚境强者,居然偷袭一个刚刚迈入先天的小孩子,你也不怕丢你们血魔族的脸!”

卫岚此时已经赶到了秦琼身边,将莫来迪的第二击用刀架住,破口大骂道。

“卫岚,你给我让开,这小子次次坏我好事,他必须要死!”莫来迪双眼通红,再次一剑刺出。

此次行动的失败,几乎已经确定了他与少族长的位置再无瓜葛,这让他怎么能不恨!

“想让他死,你先过我这关!”卫岚毫不相让,举刀便迎了上去。

卫岚和莫来迪谁也不让,刀剑相错间,已经过了百余回合,两个人你来我往,一路从地面打到了空中。

“死!”

突然又是一声大喝,让本来有些发呆的秦琼惊出一身冷汗,连忙运转起夔牛雷典,密布的雷光在他周身闪烁,一杆长枪被雷光阻挡了一下,枪尖有些歪斜,从秦琼肩胛处透背而出。

“噗!”秦琼猝不及防,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温延,你找死!”

这是游鸿飞的怒吼,他本来看到秦琼似乎捏碎了一个玉佩挡下了莫来迪的全力一击,心下微松,可是他没想到仅仅在下一秒,秦琼居然就被自己的同袍扎了个透心凉!

出手偷袭的正是温延,他此时状若癫狂地举起枪,“就是你,害我独子命丧黄泉,你给我去死!”

还没等他出枪,便被游鸿飞一巴掌扇到一旁,他因境界所限不能对魔族出手,但是收拾温延,却没有任何限制。

秦琼嘴角浮上一丝苦笑,这温延选的时机倒也真好,正是自己大难不死,睹物思人之时,要不是自己已经将夔牛雷典第一层练至大成,凝成了“雷甲”,又穿着仿制的玄阴魔甲,这才让那枪尖堪堪避开了心脏,扎在了肩胛处。

“温延,对同袍出手,你可知罪!”游鸿飞落在秦琼身边,大刀架在了温延的脖子上。

“哈哈哈哈哈哈,尧儿,是爹无能,爹没能给你报仇啊,尧儿!”温延状若癫狂,嘴里念念叨叨地都是给温尧报仇。

“温尧触犯军纪,私杀军功主簿,死得其所,毫无冤情,就算要给他报仇,那也是跟我这个下令的人,管秦琼什么事!”

秦琼一只手捂着肩膀处的血洞,低下头看了温延一眼,只见他双目血红,有些迷离,连忙在心底问了问酆老头:“酆老头,你看看他这个样子,是怎么回事?”

酆老头懒洋洋的声音在秦琼心底响起,“臭小子,现在想起老头子了?之前冒险的时候怎么连个屁都不放?”

秦琼从酆老头的声音中听出几丝嗔怒,知道这是他在关心自己,心下一暖,却听酆老头继续说道,“他应该是被下了蛊,那是蛊魔族特有的能力,可以将蛊虫置于人体内,等到蛊虫发作时,便会夺人神智,只留下最深的执念!”

“蛊魔族?”秦琼有些疑惑,“他怎么会被魔族控制,难道是......”

他突然想起那晚本应该和傅源接头的魔族,难道这温延的突然发难,是受到傅源的控制?

秦琼连忙向酆老头问道,“酆老头,这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他恢复清明?”

如果可以让温延恢复神智,说不定能从他的嘴里掏出点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小子,别想了,这是蛊魔族最常见却也最阴毒的蛊,一旦中了这种蛊,除了下蛊之人以外,一律无解。”

秦琼听到酆老头的话,心中失望,面上却没有变现出来,毕竟,知道的太多,反而会引来猜疑,既然这温延救不回来了,自己便没有必要多这一句嘴。

不过,那些人和魔族的合作,居然已经达到这种深度!这温延身上的蛊,显然是知道自己活着从魔军阵中冲出后,才发作的。

“连蛊魔族的蛊都能够自如控制,”秦琼不寒而栗,“那些人究竟给了魔族什么样的好处,他们究竟有什么样的利益交换,才能达成如此深度的合作!”

游鸿飞看着秦琼肩膀上硕大的洞穿伤,松了口气,还好避开了心脏,否则秦琼刚刚立下那么大功劳,却被自己人击杀于战场上,那才是滑天下之大稽!

火上无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