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即来

第27章 酒楼火爆(一)

江宁,悦来酒楼。

最近悦来酒楼生意不错,这家酒楼像一只招财猫一样给李家赚了不少银子。朋来酒楼烧了之后这重建又装修的,差不多快3个月了。“唉”!李广茂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眼看朋来酒楼越做越大,隔壁朋来酒楼现在的建筑面积相当悦来酒楼的三个,不知道自己悦来酒楼的生意会不会很快出现下滑。

每次看到朋来酒楼装修变化,李广茂心里总是隐隐作痛。现在看自家的悦来酒楼越来越不顺眼,悦来酒楼就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土鳖,又矮又矬!这次杨家人所谋甚大啊!这么豪华的朋来酒楼应该花费至少5-6000两银子是有了吧?酒楼所有的大门都是前所未有的大窗大合,里面装修应该很精致吧?

自己平时坐在2楼看对面酒楼里面的建筑,因为光线太暗看不太清,很想进去对面朋来酒楼观摩观摩。李广茂每次都想去看看,可刚到朋来楼下就被三个彪形青衣护院拦住。说是让大伙离酒楼远一些,因为还没装修完怕楼上有东西砸落下来,酒楼概不负责。李广茂再回头看到不远处的路人都在围观,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惊诧。无一人不在感叹这酒楼的神笔之作!朋来酒楼被这样高看,李广茂心里顿时气得牙痒痒的。

今天李广茂早上在悦来酒楼吃早点,被朋来酒楼种种行为迷惑了。他在二楼自己最佳的桌位看到朋来酒楼门口站了五排人,第一排是穿白色长衫带高帽子的人,看样子好像是厨子;第二排到四排穿着统一的青衣小帽,李广茂一看就是店小二。

李广茂震惊了,心想这朋来酒楼要那么多店小二做什么?我那么大的酒楼也才5-6个店小二,他这架势至少有50多个吧?后面的站的一排则全是青衣蓝色帽,每个人都是膀阔腰圆的。这群人他有些熟悉,心惊地发现这都是酒楼护院!一个酒楼需要哪门子护院?这是被烧怕了吗?

站在队伍正对面的有三个人,不用看身形就知道那是杨家俩父子。李广茂再熟悉不过了。杨家父子旁边站着一个白衫书生,五官长得很端正,很俊秀,看上去年纪差不多27、8岁的样子,没有冠发。李广茂确定自己之前没有见过这个书生,这个书生在哪里冒出来的?

李广茂之前有安排让下人跟进杨家父子,听说过有个书生模样的人跟着,后来打听是杨家的远房侄子。李广茂当时也没在意,心想一个穷亲戚能翻出什么浪花来?但是李广茂今天看到这个没在意的穷亲戚当着酒楼众人的面大声说话,自己也听不清说什么。只见对面的100多人像似发疯一般吼叫,震撼得周围邻居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纷纷跑出来围观。

李广茂也被这突兀的吼声吓得一哆嗦。手里的茶杯端不稳,滚烫的茶水烫了自己一手,心里直冒冷汗。李广茂看到自己周围的食客们都在朝着窗外伸着脖子像个乌龟一样四处看,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看见朋来酒楼的100多人很壮观,气势很足的样子,想听他们继续喊着什么。

李广茂听着这些吼声心想:“朋来酒楼这是在作妖吗?”

过了不多时,朋来酒楼门口集聚的伙计们已经进入了朋来酒楼,酒楼门外一阵安静,围观的众人顿时没了兴致,立刻散了。

李广茂只见悦来酒楼里的食客们众说纷纭,一个气宇轩昂的老者,张着花白的胡须说道:“这朋来酒楼的气势好足啊!吓得老夫一跳,真是岂有此理!”

“是啊,这阵势没见过!如此喧哗,成何体统!”另外一位青衣老者不忿地附和道。

“今天这朋来酒楼阵仗很威风啊!这比朝廷的驻守军的气势都足,这让江宁守备大人怎么想?”一个年轻的书生幸灾乐祸说道。

“妈个巴子!老子正在喝酒,吓老子一跳,以为有反贼打进城里了!没事在酒楼门口乱吼什么?一个个吃饱撑得!”一个满脸虬髯胡子大汉不满地喝道。

酒楼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地都开始骂着朋来酒楼刚才让人愤恨的行为,这种行为在古代是不能容忍的。就好比在后世一个人在安静的街上走着,你突然吼一嗓子吓了一堆路人后,然后静静地离开,别人不骂你神经病才怪。

众人都发表着自己不忿的言论,李广茂听到这些言论心里非常开心,这朋来酒楼还没开业就已经犯了众怒,心想这是酒店还开什么?

李广茂心情很好,在他心里想着朋来酒楼就长不了,做事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人和都没了,还谈什么经营?不知道老杨这次是犯了什么珲,这是要标新立异?要干什么?

吃完早饭,李广茂回到李家后院书房。

管家刘元拿着请帖,忐忑得向着后院书房走去。他知道最近老爷心情不是很好,每次去自家酒楼吃饭回来脸都是阴沉沉的。好像别人欠他钱不还似的,李府的人都知道自己老爷心里纠结着什么。这次杨家送来了朋来酒楼的开业请帖,估计老爷心里又要发火。

此时,李广茂正在书房黑暗的密室里数着银子,李广茂把银子一个个都融成了小冬瓜模样,一个银冬瓜至少有50斤,目前已经有了10多个了,自己狭小的密室快放不下了,觉得每天看一看这些可爱的银冬瓜自己心情总是不错,心里踏实!

不一会,李广茂走出密室,坐到书房开始喝茶正在纳闷着,管事刘元进来说道:“老爷,杨家的人送请帖了,让您参加明天朋来酒楼的开业,杨家的人说老朋友了,让您赏脸过来喝几杯,指点指点。”

李广茂看着刘元手里的请柬没有表情也没有说话,示意刘元放在桌上。刘元先知先觉地退出书房。李广茂则是喝了一些茶水,心里笑着,他到时要看看明天杨家怎么风光,怎么啪啪打脸。哈哈哈。

江宁府衙。

知府周新收到了杨家的请帖,一州府的父母官,杨家人还是很懂做人规矩的,杨子爵亲自送来的。送走杨子爵,周新看到在衙门里安静的周碧茹在看卷宗,这段时间不知道朋来酒楼的纵火案进展怎么样了,这本来就是曹熊那边来管的,不知道周碧茹一天到晚忙活个什么劲?

周新看着周碧茹认真翻看卷宗的样子。周新摇摇头心里想,周家这个独女年纪也不小了,也不想着嫁人,一天到晚迷恋着破案、破案的!这样任性下去可不是办法。周爵爷心也真大,周家人自己管不住怎么就放心放在府衙让我管?这是考验我吗?

想着周碧茹这个姑娘性子又耿直、任性。虽说不怕别人欺负她。但是她惹的事可不少,之前在杭州打过几个官宦纨绔子弟,现在回到自家封地了却想着做衙门捕快,周新是怎么样想不通堂堂一个子爵家的千金会来做捕快,还越做越有劲头,这叫什么事!唉!

周新看着周碧茹,摆出官威一本正经喊道:“碧茹,周捕头,你过来一下!”

周碧茹见知府大人传唤,于是放下手里的卷宗,快速干练地走到周新面前拱手作揖,面无表情道:“大人,您传唤卑职何事?”

周新放下架子,全身放松,语重心长地看着周碧茹说道:“碧茹啊,你真打算做一辈子捕快吗?”

周碧茹俏脸一红,心想到周世伯今天为什么会怎么问这个?有事?于是看看周围无人,对着周新淘气地回道:“周伯伯,碧茹很喜欢这个呀,每天都可以面对不同的人和事,挺好玩的呀!”

周新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说道:“上次给你介绍的许长史家的许公子,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也有功名在身,你可心仪?”

周碧茹最反感周新提这些事情,她现在没有太多儿女情长的心思。许长史之子许迁就是个纨绔子弟,喝酒、赌博、睡花魁无一不精,博得一个秀才身份到处在青楼里谈诗论道,毫无修养可言,完全辱没了读书人的名声。可笑还自倨风流才子许升途,在青楼里奥冠群雄,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周碧茹对许迁一点都不感冒,脸上露出一丝鄙夷之色。忽然另一个贱贱地并带着一些俊俏的脸浮现在他脑海里,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气势,一脚被踹飞地狼狈表情,还有半身裸露的惊恐,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和特别的人。周碧茹脸色微微发热晒红,俊美的脸蛋上出现一些害羞之意。

周新看周碧茹半天不回话,看着周碧茹脸色微红,一脸害羞的神情,作为过来人的周新最能体会这种情窦初开女生的心思,想必是对许迁好感颇深。看来之前自己的眼光还是不错的,没想到许迁这小子还有真是厚福之人,最终还是要抱得美人归啊。

周新心里很得意,轻轻咳嗽两声,一副很懂的表情微笑道:“碧茹,如果心仪许公子,我这就安排许长史到周家去提亲,成全你们这一对佳人。哈哈哈!”

周碧茹缓了过神来,听到周新提了让许长史去自家提亲。一副惊恐的表情,急忙说道:“不要,碧茹现在还不想嫁,等我自己觅得良人,自然会和父亲说,世伯请不要替卑职作主!”

周新听到周碧茹这样一说,表情一怔!心想难道是我会错意了?她说不想嫁,自己觅得良人?卑职?这么快和我生疏,难不成她自己心里已经有了所属?

周新恢复了一下心情,心里不喜,严厉地说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里由得你胡闹?我不是你父亲,你喊我一声世伯,我也是为了你好!你自己的婚事我不便多言。你自己拿主意便是了!”

周碧茹害羞低头,抱拳笑道:“谢世伯成全。”说完便起身要走。

周新看到周碧茹欲走,于是立刻回过神来,自己差点忘了正事。淡淡的说道:“明天杨家朋来酒楼重新开业邀我去参加,如果你闲来无事就陪我一同去吧,听说朋来酒楼里面有很多奇特的事情,你也去见识见识!”

周碧茹最不喜欢去应酬,自己很反感应酬,只想安静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以前周新邀请了几次他都拒绝了。周碧茹脑子里又想起那个秀才在那里,自己最不想见他,见到我就要讹我银子要我教他武艺。不去,打死都不去!

周碧茹微笑看着周新,抱歉地说道:“抱歉,世伯。小侄明日还有公务,上次的赌坊案已经有了进展,明日有事需要问案,所以不能陪同世伯同去,改日有机会一定奉陪。”说完就起身告辞了。

周新看了一眼离去的周碧茹,长叹一声,摇摇头自言自语道:“真拿你没办法!”

未完待续

PS:新人新作求收藏、求推荐。感谢子御风万里上玄御投推荐票三张,感谢洛九幽、啊糊涂的推荐票。再次感谢大佬们的推荐和收藏。

故乡记忆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