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御使不正经

第29章 白远航的“言传身教”

“陆牧同学,你的御兽,状态好像不太好。要不,先去治疗场治疗一下?”

瞅着状态萎靡的雷鹏鸟,白远航觉得自己若以这只御兽做为教学对象,只怕教学效果会大打折扣。

于是,他试探性的询问道。

“不必。老师你说了,御兽之战不是过家家,野外可不会给人去治疗场治疗的机会,所以,开始吧。”

手持背景板剧本,陆牧觉得自己有必要卷起来,白远航亲自言传身教的机会,自己可不能放弃。

这可都是经验点啊,升级要用的。

况且,雷鹏鸟为什么这副德行,陆牧心中清楚。

昨日跟这家伙讲了不少关于“稳健”、关于“谨慎”、关于“苟”的“人间至理”,雷鹏鸟只觉得受益匪浅,决定洗心革面。

从现在就做出改变,于是就自己故意露出这副模样,对应陆牧所说的“对敌露三分,藏七分”的至简之理。

只是这演技,着实让人尴尬。

陆牧一席话,让白远航无法回应。

他很想说:我就是想借着你的名气,给同学们传授一点有用的小知识。可你这御兽现在这样,比起我故意扮惨的利刃螳螂要惨上不少。

这继续对战,教学意义不大啊。

但白远航又看向陆牧那坚毅以及好学的面庞,终究还是叹息一口气:“罢了,依你。”

就这样,一瘸一拐的雷鹏鸟和迷迷糊糊的利刃螳螂走上了对战擂台。

陆牧和白远航二人都没有下达指令,两只御兽在擂台上面面相觑,互相比着谁的身子更虚。

御兽A班的学生:“你们这是在比谁肾虚吗?”

瞅着两只御兽和前世小鲜肉一般的拙劣演技,陆牧看不下去了,选择主动下达吩咐:“小雷,使用啄。”

白远航一听,眼前一亮。

虽然雷鹏鸟这副一瘸一拐的样,自己的教学效果肯定会大打折扣,但木已成舟,自己也只能坚持下去。

他连忙清了清嗓子,对着在座的御兽A班学员们指导道:“御兽之战,是技巧之战,更是内心博弈之战。”

“在野外,不少御兽都会故意隐藏实力,选择示弱于敌人,然后攻其不备,将其击败。而在御使之战中,这类战斗套路更是层出不穷。他们通常都会让对方御使御兽觉得自己占尽优势,从而放松警惕的时候,选择发动……”

白远航想教给自家学生们的第一个技巧,便是示敌以弱。

这技巧,无论是在野外对战,还是御使之间的对战,都用的上。

他原本设想的剧本,是陆牧最初不屑,然后被自己强行要求对战,然后陆牧让御兽发动猛攻,眼见利刃螳螂被压着打,从而有些自满,然后自己的利刃螳螂再稍稍施展一手,陆牧,败北。

多么天衣无缝的剧本。

可惜碰上了个不按剧本出牌的演员。

白远航原本觉得自己一袭话说完,御兽A班的同学们都得点头思考,从而认真学习。未曾想,自己话都快说到末尾了,御兽A班学员们的目光压根都不在自己的身上,而是汇聚在擂台之上。

擂台有什么好看的?

难道这么快想看自家利刃螳螂突然爆发了?

白远航疑惑的将目光投掷在擂台之上,只瞅见雷鹏鸟和利刃螳螂如同过家家一样,两只御兽你一翅膀我一腿,推推搡搡不成体统。

白远航:“……”

我精心策划的剧本了?

若说场中谁一字不差的将白远航的话语给听完,那可能就只有陆牧一人了。陆牧本想认真学习对战技巧,未曾想其教的居然是示敌以弱。

示敌以弱?

雷鹏鸟表示这个它在行。

自己可是不休不眠的仔细研究了一天,今儿个总算有个用武之地了。

而利刃螳螂则有些忍不住了,这雷鹏鸟怎么这般软弱无力,挥个翅膀都是软绵绵的,我都卖了不少破绽了,你丫的就是不朝着破绽攻。

利刃螳螂有些忍不住了,它的目光看了看白远航,似是在询问:可以进入下一个环节了吗?

白远航瞬间心领神会,未曾想到自己教示敌以弱这个小技巧居然翻车了。

眼见自己精心备课的实战课已经朝着某种奇怪的轨迹发展了,白远航表示,自己要逆天改命。

于是他再度说道:“无论是野外御兽对战,讲究的是快准狠,一经出手,务必……”

话还没说完,只听见对面的陆牧小声说了句:“别装了。小雷,雷翼。”

陆牧瞅着眼前“焦灼”的局势也很无奈啊。

自己是来学东西的,白远航老师得拿出点真本事啊。

教雷鹏鸟“苟”和“稳健”,是为了在野外,是为了和敌人对战,可不是在训练的时候用的啊。

陆牧觉得此时的自己就像是一块海绵,他要尽可能的吸收更多的知识。

于是乎,指令下达。

雷鹏鸟本来示敌以弱玩的开心,但陆牧之言,它不得不听。

只见电流滋啦的骤然汇聚在雷鹏鸟的雷翼之上,旋即雷鹏鸟那虚弱的双眸骤然凌厉,瞅见利刃螳螂正觉得雷鹏鸟实力过弱,战斗起来没有半点意思,等着自家御使下达指令从而一招败敌的自满样子,雷鹏鸟瞬息间察觉破绽,一招而上。

“一经出手啊,务必全力以赴。”

白远航的心不在御兽场上,雷鹏鸟的表现确实让他有些大吃一惊,忙于授课的他也没有注视场面上的情况。

雷鹏鸟施展雷翼,谨慎的性子让它全力以赴,瞬间将利刃螳螂给击退。

“全力以赴之后了,也不能松懈。毕竟我们先前说过,无论是御使对战,又或是野外御兽对战,御兽们都很有可能示敌以弱。或许你觉得你将它击败了,正沾沾自喜,但殊不知它背地里可能暗藏杀招。”

白远航敏锐的感觉到,倾听自己讲述的学生变多了,眼前御兽A班的学员们都是脸色认真,竖起耳朵听着自己的话语。

难道自己的讲课技术又精深了不少?

看来自己不仅御使天赋不弱,当老师的天赋也不弱嘛。

白远航如此想着,讲述的更是起劲:“所以,确立必胜优势后,即使获胜。你们也要留上一份心眼,防止对方突然袭击,要知道很多事情都是不讲道理的。涉及生死,更是没有丝毫道义可言……”

白远航滔滔不绝,语气加重,绘声绘色。

他觉得自己此番授课,稿件工整度,满分;情绪渲染力,满分;兴趣值,满分;实战授课,五分……

毕竟陆牧的雷鹏鸟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状态十分不对。

白远航讲的开心,擂台上雷鹏鸟一击让原本轻敌的利刃螳螂瞬间身躯暴退,眼泛金星。

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利刃螳螂眼中战意昂然,心中想着:竖子,你竟敢阴我。

正准备重整旗鼓,大展神威之时,只见一道剧烈狂风猛地朝它吹来,雷鹏鸟身躯如残影,各色招式与其身躯汇聚。

不给对手喘息的机会,防止对手预留后手。

这是白远航说的。

“来,考考你们。邓佳茂,你说说,确立必胜优势后,我们需要干什么?”

白远航口若悬河说了一大堆,说着自己嗓子眼都有些干燥了。觉得自己授课不错的他,随机挑选了一名幸运学生,抽查问题。

邓佳茂瞥了眼正在暴揍利刃螳螂的雷鹏鸟,旋即目光看向白远航,说道:“要保持绝对的警惕心,不能给对方任何反击的机会,要继续确立自己的优势,并不断扩大……”

邓佳茂心里也觉得诧异。

他总觉得白远航的老师的御兽实力不应该那么弱。

可瞅着被雷鹏鸟暴打到接近口吐白沫毫无还手之力的利刃螳螂,他又心想,该不会不会白远航老师太弱了,而是陆牧太强了?

又或者,古人曾言:师者,言传身教。

白远航老师正在言传身教,以自身为反面例子,让自己深刻领悟到这些道理?

想到这,邓佳茂骤然醒悟。

真相只有一个。

白远航以自身为反面例子,在言传身教。

只是这言传身教的代价也太大了,正在被暴揍的利刃螳螂,有些惨不忍睹啊。

白远航听到邓佳茂的回答,整个人一愣。

达达小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