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有剑意

第12章 火云邪神!

曹俱灭热情地拉住宋元春笑道:“春哥,今天咋样,修为又有精进了吧?”

他想着待会狠狠地讹这家伙一顿大餐,表现得十分狗腿。

宋元春顺势坐下来,背绷得笔直,目不斜视地盯着自己眼前桌面,但很明显,余光一直在往赵莺莺身上飘。

曹俱灭看得好笑,少年十五六岁,正是对异性产生好感的年纪,加上赵莺莺相貌与修为俱佳,又媚态天成,在无剑观内本就是众弟子倾慕的对象,中二少年春哥自然毫无抵抗力。

赵莺莺恢复了一脸笑意,柔声道:“俱灭,怎么不给姐姐介绍一下这位帅小伙儿?”

她说话的风格本就如此,可落在宋元春耳朵里就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她,她说我帅?”

春哥差点就没绷住,在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才将笑容压制回去,故作冷傲地扬起下巴,依然目不斜视地说道:“赵师姐,在下是甲未支头名毕业弟子,宋元春。”

赵莺莺可是对曹俱灭的经历了如指掌,知道甲未支修行最快的应该是他才对。

师姐的眼神在两人之间晃来晃去,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关节,她本身性子也有些跳脱,于是也不拆穿,反而添油加醋道:“原来是宋师弟,不愧是甲未支头名。”

她把“头名”二字咬的极重,并且说起时还斜眼看着曹俱灭,而后继续说:“你如此优秀,可要把俱灭带着点,敦促他好生修炼。”

宋元春没听出其中的揶揄,心情大好,做作地清了清嗓子:“既然师姐都开口了,这个面子在下是肯定要给的,小曹,以后多来向我讨教。”

曹俱灭实在看不下去这个低级装逼犯继续作死了,一把揽过他的肩膀笑道:“春哥,你不是要罩我吗?现下小弟就有件事要劳烦你呀。”

宋元春心里一紧,生怕是曹俱灭被其他正式弟子欺负了,要他出头。

虽然他在曹俱灭和赵莺莺面前忍不住要强行装逼,但他对自己是什么级别还是拎得清的。

这家伙天赋是有的,不然也不能在甲未支仅仅被曹俱灭超过,但他毕竟才毕业几天,连本命剑都达不到得心应手的程度,若是武力比斗起来,断断是打不过其他正式弟子的。

曹俱灭他的紧张看在眼里,故意戏弄道:“嘶,春哥,这件事可麻烦了,我今天在路上遇到了几个正式弟子,好像都已经是三境了,他们一看到我就走上来,居高临下地对着我说……”

听到这里,宋元春的眼神已经有些闪动,可美艳师姐就坐在对面,又不好显露怯意,只好绷着脸,心里迅速盘算待会用什么借口来拒绝。

赵莺莺也是一脸好奇,想着待会去打听打听是谁,实在不行,就只好亲自帮师弟出头。

曹俱灭话锋一转:“他们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小弟我今天还没吃饭,又囊中羞涩,不知道春哥能不能请我吃顿饭?”

噗。

赵莺莺忍俊不禁,佯怒着用那一双水汪汪的眸子刮了他一眼。

宋元春却如沐春风,松了一大口气,心情立时转好,拍着胸脯道:“小事一桩,莫说一顿饭,就是一整月我都给你包了。”

曹俱灭两手一拍:“一言为定!”

留下独自凌乱的春哥,屁颠屁颠地跑到窗口打饭去了。

……

“嗝——”

曹俱灭拍着鼓鼓囊囊地肚皮,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回到了自己的竹楼。

“好人,都是好人呐。”

他惬意地在摇椅上靠下来,再次调出了装备面板。

[主武器:无相针,LV2]

[锋锐:2,速度2;]

[附加属性:灵蚀(二阶);]

[特效:永不磨损,剑意方正(一阶)。]

他从袖中唤出飞针,银白底上除了一抹绿纹,如今又隐隐多了一丝淡青色的光泽,想来这就是来自萧恨水的方正剑意的具现。

而他操控飞针时,不仅感觉比往日更加流畅,而且多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力量感,顺着直觉,他将飞针激射而出,又蓦然立直,心念闪动,只见悬浮在半空的无相针周遭竟然有一层若隐若现的方形屏障。

“老萧的剑意可以凝成护盾!”曹俱灭又惊又喜。

他对剑意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没什么感觉,但实打实的护盾等于直接多了个技能,怎能让他不感到振奋。

“可惜就是弱了点,这一阶剑意不知道能防住多强的攻击,灵蚀是二阶,推算一下的话,应该是能抵挡住一境修者的全力一击,若是二境,可能就只能起到阻碍的作用了。”

从现状来看,似乎是弱了点,但曹俱灭并不灰心,因为系统里的寻宝功能又画出了一片新的区域,他相信,只要继续去探索,一定能像当初合成灵蚀一样,弄出更强的技能来。

……

次日清晨,萧恨水再次沉下了脸。

“今天继续!务必给我把曹俱灭找出来。”

此时的曹俱灭早已经不在初学弟子的活动区域了,这次的寻宝范围不在断银山主峰,而是临近的青石溪下游。

如此一来,他也不需要小胖子鲁牛帮忙隐瞒行踪,只要趁着天还没亮跑掉便是。

不过,由于身在野外,曹俱灭的寻宝难度大幅提升,毕竟这里不像常有人活动的区域那样整洁。

溪边到处都是杂草乱石,加上树木丛生,令曹俱灭只能一个草丛一个草丛的探过去。

搜寻了大半天,日头已经升到了最高处,曹俱灭也有些累了,在溪边找了一处树荫,打算躺下休息片刻,却忽然听到了喊声。

“曹俱灭——曹俱灭——你在不在啊!”

他猛地坐起身来,已经听出了这是一名甲未支弟子的声音。

“卧槽,我这师父也太狠心了吧,居然又派他们来找我。”曹俱灭可不想被耽误寻宝进度,立时起身,蹑手蹑脚地用灌木掩盖身形,向下游摸去。

……

赵谦是一名普普通通地甲未支初学弟子,他走在青石溪边,心情有些惬意。

谁不喜欢在一个不算炎热的午后,独自一人在溪边漫步呢?

当然,要是有个可爱活泼的师妹同行,那就更好了。

不过赵谦本身其实是个板正老实的人,所以尽管有些心猿意马,但师父的嘱咐他一丝一毫也没拉下,嘴上呼唤着曹俱灭的名字。

就这样一路走着,隔一会喊一声,一直走到青石溪最下游的青石潭边,他听到了阵阵水声。

刹那间,无数话本小说里的桥段纷纷涌来。

水潭,水声,沐浴,师妹?

赵谦的色欲和良知搏斗了许久,终于下定了决心。

“就看一小眼,如果当真是有师妹沐浴,我立马就走。”

他狗狗祟祟地踮起脚,悄无声息地靠近水潭,让一双小眼睛从灌木之间升起,看到了水潭里的景象。

“果然!”

赵谦的呼吸都粗重了几分。

一双嫩白的手臂从水潭里升起,晶莹的水珠顺着手臂滑落,分外诱人。

“还没看到全貌,不算一眼。”

赵谦理直气壮地赖着没动,又过了好一会,终于,一个脑袋从水中浮起,长发一缕一缕地搭在肩上。

可是赵谦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脑袋上的面容分明就是个满脸舒爽的老头,那一头长发灰白相间,并且只在后脑勺四周生长,俨然已经秃了大半。

“不是,你一个老头怎么皮肤这么好啊!”

赵谦悻悻地准备转身离开,谁知那老人忽然看了过来,板着脸问道:“小子,你瞅啥?!”

被发现了,老实人赵谦略微有些尴尬,慌乱了片刻后,结结巴巴地答道:“我,这个,我是来找人的,对了,老人家,我正想问您,有没有看到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看上去很欠揍的人出现过?”

那老头眯起眼睛想了想,一拍脑门道:“有。”

赵谦精神一震:“他去哪了?”

老头仿佛记性很差,又想了一会才指着一个方向道:“去那边了。”

“多谢了。”赵谦拱了拱手,立刻向指出地方向跑去。

“好说好说。”

老头笑眯眯地目送老实人离去,然后叫道:“走了,出来吧。”

跟他指的反方向的一处灌木草丛窸窸窣窣地响了起来,随后钻出了一脸欠揍地曹俱灭。

“多谢多谢。”

他伸了个懒腰,脑子里却在思索,总觉得这老头很眼熟。

终于,他找到了一个和这面容匹配的身份。

“是你吗,火云邪神?”

难隐之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