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角有家杂货铺

街角有家杂货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0章 白日焰火

男人醉醺醺的走在路上,嘴里嘟囔着再来一杯,他撞到了电线杆一下子跌倒在地。

“谁啊,这么没素质,走路都不看人的!”

他对着电线杆自言自语,一个人站在了他的背后。

男人倏地睁大了眼,被疼痛醒了酒。

远处的钟声响起,正好十二点刚过。

乌鸦落在了电线杆上,血红的眼睛盯着在血泊中的尸体。

它发出难听的嘶哑声,张开了翅膀飞向了天。

“这已经是第三具了。”

简珊珊整理好勘验工具,“全都是失血过多,凶手先是割破了喉咙部位的血脉,从地面血液流失的情况来看起码有十分钟。”

“凶手对人体的经络非常的熟悉。”

穆青平只想到一个人,就是之前在医院的白祁阳,虽然经过旌安山一战,得知白祁阳并非常人,况且还就是他们先前追查的717组织的一员。

“先回去。”

穆青平打开了尘封已久的保险箱,这里都是他不可触动的记忆。

“白祁阳这个人很聪明。”靳良听到尚清婉问起白祁阳,“怎么问起他来?”

“他对我的姐姐很是熟悉。”

“是熟悉,现在我们知道他就是Jack。”

靳良拿着花茶罐,“喝哪个?”

“洛神花吧。”

“你姐姐是陈影后,在当时很是有名。”

陈苏落还没有踏进演艺界的时候曾经在出租屋住过,那个时候发生了一场大火。

“深海他从Jack和陈影后的交流当中能够得知,那次大火有个女孩冲进火场救了一个少年,应该是Jack。”

尚清婉觉得不可思议,“因为被救所以爱上一个人,这太荒唐了。”

“对于他来说更是一种救赎和希望吧。”

他的侧脸置于阴影,“人的内心都有着黑暗的一面。”

穆青平敲着门,等了半晌见没有人开门,往后退了一步看了看确实是白家大宅。

“你找谁啊?”路过的人问他。

“你是这里的住户吗?”

“对,怎么了?”

“这户人家呢?”

“白家没人了,死的死走的走,谁愿意待在这个凶宅里。”

穆青平掏出一根烟递给他,那人摆摆手,“我不抽,你是要打听白家的事儿?”

“你去里头找个收废品的老头,他知道的更多,哦对了,他姓冯。”

穆青平按照这个男人的指示往里走着,走到一处破房面前,看见个大爷背对着他在分拣着废品。

虽然科技发达,但还有照顾不到的地方,比如这里被荒废了很久。

冯大爷回头就看见一个小伙子站在那里,他眯了眯眼,“是你啊!”

“大爷你好,你认识我?”

“当初你跟一个长的贼漂亮的小伙子来到这里问过白家的人一些事情,都好几年前的事了。”

冯大爷指了指他的眼睛,“你这眼睛没了一只还怪不习惯的,但我想这里人少,有个这么气质的人实属少见。”

“大爷你知道白家的人后来去了哪里?”

冯大爷叹了口气,坐了下来,“白家有个小孩,长的那叫一个漂亮,见谁都笑,我们附近的都喜欢。”

“可谁知有一天夜里,我们就听见白家传来了争执的声音,后来那小孩的性格就变了。”

“再到后来那孩子也有十二十三了吧,记不清了,总之那几年来了许多奇怪的人。”

“白家小子性格越来越差,小的时候还爱跟人说话,长大了再也不爱搭理别人。”

“到了某天,他的性子又回去了,我就记得那是个月亮很圆的日子,他出了家门再也没回来。”

冯大爷瑟缩了一下,“那白家的人都疯了,再到后面就出了事,大部分都死在了大宅里,剩下的都逃了。”

穆青平对冯大爷道了声谢,冯大爷高兴的说着,“已经很久没有人和我这个糟老头子聊得那么久了。”

“要说小阳以前也是个好孩子,不知道这孩子去了哪里。”

穆青平忙问,“你说那白家的小孩叫什么?”

“白祁阳,是白夫人取的,白夫人是我们这里最温柔的,对谁都好,我还问过意思,说是代表希望。”

穆青平锤了一下旁边的墙,当年他还只是个新人,白家幸存的人没有一个人提起白祁阳,现在才知道Jack的本名。

如果白家人的死和他真的有关系……穆青平想到这里连忙和冯大爷说着,“冯大爷,您还是尽快离开这里。”

“为什么?不会吧,你怀疑小阳有问题?他还是个孩子,怎么可能。”

冯大爷下了逐客令,不再听他所说。

穆青平无可奈何的离开,只能派人在暗中观察着。

夜里,月色如水,冯大爷数着今天的收获,听到屋檐上一阵响,他抬头看了看,等到再低头就发现一个布袋子放在了面前。

布袋子的样式他见过,冯大爷细细的摸过那已经泛黄的背带,这还是曾经给小阳做的。

“小阳,你在吗?”

没有人回应他,冯大爷打开了布袋,里头是一沓钞票。

“我都快入土的人了,要这些钱做甚,我就放在这里,你要是在的话,就收回去吧。”

冯大爷回了房,看守的人没有一个人察觉到白祁阳站在屋檐上。

第二天早上,冯大爷发现自己的餐桌上多了一碗粥,是他老伴生前最爱煮的蛋花粥。

泪水混杂到粥里,他痛快地喝完了这碗粥。

“看过一部电影不?”张维久在电脑上敲敲打打问着曹凯旋,“你看Jack这种性格,就是典型的人格分裂。”

曹凯旋踢了一下椅子,椅子旋转到了张维久那里,他看了一下电脑,“老实交代,之前我和珊珊的事情是不是你小子搞的鬼?”

张维久把笔记本捧起来就站起身,“说啥呢,我怎么会干这种事,队长肯定找我有事,你看他回来的脸色都不好,我去找队长!”

穆青平还在思索白祁阳的来历,张维久风风火火的闯进来。

“冒冒失失的!”

还没来得及训张维久,曹凯旋又推门而入,“队长!小秦来了!”

靳良和尚清婉都来了,见他们出来,尚清婉说:“已经打听好去奇门的路,不知诸位有没有空?”

霜叶月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