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见草的春天

月见草的春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偷偷表白

即便是浑身提不起劲儿,宋瑞瑞还是从病床上下来了。

她拉过旁边的椅子来到冷时星的床边坐了下来。

掀开被子小心翼翼的查看了一下冷时星胳膊上的伤口之后,又非常小心的将被子给他盖上了。

看着熟睡中的冷时星,宋瑞瑞踌躇了一会儿然后凑过去俯下身来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虽然冷时星睡着了,但是宋瑞瑞的脸还是红的跟个苹果一样。

“我大概知道你是谁了。”

摸着冷时星手掌上被烫出的伤疤,宋瑞瑞轻声开口。

“其实我早该想到的,大姐前段时间说过会找人来公司帮我,没过多久你就来了。”

“还记得你车上那个貔貅吊坠吗,那个吊坠就是用大姐的玉镯雕刻而成的,我绝不会认错。”

“当时玉镯摔成了四瓣儿,所以雕了四个坠子。我们三姐妹一人一个,你车里挂着的应该就是第四个。”

“大姐能把坠子送给你,想来你跟大姐的关系也不仅仅是朋友那么简单吧。”

“还有就是昨天下午的事,当时我只来得及跟你求救。”

“但是梓纯跟我说后来是吴伯来处理的这件事,而且大姐跟我爸妈打电话来的时候专门问了你的情况。”

说到这儿的时候,宋瑞瑞看着冷时星的眼神中有疑惑,有不解,但更多的则是温柔。

“你跟大姐应该在很早之前就认识吧,这么不遗余力的帮我也是因为大姐的关系。”

“放着好好的总监不干,跑到我这里来当个小员工不觉得委屈吗!”

宋瑞瑞看着冷时星熟睡的脸露出了一丝笑容,她又想起当时冷时星来东诚面试的场景了。

说来也巧,那天本来宋瑞瑞有事准备出去一趟,走到一半发现一个重要的文件忘记拿了,她就转头回公司去取文件。

正好这个时候冷时星来公司面试,宋瑞瑞见他眼神有些特别。

最关键的是她感觉冷时星戴着个口罩有些眼熟,但是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这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让宋瑞瑞对冷时星产生了一丝兴趣。

为了搞明白心里的疑惑她才主动要求面试冷时星,一想到这儿宋瑞瑞就觉的缘分这东西真的是很奇妙。

“我没想到大姐居然舍得把自己手里的宝贝送到我这里来,我可是知道有很多公司都在想着怎么才能把你挖走。”

“突然发现你身上藏着好些秘密,不过既然你不愿意跟我说,那我也不问,等你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我。”

“我不管你跟大姐是什么关系,既然是我宋瑞瑞看中的男人,我就一定不会这么轻易的让你从我手中溜走。”

“冷时星,我知道你的心被人伤过。”

“但是人不能总是活在过去你得向前看,过去的已经成为了记忆。”

“眼前的风景才是最真实的,既然你遇到我宋瑞瑞了,那这辈子你就别想摆脱我。”

一番表白之后,宋瑞瑞突然变得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一样,害羞的跑进了卫生间里。

看着镜子里略显苍白的面容,宋瑞瑞又想起昨天下午的事情。

虽然最后冷时星救了自己,但是现在想想宋瑞瑞还是心有余悸。

那种无助,恐惧,害怕的感觉就如同人掉进了水里正一点点的往下沉一样,这种精神上的创伤需要时间来慢慢平复。

但是一想到当时冷时星奋不顾身的冲进来救自己,宋瑞瑞的心里又泛起了一丝的甜蜜。

女人就是这样,外表再怎么坚强,她的内心总会有那么一块地方特别的柔软。

等宋瑞瑞从里面出来之后,宋梓纯也刚好买完早点回来了,姐妹俩就在病房里简单的吃了顿早饭。

“对了,公司里的事……”

“放心吧,我跟小瑜说过了,也给咱们仨请过假了,所以你现在啥也别想,在医院好好休息就行了。”

“等等,咱们仨?”

“给我们俩请假就行了,为什么你也要请假?”

宋梓纯说完之后,宋瑞瑞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她。

“姐,我请假当然是为了照顾你啊,他冷时星一个大男人照顾你也不方便啊。”

当着宋瑞瑞的面瞎扯,宋梓纯有些心虚的吐看吐舌头。

“我看你就是想趁机偷懒吧!你就巴不得能多玩两天,居然还敢跟我玩心眼儿,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哪有!姐,你别过来。”

安静的病房里传来了姐妹俩的打闹声,不过很快打闹声就没了,姐妹俩怕影响冷时星休息。

另一边顾仁永的老婆谢玉娟骂完他之后就开车回了娘家,她要找自己的父亲救自己的儿子。

“爸你得想办法救救羽鸣啊,他可是你的亲外孙啊!”

谢玉娟一回到家就找到了他的父亲,哭着喊着让他父亲想办法救他儿子,但是他儿子犯的事儿她一个字都没提。

看着自己的女儿如同泼妇一样,谢琛一言不发反手就给了谢玉娟一巴掌,这一巴掌直接将谢玉娟打蒙了。

谢玉娟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她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会动手打自己。

看到自己的女儿挨打,谢母只是在一旁无奈的摇头。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宝贝儿子做了什么,他能耐不小啊,以前胡作非为也就算了,可是我没想到他的胆子会这么大。”

“被那个小畜生祸害过的姑娘不少吧。”

“现在居然还敢把主意打到宋家人的头上了,放在地上的祸他不惹,偏偏要去惹那天上的。”

谢琛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气的直咬牙,如果不是看在父女一场的份上,谢琛都不打算让她女儿进家门。

“爸,再怎么说羽鸣也是你的亲外孙啊,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我就这么一个孩子,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可怎么活啊!”

谢玉娟被他父亲打了一巴掌之后,才发现事态的发展有些超出了她的预期。

她从自己父亲说话的口气中感觉出来他父亲好像也没什么办法。

但眼下她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求自己父亲出面,不然她的宝贝儿子这辈子就完了。

“我能怎么办,该想的办法我想了,该走的关系我也打过招呼了,剩下的就听天由命吧!”

看着自己的女儿哭的死去活来,谢琛也只能无奈的叹气。

听见自己父亲说听天由命,谢玉娟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在地上。

可不一会儿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立刻坐起来爬到了谢琛的跟前抓着他的裤腿。

“爸,你不是跟市局宋领导很熟吗,你跟他好好说说,让他想想办法吧。”

“你以为公安局是我们谢家开的啊,刚刚宋领导给我打过电话了,让我不要管这件事,免得惹祸上身。

“你知不知道,她宋文君的电话已经打到领导那儿去了。”

“你那宝贝儿子的能耐不是一般的大啊,他居然敢给宋鸿鸣的女儿下药。”

说到这儿谢琛气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他随即站了起来,稍稍一用力就把腿从自己女儿的手里抽了出来。

“还好没有被他得逞,否则我们谢家说不定也会被这个小畜生连累。”

“这个时候你让我掺和到这件事里面去,你是想让我谢家步林家的后尘吗?”

本来谢玉娟听到自己父亲不想管这件事就想接着撒泼,可是在听到他父亲说起林家的时候谢玉娟立刻就哑火了。

谢玉娟之所以哑火了是被谢琛说的话吓的。

六年前林家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宋家,宋文君硬是拼着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把林家活生生的给挤垮了。

要知道那个时候的林家在临海市也算的上是个知名企业了,可就是这么个大企业让宋家在三个月之内就给弄没了。

这件事在当时临海市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大家都在猜测林家到底是怎么得罪了宋家,逼的一向温和的宋家对林家下狠手。

直到今天林家的事情还时不时的被人拿出来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可见当时这件事在临海市造成了多么严重的影响。

得知救子无望之后,谢玉娟这下是彻底的傻眼了。

而正被关在警察局的顾羽鸣还在想着出去之后怎么报复冷时星。

他不知道等待他的将是无尽的悔恨跟看不到头的绝望。

医院这边冷时星这一觉睡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傍晚他才醒过来。

冷时星醒来之后发现病房里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宋瑞瑞跟宋梓纯溜出去吃晚饭了,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冷时星已经醒了有十多分钟了。

“冷时星,你醒了!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宋瑞瑞看到冷时星醒了过来,立刻紧张的关心起他的身体状况。

“没什么不舒服的,就是胳膊还有些疼。老板,你没受伤吧!”

冷时星说话的时候试着抬起胳膊,但是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直吸凉气。

“我没事儿,睡一觉就好多了,再观察观察就可以出院了。”

“倒是你要多休息,医生说你胳膊上的肌肉撕裂了要好好养着,公司里已经帮你请过假了,这段时间你什么都别管,好好休息就行了。”

“你先别动你的这只胳膊,你这胳膊起码要休息大半个月才能恢复好。”

看到冷时星疼的直皱眉,宋瑞瑞连忙过来扶着他的胳膊。

“对啊,冷时星你可不知道你胳膊上的伤口有多大,我当时看见了都吓一跳。”

见冷时星醒了,宋梓纯又活泛起来了。

“你今天没去上班?”

看到宋梓纯在这儿,冷时星就知道她今天肯定没去公司。

“我请假啦,二姐身体不舒服,我请假来照顾她。”

“我看你是不想上班吧”

“冷时星,你怎么跟我姐说的一样啊。”

宋梓纯是真的无语了,她姐这样认为就算了,他没想到冷时星也是这样想的。

懒得搭理宋梓纯,冷时星转头看向了宋瑞瑞。

“老板,你也住这个病房?”

看着宋瑞瑞穿着病号服坐在旁边的病床上,冷时星瞪大眼睛看着她。

“是啊,我让医院的护士把你们安排在一间病房,这样一来方便你们互相照顾啊。怎么样我聪明吧。”

宋梓纯说完之后,病房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一股名叫暧昧的气氛在病房里飘荡,看到宋瑞瑞跟冷时星两人都不说话,宋梓纯立刻反应了过来。

“那什么,今晚我就不再这儿待着了,你们聊哈,明天一早我再过来。”

说完宋梓纯逃似的离开了病房。

“冷时星,谢谢你昨天及时赶过来救我,要不是你,我昨天就…”

为了打破病房里尴尬的气氛,宋瑞瑞先开口。

“老板,这都是小事情,…就…就算我没去,后面也会有警察去的。”

冷时星面对这样的场面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说起话来磕磕绊绊。

仿佛是看出来了冷时星的窘状,宋瑞瑞看着他轻声笑了一下。

随即宋瑞瑞很认真的问了他一个问题。

“冷时星,你为什么帮我!”

“什么帮你?”

宋瑞瑞话锋转的太快,冷时星有些没反应过来。

“我指的公司里的事情,还有昨天救我的事情。”

“从你进公司之后,就一直在帮我。张雨真跟何静两个人跟我说过,凭你的能力随便去哪个公司别人都会抢着要。”

“你为什么要来东诚,你要是去别的网络公司更能发挥出你的才能。”

宋瑞瑞就这么瞪着大眼睛看着冷时星,这是她第二次问出这个问题了。

“东诚也有互联网这一块的业务,而且你是我的老板,给我发工资我当然要帮你干活儿了。”

宋瑞瑞一连串的问题,问的冷时星不知所措。

情急之下他不知道到该怎么回答,所以就找了这么蹩脚的理由。

由于心虚的缘故,冷时星说完之后都不敢看宋瑞瑞的眼睛。

“在你心里,我仅仅只是你的老板吗?”

听到冷时星的回答,宋瑞瑞稍稍有些失望。

她之所以问这些问题,其实只是想知道在冷时星的心里是怎么看自己的。

她说话的声音很小,再加上冷时星一时紧张并没有听到宋瑞瑞刚刚说的话。

不过宋瑞瑞很快就将心中的失望抹去,转而跟冷时星聊起了其他事情。

换了个轻松的话题之后,病房里尴尬的气氛渐渐散去。

因为昨天那件事拉进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两人聊天的话题也慢慢的变得跟朋友般更加随意了。

“老板,我跟你们这些富家子弟不一样,我自小家里就比较穷,所以只要机会来了我就会死命的把它攥在手里。”

“叫我瑞瑞吧!”

“……”

“我说别叫我老板了,叫我瑞瑞吧,这又不是在公司里,叫老板多难听啊。”

冷时星被宋瑞瑞突然说出来的的话弄的有些不知所措。

他瞪着大眼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宋瑞瑞,宋瑞瑞也同样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冷时星。

一动不动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