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满级大佬的退休生活

第3章 花开锦绣:再世凰妃(二)

陈皇后平日最爱穿一身素色的衣服,可在这宫里规矩繁多,最喜欢的凤羽百灵裙压在柜子底,大概已有三年不见天日了。

一笑在上个世界也是常年住在宫里,她深知宫里的规矩,可是这个体弱的女子……

她在深林里长大,虽习得四书六艺,但对皇宫深院毫不知晓,是以初入王府(皇帝还未登基时)便被当时的皇后,如今的太后娘娘用冷水鞭子教训。

以至于如今熬出了头,也不敢忘记鞭子落在身上的滋味,虽然更重的伤她不是没受过,可那种不被认可的感觉真真是让人钻心窝子的痛。

可她的性格真的是逆来顺受的吗?一个文韬武略不输男人的女子,她该是何其骄傲?

能让她变成这样的,恐怕只有世人所谓的爱情了吧?!

【宿主大人!您休息了吗?】度假系统检测不到宿主的脑波动,轻声问道。

等了两秒,见没人回答,就自动关机下线躲起来睡觉了。

房间里安静非常,一只鸟儿轻轻拨开帘子跳上软枕,眷恋的蹭蹭女子温软的脸庞,小声叫着。

半晌,一声悦耳的轻笑自帘帐里传出,窗外翻墙进来的身影一顿,迅速隐入黑暗。

“聪明的小家伙!”一笑轻轻点了一下鸟儿毛茸茸的头,将它放出帘帐外,“快些离开这里,小心那些半夜不睡觉的恶人把你抓来吃了!”

“啾啾!”鸟儿飞在空中鸣叫两声,听话的顺着窗户飞走。

如此,屋子里重新恢复宁静,支起的窗子缓缓落下,再也没有一丝风能溜进来。

窗外,黑衣人灵巧地跟着一只褐色的百灵鸟,只见鸟儿飞进了树冠间的小窝里,这才停在暗处继续观察。

想起朦胧间看见的那只手上鲜红的朱砂痣,薛程之觉得今天发生的事情有些迷幻,大婚之夜独守寝宫的皇后娘娘在与一只鸟说话!

最诡异的是代表贞洁的朱砂痣明晃晃的展现在月光下,陈皇后与陛下成亲八年,面对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陛下是如何做到坐怀不乱的?

“在想什么?”一声轻语惊醒了蹲在墙角的黑衣人,不过怔愣只有一瞬,下一秒,男人握紧了腰间的短刀。

一笑将一切尽收眼底,清越的笑声让那男人的身形越发紧绷。

薛程之认出来了!

这个坐在墙头的女子不正是那个诡异的皇后吗?

薛程之默不作声,正在心里想着对策,突然眼前一暗,那女子从墙上翩然落下,翻飞的衣袂遮住耀眼的月光,一双柔弱的手轻浮又不容拒绝地将他抵在冰冷的墙上。

“你是哪来的小刺客?身上的味道怎么那么甜?”那女子的声音婉转勾人,俯身在他颈间轻嗅,仿佛一个祸世妖精,正在欣赏自己即将吃掉的猎物。

薛程之没敢反抗,不但是因为不敢伤了皇后玉体,同样是因为在那双手搭在他胸口的时候,剧烈的心跳让他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黑色的布遮住了男人大半的脸庞,只留下一双清澈的眼睛,月光下泛着亮晶晶的光。

“为什么不回答我?”女子又是一声轻笑,纤手轻移,果然就感觉到身下这具健壮的身躯越发紧绷了。

‘我倒是想回答!回答不就暴露了吗!’一向冷静的左相大人此时内心抓狂到了极点,还夹杂着一丝不可查觉的羞恼,当然,他自己也并未发现。

一直在笑的女子突然一顿,“莫不是个小哑巴?”

“啧啧啧,真可怜丫~”一笑装模作样的摇摇头,那只作怪的时候顺着胸膛往上游走,划过锁骨最后挑起男人的下巴,感受着男人的震颤笑得越发甜美了。

即使非常好奇这个男人此时的脸有多红,一笑也未曾揭开他的面罩,因为丫,他的那红得充血的耳朵早就暴露啦!

真好,又遇见他了!

不过……“你和他一点也不像~”

——

皇后已经离开许久了,坐在角落里的薛程之依旧没有让自己脸上的热度冷却下来,明明……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没有这么心动啊!

“忙活”了半夜的左相大人什么也没查到,只得原路返回,路过陈皇后窗下时不自觉放轻了脚步。谁知竟听见男人的读书声,那男人的声线有些熟悉,但他一时想不起来,只能透过月光看见一个高大的男子轮廓。

这一发现使他心里一惊,深更半夜,皇帝新娶,而皇后娘娘的寝宫里,居然有一个男人的声音!而且,而且他居然还诡异的有点生气!

尽管心里思绪万千,但唯恐那男人身怀武功,便不敢细听绕过房梁匆匆走了。

夜深露重,圆月当空

琅琅书声渐隐渐停,直到床帐内传来女子平稳的呼吸声,高大的男人小心翼翼的将书放在桌边,甚至暂时停住呼吸,生怕打扰床帐里的女人。

若瞳这些年身子虚弱,所以极其浅眠,往日便是风大了些,也要一夜无眠,能让她安心的,恐怕只有读书了……

韩商在房间里站了一夜,直到女人缓缓睁开了眼帘。

“三郎?”床帐里传出女子虚弱的声音,一杯清水便递到了唇边。

“若瞳身体可还舒爽?”

韩商若不是个皇帝,想必是一个极其温柔的男人,他不一定多有钱,但是一定很爱自己的妻子吧?

【宿主,这就是原身的丈夫,当今天子韩商!】度假系统上线后第一时间在宿主耳边汇报。

一笑浅笑着坐起来,这个人是谁她当然知道,继承原身记忆之后,她记得最深的就是这个男人。

“近来天暖了些,便让人免了碳炉,只不过夜里还是稍觉寒冷。”

男人上前为她掖了掖被角,将她垂落在耳边的发丝拢到脑后,“撤了做什么?”

“现在国泰民安,三郎坐拥天下,可我节俭惯了,用不惯那些。”女子笑着抓住了他的手,“更何况,春天到了,我得省些银子买几匹布料,给三郎绣一件外衣。”

两只手握在一起,温情脉脉流动,韩商卸下肩上的披风坐在床边。

“这宫里每月入贡的布匹不都是送到你这里了吗?”一只手的温度传递到另一只手上,一笑仰起头,望进那双温柔眼里。

这么温柔的一个人,为什么只爱天下呢?

女子错开目光,微低着头似是有些失落:“那些如何可比?我给三郎的东西,合该是我亲手买来,亲手绣成,再亲手为三郎披上。”

“好好好,若瞳不要生气,你的心意夫君自然知道!”韩商低下头贴近陈一笑,轻轻将头抵在她头顶。

一笑不再答话,放松了肩膀靠在男人怀里,让岁月一点点流逝。

这可急坏了度假系统,他们是要走完剧情出宫玩耍的!可不是和狗皇帝谈情说爱的!

【宿主大人!你不要看他帅就喜欢他!他就是个人渣!】

一笑但笑不语,直到婢女扶门轻喊:“娘娘起了吗?”

韩商放开怀抱,轻声道:“若瞳再休息片刻,夫君晚些再来看你。”

一笑轻轻点头,目送那人从窗口离开后,才喊焕儿进来。

可乐会上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