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包公主每天都在套路反派

第14章 把她给卖了

彼时,她还想着若是这妇人送她回去,她就让人赏她个百八十两。

可偏这老妇不信,让她练杂耍去卖艺,供她吃喝。

最开始的时候,她时常半夜逃跑。

可没跑多久,就被这老妇抓了回来,一顿毒打是少不了的了。

她倒是不怕疼,被打个半死不活,也要再逃。

后来那妇人折腾累了,半夜专门盯着她,她便再也跑不了。

在那之前,虞晚舟自认是不计前嫌,给这妇人留了活路的。

可妇人摆明了不想活,这就怪不得她心狠手辣了。

她乖巧了几年,虽然不再提回京的事情,但自己偷偷的藏起了银两。

那日被这老妇发现了,朝着她又是一阵毒打。

最后气吁吁地扔了手里的鞭子,冲着她道,“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别再做春秋大梦,你若是公主,怎么不见那皇帝派人来寻你!”

白玉部落的新首领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来南蜀谈和。

而她在这十年里花了不少银子在那些往来的商旅身上。

让他所做之事其实只有一桩,很是简单。

那就是让白玉部落人尽皆知,南蜀的嫡亲公主,天生凤命,得她者得天下。

有此称王的捷径可以走,为何又要打打杀杀呢。

那新首领也没有让她失望,果真来谈和亲了。

只是唯一意外的是,不等这部落首领自己提要娶嫡亲公主,她皇帝老爹就自己把她给卖了。

只要她逃婚,白玉部落定会向南蜀发兵。

届时,她大仇得报,万事皆顺,还有什么不快活的。

暮春的雨说来便来,起先只是刮了点风,顷刻之间细雨已至。

白色的冥纸随风飞扬,飘散在半空中。

“晚舟已不同往日,只是可惜没能带您一道回京。”

没能让她亲眼见见她尊为公主是何等风光无限,委实是一桩憾事。

她微微一叹,垂下眼眸,风刮得她眼睛发疼。

得她养母所赐,她这双眼在很小的时候落下了眼疾,迎风就流泪。

药坊铺子的掌柜曾给过她几贴药,但并不管用。

再后来,她想想便罢了,不治了。

她因为这眼疾,倒是得了不少的好处。

旁人总以为她胆怯爱哭,故而很少会去招惹她,便是有人招惹了她,她眼眶一红,在加上她面貌本就楚楚可怜,容易迷惑人心,故而遭殃的,都是招惹她的人。

策宸凨侧目看她,见她双眼通红,氤氲的水雾覆在了她明亮的眼眸上,只稍一眨眼,晶莹的泪珠顷刻掉落,顺着她娇软的脸庞一路滑至白皙的下巴。

虞晚舟垂着眼眸,吸了吸鼻子,这下雨天还真怪冷的。

这人怎么还不带她离开?

她究竟还要站在这里多久?

这么一想,她的神色更是哀怨了。

策宸凨静候了一会,不忍心去打扰此时泣不成声的公主。

一张冥纸,飞飞扬扬,随风飘下山。

“哎呦!这是什么?”

在山脚下歇息躲雨的田公公从脸上拿下那玩意,定眼一看,连忙扔在了地上,啐了一口,直骂道,“真是晦气。”

便是这样还不够解气,他伸腿就往冥纸上踩了几脚,一下要比一下重。

山路被雨水打湿,一片泥泞,田公公脚下一滑,直直地就往下坡跌去。

一阵天旋地转后,他只觉眼冒金星,一面撑着老腰,一面正要爬起来,抬眼却见漫天的冥纸飘飞在上空。

“那里是……”田公公睁大了眼睛,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山上头,是公主养母的那间破屋子!

他唯恐去晚了,又扑了空,随地捡了根长树枝,就这么一瘸一拐的望山上赶。

等他到时,天已经彻底黑了。

冥纸散落了一地,他喊了几声公主,却是没有人回应,只有呱噪的昏鸦在上空盘旋着。

昏鸦这玩意,可不吉利。

田公公拿着树枝对着天空乱挥了几下,稍有不慎,一个屁股蹲,又坐在了地上。

“哎呦”一声,响彻云霄,惊得昏鸦扑闪着翅膀乱飞。

啪嗒一声,有什么湿润的玩意落在了他脑袋上。

田公公怔了怔,抬手去摸,凑到了鼻子前闻了闻。

这不是昏鸦的粑粑么!

田公公恼怒地把那根长树枝朝着天空一扔。

昏鸦没有打着,长树枝却被他扔飞了。

他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根长树枝就这么被他扔到了山下,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后,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

“这……这该如何是好啊!”

田公公拍着大腿,欲哭无泪。

这地方没有人烟,晚间阴风阵阵,如泣如诉,吹得人心都在发慌。

“不是我杀的你,不是我!”

田公公用衣袖蒙着双眼,害怕地惊喊着。

“谁让你收留的是公主!要怪,你就怪皇帝,我只是听命行事……况且,也不是我动的手啊,是那策宸凨!我是无辜的……我是无辜的!”

阉人的嗓子比女子还要尖细,哭起来甚是幽怨空洞。

虞晚舟一手搭在策宸凨的手臂上,缓步下山时,一阵晚风袭来,她禁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这猎猎作响的风声怎么听起来……这么像女鬼在哭泣……

虞晚舟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地抓紧了策宸凨的手臂,身子紧紧地贴上他的后背,另一只空着的手更是搭上了他的腰带。

“公主你……”

少年侧目蹙眉,却不忍将她推开。

树影随风晃动,犹如鬼爪一般,鲜有姑娘家不害怕,更何况是公主。

可虞晚舟倒不是怕着风声鹤唳,只是她心里有些发虚罢了。

其他人都以为,是策宸凨动手杀了她养母,殊不知,在此之前,是她亲手喂她养母喝下了放了迷魂散的茶水。

养母她浑身无力,视力模糊,自己撞进了策宸凨的长剑里。

虽然不用她动手,策宸凨也会手起刀落的要了她养母的命。

可虞晚舟总觉得,这事她若是没有参与进去,没有报复的舒畅感。

她心里此刻念叨着,“本就是你拐骗了我,让我过着非人的日子,那十年我生不如死,取你狗命,也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我。”

其实,她养母又何止只拐骗了她一个。

寐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