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小祖宗人美路子野

他的小祖宗人美路子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5章 小包子不见了

疼痛是什么?千百人有千百人的答案。

对于灵羽来说,痛,就是清醒的良药。

从十年前家破人亡的那一天起,快乐就和她绝了缘,只有那些延绵不绝的痛,始终相随。

即使是在师父的庇护下,她也从未忘记提醒自己,绝不要长成温室里的小花,绝不能忘了那些恨!

被困在柴房里,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

等肩胛上的疼痛感消散一些后,就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袖口里将那把玄铁小剪刀挪了出来。

这剪子,从不离身。自她十多岁跟着云中子起,就日日带在身上。世人都说剑有剑灵,却不知这剪子也一样有灵。

此刻主人落难,这玄铁剪子也能感应得到,灵羽几乎没怎么费力,便把这剪子从袖笼里拿了出来。

“小剪子,帮帮我!快把我身上的绳子解开。”剪子一从袖子里掉出来,灵羽就下了命令。

说来也奇,那剪子听了这话,竟真的立刻飞了起来,直奔着绑在她手上脚上的绳子去,三下五除二便将它们剪了个干净。

“嘶——”待灵羽终于能把手从后头伸回来的时候,她才发觉自己的肩胛骨有多疼。

那种感觉像是火烧针刺断裂了一般。她甚至怀疑自己有可能脱臼了。

“真是好狠的手。”她忍不住嘀咕了一句。紧接着却突然想起一直都住在她衣袖中的小包子,于是连忙抬手道袖子里去找。

谁知,这时她却发现袖笼之中空空如也,小包子竟然不见了!

“小包子!小包子——”这下她的心彻底揪紧了。

对他来说自己如何并不重要,若是小包子丢了,她一定无法原谅自己。

“会丢在哪里呢?”一路上她的袖口都被绳索捆的极紧,绝不可能是那时候掉的。她不断回忆,想来想去只有在纸扎铺门口的时候……

“小包子……”当时的大街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如果小包子是那时候从他袖子里松脱出去的,那这会儿……恐怕已经被人踩的不成人样了!

这想法让灵羽感到崩溃。她一瞬间红了眼,急得差点没直接哭出来。

就在这时窗外突然传来一声炸雷。紧接着便是好一阵的强光电闪。

灵羽听到这声音,心里更觉不妙——要是真的下雨了,那小包子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小包子,我……”灵羽听着窗外的雷声一阵响过一阵一阵紧过一阵,心上像被捅了无数把刀子。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除了师父,没有人知道,她堂堂一个首辅嫡女,千金贵重,却为什么要去学纸人之术。

其实当初她和弟弟小包子历尽千辛万苦,才九死一生才从京城中逃脱出来,那情形的确像极了如今的姚道常他们。

唯一不同的是,当时的严嵩父子比现在更要疯狂上几千几万倍。

那时候,为了逃脱出来,武当的弟子将他们姐弟藏在柴草车下。

本以为这样就能骗过守城的兵将,谁知当他们把车推到城门之下的时候,守城兵将竟然直接用了长矛!他们对着草堆就是一阵猛刺。

当时她和弟弟都被刺伤了,虽然很疼很疼,可他们两个还是咬牙坚持,愣是一声没叫一动不动,就这样硬挺了过去。因为他们知道一旦两人暴露了,那么连带着他们逃亡的武当弟子,也要跟着倒霉。

当时她以为自己和弟弟是幸运的。因为她自己只被刺中了胳膊,虽然很疼却不至于丧命。她以为弟弟也是一样,却不知他们那一下,破了他的脖颈!

出城之后,沿着小道走了没多久。弟弟的血就从推车上一滴一滴的淌了下来,滴在车轱辘上,印在小道里,成了两根血红的车轮。

弟弟就是这样死的。

至今她仍然无法原谅自己。她总觉得当时如果自己能早一点意识到他受的伤有多重,也许他就不会死。

后来当他们终于到达终南山,见到云中子的时候。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求云中子把弟弟救回来!

“道长,求求你了。我能把我弟弟留在身边吗?他实在太可怜了。”她泣不成声跪在云中子的脚边,不停的说:“只要你能救小包子,就是让我当牛,做马我也愿意……”

“要知道人死不能复生。你弟弟阳寿已尽。我也没法救他。”眼前的云中子只是摇了摇头。

“求求你了道长,求求你。我不想让他就这样没了……”那时的她发了疯一般,脑袋对着青石地就是一阵猛磕,磕得头破血流也不肯停下。

可他与夏首辅也仅是一面之缘。

要说有多深的交情,那真的谈不上。夏言临终托孤,想要将一双儿女托付到他的手上,完全是因为信得过他的人品。

也就是因为这一份信任,让云中子一管就管了十好几年,甚至现在,还想遂了灵羽的心愿,帮她为父报仇,为父平反。

“人死不能复生。”云中子回答的决绝。

“可人不是有鬼|魂吗?为什么就不能留在身边?”她仍不死心,“我阿爹阿娘都成了鬼。我再也没有亲人……求求你行行好吧。”

“阴阳殊途,你不能留着他。”云中子仍然不肯答应。

“为什么?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我什么都愿意做,只要能把他留在身边。”她抱着他的腿,说什么也不肯撒手。

“生与死,或许并不像你所见解的那般狭隘。”云中子慨叹。

“我没什么见解,我只知道,没了他,我也会死。我不能没有他。”灵羽痛哭。

云中子见她这样执着,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灵感。

“有一个法子,但有代价。”他终究还是答应了!

“什么法子?什么代价?不管什么代价我都愿意,哪怕叫我将自己的命分一半给他,我也愿意。”她急切的说。

“好,”云中子听了这话,突然从袖笼中拿出了一把黑色小剪刀,递到了他跟前这个小女孩的面前,说:“我愿意传授你纸人之术,让他成为你的契灵,这样他就能永远留在你的身边了,但代价是,你会失去二十年的阳寿。”

“二十年?”这一切超出了她的认知范围。

“这天地间的能量都是交换。”云中子点了点头,耐心的说:“你要得到些什么,就必将失去些什么。你本有六十年阳寿,可愿让出二十年给他?”

红福大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