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的萌徒娇又野

第56章 056:顾织锦的“情郎”

顾织锦和拂冬相视皆愣,随后哑然失笑。

“傻丫头,说什么胡话,你可知道‘情郎’是何意?”顾织锦笑着,手上的信筏折好放进信封里。

“知道,‘情郎’就是和姐姐互相喜欢的男子。”南灼华仰着小下巴,语气颇是得意自满。

这些东西,可都是觅言姐姐给她普及的。以前她不懂,现在可是难不倒她。

“小小年纪,懂得倒是不少,”顾织锦扶南灼华下了软塌,帮她梳理一下满头乱发,牵着她的手出了门,戏虐轻笑:“走,跟姐姐回盛锦院,一会儿让你看看姐姐的‘情郎。’”

哇喔~

南灼华流转的眼珠子,一脸期待。

回到盛锦院,顾织锦让拂冬和拢夏沏些新茶,摆在桌上,准备迎接那位“情郎。”

半刻钟时间。

院门口出现一道纤瘦身影,青衣长衫,墨发高束,浅色红唇弯着清淡笑意。

骨相冷清如月,似如陌玉公子。

“亦安将军!”

拂冬看见来人,立马朝屋里惊喊:“小姐快出来,亦安将军来了。”

屋内的顾织锦闻声,牵着南灼华匆匆出来。

看见门口那清瘦的身影,顾织锦鼻子蓦然酸了,言辞有些轻颤:“阿白,你回来了。”

恍隔几度春秋,眼前的容颜,亦如当年,眉眼如初,岁月如故。

“嗯,我回来了。”

宋之白进了院子,四目相视,打量着羸弱不堪的顾织锦,眸子染上感伤,“你身子可还好?”

“嗯,还好。”

顾织锦牵着南灼华介绍:“这就是我常在信里给你起的嫡亲妹妹,我家小九。”

南灼华乖巧的打招呼:“哥哥好,我叫南灼华。”她笑,露出梨涡浅浅,甚是娇憨。

宋之白一怔,蹙起淡色烟眉看向顾织锦。

顾织锦讪笑,随而对南灼华纠正:“小妹,叫姐姐,不是哥哥。”

“姐姐?”南灼华惊异,“她不是姐姐的‘情郎’吗?”怎么又变成“姐姐”了?

南灼华的眼珠子在宋之白身上打转,这个姐姐生的清隽英气,再加上一身装扮,确实是雌雄莫辨。

顾织锦摸着南灼华的小脑袋,笑道:“姐姐方才逗你玩呢,阿白是如假包换的女儿身。”

转眸对宋之白赔笑:“小孩子童言无忌,别在意。”

“不会,”宋之白轻笑,上前几步,在南灼华面前蹲下身子,轻轻捏了下她的小肉脸,含笑轻语:“我叫宋之白,是你姐姐的闺中密友,你叫我阿白姐姐,我叫你小九可好?”

她的指腹上有一层薄茧,不似其他贵家小姐的手那般柔软细嫩,想必是常年握剑的缘故。

南灼华点头,“阿白姐姐好,”又礼貌的重新打招呼。

“乖。“宋之白轻笑。

“我们进屋聊。“顾织锦道。

握着宋之白的手腕,带她和南灼华进屋坐着。

宋之白的手腕很纤瘦,握在手里都有些咯手,她常年驻守边关,皮肤还是很白皙细腻,手腕上都看见她清晰的血管。

顾织锦眸含心疼:“许久没见,你真是比小时候还越发瘦了,是不是在边关太累了?”

她小时候身子就瘦挑,长大更瘦了。

宋之白回眸打量她,不由摇头轻笑:“你也一样,气色没有儿时那般好了。”

儿时的阿锦,身子虽说也是弱不禁风,气色却没有这么的苍白,那时她的眸子里,时常有辉光,而现在,只剩风霜。

或许是因为,那时的南夫人还在世。

南灼华坐在一旁,胳膊放在桌子上,双手捧着小脸安静的听着两人的谈话,她能感受到,两位姐姐关系很好。

但又似乎好久好久没见面,因为她在两位姐姐的脸上,看出了久别重逢的喜悦。

她问:“姐姐你们多长时间没见过面了?”

顾织锦抬头一叹:“十年左右了吧。”

宋之白也叹声:“是有十年了。”

两人的年龄相差两岁,顾织锦今年十六岁,宋之白已经十八岁了,十年前她们分开,自此再也没见过面,但是一直会书信来往。

宋之白的父亲早年间是南老爷子麾下的元帅,两人也是忘年之交,后来宋之白的母亲文氏也和南韶音是闺中密友。

而宋之白和顾织锦从小便是手帕之交,顾织锦身子羸弱,不便出门,都是宋之白上门来找她玩。

南老爷子死后,宋之白的父亲就征战出一片天地,被封为镇国将军。

宋之白八岁那年,她母亲病逝,宋将军万念俱灰,这辈子他只娶了文氏一人做妻子,也没有一个妾侍。

文氏去世后,宋将军发誓这辈子不会再续弦,将军府没有女主人,也没有人照顾年幼的宋之白。

一念之下,宋将军便把宋之白带到边关抚养,自那以后,宋之白就和顾织锦分开了,再也没见过面,偶尔书信来往。

宋之白从小在边关长大,磨练出坚韧的性子,学会刀枪舞剑,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十岁便随父上阵杀敌。

五年前,也是宋之白十三岁那年,正是北燕和大晋交战的时候,宋将军战死北燕兵下,宋之白拼死杀出一条血路活了下来。

后来,有云染月的帮忙,北燕兵败,宋之白也继承了父亲肩上的担子,被圣上册封将军,封号亦安。

这也是大晋开国以来的第一位女将军。

为了父亲誓死守卫的那片疆土,宋之白常年镇守边关,再无回京之时。

顾织锦问:“阿白今年怎么会想起回京,是不是有什么事?”

宋之白回道:“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最近边关无战事,趁空回京看看你身子近来如何,也趁着年宴进宫看看姑母过得怎样。”

宋家也是人脉单薄,宋之白的父亲那一脉,只有一个妹妹,也就是宋之白的姑母,及笄之时便被选中进宫为妃。

将军府如今荒无人烟,已无牵挂,若不是帝京还有她挂心的姑母和阿锦,怕是这辈子她都要守在边关。

比起帝京权臣的尔虞我诈,她更喜欢边疆战士的豪迈直爽。

顾织锦又问:“何时再回边关?”

宋之白沉吟想了想:“等到上元节之后吧,反正最近边关无事,也不急。”

百里十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