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的萌徒娇又野

第28章 028:姐妹俩的小秘密

眼底藏了几分妒意,拢夏脸上扯了几分强颜欢笑,弯腰行礼:“奴婢拢夏给九小姐请安。”

南灼华没应声,漆黑的瞳孔似是堆着水墨,杏眼儿凝着拢夏,明明那样平静无澜的眸光,仿佛能看穿她的灵魂,却让拢夏心里发憷,让她在南灼华面前有种赤身的感觉。

拢夏弯的腰都酸了,只听南灼华对顾织锦道:“姐姐,有饭吃吗,我饿了。”

“有有有,九小姐先稍等片刻,奴婢这就立马去烧饭,”拂冬连忙应声,一路小跑做饭去了。

似是对眼前的拢夏熟视无睹,南灼华握着顾织锦的手,弯着杏眼:“姐姐外面冷,我们进屋子里再聊。”

“好,”顾织锦轻笑,牵着南灼华冰凉的小手,轻睇一眼拢夏:“用药时间快到了,你去把药煎了吧。”

“是。”拢夏垂着头,握紧了掌心。

顾织锦和南灼华进了屋子,里面陈列简陋,但胜在干净。

顾织锦带她到自己卧室,客堂和卧室只用珠帘隔开,空间很小,但同样是简陋干净。

南灼华一眼注意到,卧室墙上挂在的一把剑。

小手指着那把剑,她歪着小脑袋问:“姐姐,我可以看看那把剑吗?”

“好,”顾织锦取下剑,向她解释这剑的由来,“这是母亲当年上阵杀敌用的剑,自她嫁为人妇后,再也没有握过它了,后来,因为姐姐从小身子弱,母亲便教姐姐练剑增强体质,也这剑传给了姐姐。”

她笑的宠溺:“若是小妹喜欢,这剑姐姐就送给你。”

只要南灼华开口要的东西,只要她有,顾织锦便毫不犹豫的送给她。

或许,这就叫姐妹情深。

南灼华摇摇头,乖乖道:“我不会用剑,这剑还是留给姐姐好,日后姐姐也可以用它防身。”

她其实一眼注意的,是剑上的剑穗,是半块似铁的东西,惦在手里很有分量,做剑穗也没有那般美观,只是上面的图案让她有些熟悉。

顾织锦发现南灼华的注意力一直在那剑穗上,便解开剑穗,“小妹是喜欢这个剑穗吗?”

南灼华凝着眉心,摇头。

突然,她道:“我想起来了,”从袖子里拿出一个令牌,放在桌子上,“姐姐你看,它们好相似。”

不是相似,是一模一样,只不过一个是整块,一个半块。

顾织锦惊诧:“这、这令牌你哪来的?”

“是来的时候月牙儿给我的,说是母亲留给我的,还告诉我要好好保护这个东西,说是以后会用的上它,”南灼华眨了眨大眼睛,好奇问:“姐姐可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顾织锦没见过这个令牌,但从南灼华口中也猜到了七八分,面色微微严肃,道:“这是,南翼令牌。”

“南翼令牌?”南灼华托着小脑袋,“这有什么用呀?”

顾织锦耐心同她讲南翼令牌的用处和由来,南灼华小表情懵懵懂懂,不知有没有听懂,反正是听得甚是认真。

南翼令牌众所周知,但见过的人寥寥无几,除了南家南翼军的几个主帅,几乎没人见过。

她们外祖父去世后,把这令牌传给了她们母亲,顾织锦儿时听母亲讲过,却没见过,后来母亲去世,这令牌也随之不见,原来,是在那位国师手上。

可,如今这令牌,怎会多出半块?

顾织锦把那半块和一整块的令牌拿在手里对比,上面的图案和纹路一模一样。

突然,一整块的令牌突然从中间裂开,分成两半,一半与剑穗上的那一半紧紧相吸,重合成新的一块令牌。

“这,”顾织锦震惊,旋即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这才是真正的南翼令牌。”

剩下的那半块令牌,与那重新组合的整块令牌相比,材质上有明显的差距,只是和另一半真令牌在一块的时候,很难让人发现。

多少人对二十万南翼军垂涎,这南翼令牌对她们姐妹俩来说,是护身符也是催命符。

原来,她们母亲早就未雨绸缪,将南翼令牌一分为二,用了个障眼法,目的是保护她们姐妹俩也是保护南翼令牌。

顾织锦又将一真一假的令牌重合一起,交给南灼华,握着她的小手,语气凝重:“这南翼令牌你我姐妹各一半,没人知道你手上的是假的,你就装作不知情,藏好这个令牌,谁都不要告诉他,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好不好?”

“月牙儿也不能说吗?”南灼华问。

顾织锦沉吟片刻,笑,“小妹若是想告诉国师大人,也可以。”

这大晋多少人觊觎南翼令牌,恐怕只有那位权高位重的国师对这南翼令牌不屑一顾,既然小妹这般信任他,告诉他也无妨。

“既然是我和姐姐之间的秘密,那我就不给月牙儿说了,”南灼华将令牌重新放在袖子里,认真保管。

“依你,”顾织锦轻笑,一脸疼爱的摸摸她的小脑袋。

顾织锦把那把剑重新挂到墙上,那半块令牌剑穗找个匣子锁上,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

她回身坐在左前继续同南灼华交谈,轻语:“希望有朝一日,这南翼令牌能护着你无忧安乐。”

她说的是“你,”而不是“我们,”顾织锦已经将南翼令牌当做南灼华一人的护身符,早已将自己的生死度之身外,如今只希望眼前的小姑娘平安长大。

“不,姐姐说错了,”南灼华反驳,语气认真又执着,“这南翼令牌要护着姐姐平安,我有月牙儿护着,不需要南翼令牌。”

顾织锦愣了一瞬,蓦然湿了眼眶,想说些什么,千言万语只化成一声“好。”

她自己的身子什么样她清楚的很,早已生死看淡的她,被南灼华的一句话给软化了心。

这个小姑娘啊,总会触动别人一颗柔软的心。

“我会记着,这是我和姐姐的秘密,任何人都不会告诉他,羞花那只肥猫我也不会给它说,”杏眼儿流光潋滟,南灼华认真的小模样乖顺的要命。

顾织锦轻笑,“我们之间的小秘密,姐姐也不会告诉任何人。”

然,有一句话叫“隔墙有耳......”

百里十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