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月隐西

茶香月隐西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雷青天,我们的事稍后再谈,你可拾到这孩子的蜻蜓?”我故意去掉一个“竹”字,问道。

雷生嗅觉敏锐,顺着我的话道:“确实有一只,如何?”

雷生说话中气十足,又是三十而立之年,一嗓子便引来临座几人的目光,不由得放下了碗筷。

孩童没法,硬着头皮说:“我的蜻蜓掉了,你那只给我看看,若一样,那就是我的。”

我轻笑一声,他原是想着看我奔忙找寻,实则就挂在自己身后,挨个在茶客跟前出丑。现在踢到了铁板,还触了雷生的逆鳞。

谁不知,雷生的蜻蜓是不给人看的?

“哦?娃娃你说来,你的蜻蜓有几个脑袋,几片翅膀?”

“一……两个脑袋?八片翅膀。”雷生的金蜻蜓跟竹蜻蜓无异,只差了价值和色彩,他偏偏这样一问,孩童立马不确定了。他怕下不来台,只想把雷生的蜻蜓说成是自己的。

“哼,世上哪有蜻蜓长了两个脑袋,捉来都能喂两只蛐蛐儿了。”见他中计,雷生拍案,无端生了气。

他腮边贴了一圈又短又黑的络腮胡子,虎背熊腰之相,鼓着脸,就像门前贴的关二郎。看一眼便能止小儿夜啼。

雷生虽不明始末,却猜出一二,更何况我把身子一转,令他和众人都看见了我衣衫上牢牢挂着的竹蜻蜓。小小年纪,却生恶根,必须拔起才是。

“我方才说岔了,是一个脑袋,四片翅膀!”意识到不对,孩童立马改了口。

靠窗那桌应该是他阿娘,见状站了起来,走来把他揽在手臂间:“小孩不懂事,往青天莫怪。”

又挑指摁了摁他的额:“怎么?还不跟雷青天请罪?叨扰叔叔用茶,你阿爹知道了可是要打你。”

妇人看似是责备,实则三言两语便偏护了孩子。可惜孩童听不懂,以为阿娘不要他,红着眼圈说:“我不过就逗逗掌柜姐姐,谁知她当真了。”

“我好心帮你,你却戏弄我?”几息前的事我也顺势吐出来,“我家小厮帮你扫了门前泄物,你却从他头上胯过去,这便是你为人之道?”

闻言,妇人表情一僵,险些崩不住:“又淘气了,再跟姐姐哥哥们道个歉。”

“我就不。”孩童也是嘴硬的。

我投视线给雷生,盼他断此案。

雷生却歇了气,了解始终后,他发现对方只是妇孺,他一个大男人,岂能欺负弱小?故没有言语。

我差点又要揽袖,如踩蚌般把孩童踩上一踩。我自个并不气的,只是心疼我那小厮,平白受辱。男儿头顶只可有父母和青天,怎可被一个孩子骑在头顶?

渐渐地,柳玉也走近,摘下我背后的竹蜻蜓,还于那孩子:“既喜欢竹蜻蜓,自然知道蜻蜓是如何编织的,不如编几个算是还了掌柜的罪吧。”

“对对对,小事化了嘛,这位兄台所言甚是。”有人出声赞同。

雷生先是漫不经心地看他一眼,而后瞳孔骤然放大,惊惧不已:“小——公子,就依公子的话办。”

柳玉与他对视,眉眼温和,那笑却透着三分寒意,让他止了声,改了称呼。

妇人突然跪在地上,把孩童的头一块压下去:“多谢青天。”她也有小事化了之事,生怕自家儿子冲撞了太岁,如今不过编几只竹蜻蜓罢了,片刻的功夫尔耳。

只孩童却苦着脸,看着自己黝黑的手指:他不会啊。

两颗门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