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反派包围了

第2章 开挂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林久久醒来时已经两点多了,酒店房间里除了她之外空无一人,安静得只听得到各种设备运转的声音。

杂乱的记忆在脑海里渐渐重组起来。

昏暗嘈杂的包厢、燥热失控的自己、江涯错愕的目光……以及抱着陌生男人求欢却被无情灌水排药的自己。

一桩桩一幕幕无不令她羞愤至极,追溯到源头,无疑是不怀好意递上那杯奶茶的林永饴,恨得她牙根痒痒。

果然啊,对那母女三人她是片刻都疏忽不得。

愤愤然拿起床头的手机却找不到林永饴的电话,林久久这才忆起自己的手机早不知何时就被林永饴顺走了,男人留下的手机通讯录里只存了一个号码。

靳然。

她不禁揉了揉仍在隐隐刺痛的下巴……

是那个怎么撒娇耍赖都不管用,始终坚定地卡着她的下巴逼她喝水的凶悍男人吗?

还好遇上了他,才没闹出更大的笑话。

庆幸地吐出一口浊气,拨通自己的手机号码,不出意外的关机。

她早料到会如此,面色不变。毕竟要连本带利讨回来,也不必急于一时。转而拨通了办公室的电话,叫助理带着衣服过来接她。

等待的时候正要去洗个澡,手机提示音响起,是一张电子邀请函的日历提醒。

【20:00,晟擎大厦穹顶露台,林长安生日宴。】

扫到那个熟悉的名字,林久久怔了怔。心中天人交战,手机拿起放下好几次,终于还是忍不住点开仔细看了看。

邀请函是传林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传林航远的董事长办公室发出的。

想当年林传陆之所以能发家,靠的就是身为传林集团创始人的堂哥林传迩的指点和帮助。

而这场生日宴的主人林长安,正是林传迩的继承人……

*

靳然接到林久久的电话时丝毫没有意外,厚着脸皮接受了道谢。

挂断后,敲响身后的门。

“五少,林小姐打电话来,说谢谢您昨晚的绅士之举,想请您吃顿晚饭当面道谢,我帮您回绝了。”

开玩笑,现在是什么时期?任何心怀不轨的女人都休想爬上他老板的床。

男的也不行!

完美助理靳然如是想。

男人正在复健,积弱整年的身体不复当初的强健,需要用成倍的努力才能恢复如初。

动作做到了最后一组,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已经到达极限了,汗水顺着不甚明显的肌肉线条缓缓滑下,在苍白的皮肤上留下湿润的痕迹。

靳然没等到老板的回应,有点细思极恐。

酒店又不是没有电话,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手机留给人家!

“等等,该不会……您真看上她了?”

男人冷眼扫过来。

“瞪我干嘛……要是您真的喜欢,我再帮您约嘛……”靳然摸摸后颈,贱兮兮地凑了过去:“哎,哥,那我问你,要是你现在能跑能跳,昨晚还会放着不吃吗?”

男人做完了最后一个动作,接过靳然手里的毛巾,缓慢地往外走,终于赏脸回了两个字:“废话。”

废话?

靳然挠挠头,追着他出了门。

“那是会还是不会啊……对了,晚上林少生日,可别忘了。”

*

林久久准时到达生日宴现场,在签到处送了礼物。

一旁高大漂亮的侍应生恭谨地问了声好,刷了手机里的电子邀请卡,再小心地替她戴上作为回礼的手链,询问过喜好之后递来一杯香槟。

“Have a good time.”

“谢谢。”

侍应见她转身离开,默默给负责人发送了消息。

【有位女士刷了司珩先生的邀请函,请问需要拦截吗?】

林长安的助理正陪着老板下楼接他的发小,听说这事,立刻报告了。

林长安一下就乐了,对轮椅上的男人说:“你的人都来了,你还想跑?”

司珩不解。

“有人拿了你的邀请函来给我过生日了。”林长安解释道,摸着下巴作思考状:“不知道是为你还是为我呢……行了你要走就走吧,我去会会她。”

说着转过身,边吹口哨边感叹:“生命不息,浪漫不死啊。”

司珩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不过神情依旧淡漠,仿佛与自己完全无关。

签到处和举办派对的穹顶玻璃露台隔着一道漂亮的拱廊,可以俯瞰半个城市,仿佛置身于一场文艺复兴的梦。

今天显然是一场年轻人的聚会,林久久淹没在人群当中,被当作是谁带来的女伴,因为是个生面孔,又被归为谁家新捧的小明星之流,自然不会被高看和优待。

她也不甚在意,只专注思考着一会儿要怎么跟林长安开口,要他投资自己家那个半死不活的公司,直到被穿着银灰色亮片吊带裙的女孩儿阻挡住了去路。

林永璇老远看见林久久,还以为自己认错了,急忙撇下姐妹过来求证。

拉着她跑到边缘,压低声音怒斥:“你怎么来了?邀请函哪来的?”

捡来的呗,开挂的人生还需要跟你这种凡夫俗子解释?

林久久在心中翻了个白眼,面上却一脸冷酷。

不为别的,她现在一看见林永璇这张脸就想起她那个猪脑子姐姐,并不想理且十分想抽。

所以平日里总是温润和气的杏眼里凝起冰霜:“我需要跟你解释?”

林永璇被她反常的气势吓住,不过很快就调整好了状态,用那双卡姿兰大眼睛上下打量林久久,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蔑。

“还有脸嚣张,瞧你穿的……快走吧,这什么场合,都是林长安的朋友,不穿高定你敢进门?无知者无畏。真不明白爸为什么会把公司留给你。”

这几个月来,林永璇只要开口,最后落点总会在这里,林久久都已经见怪不怪了,不咸不淡地噎回去:“哦,大概是他觉得无人可用了吧。”

曾经被当作继承人培养的林永璇:“……”

“你又是怎么进来的?”林久久反问:“传林特地发函邀请一个扶不起的阿斗演小品助兴?”

“你放……”林永璇骂到一半想起这是什么地方,急忙收住话口,端稳了架子,故作矜持道:“是何二少邀请我来的。”

“哦,是谁说过整个观城只有季、姜、司、林四家能配得上自己的?这个何二少又是哪家的?”

上官抱抱

作家的话
捉虫~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