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大佬在生存游戏所向披靡

第21章 岛屿种田指南(9)

钱荔枝看到他粗制滥造的桃木剑,无语吧唧下嘴,“你这上去就是送死。”

不同于上个副本作恶的巴洛,他恶贯满盈,她治他没心里负担。

天赐除了一开始和他们有矛盾,后续待他们都不错。钱荔枝不忍心伤害她。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更何况天赐是因为母亲被无良父亲抛弃,执念未消的前人类罢了。

钱荔枝好心发言,但架不住积分诱惑,楚南已经点燃火符阵法,形成一个硬币厚度的火圈,包围住天赐。

“嗯?”天赐集中精神掐人,却见到一圈火焰包围着她的腰间。

她扔下翻了白眼却无力挣扎的徐记,他撞到草地石头,口吐泡沫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她只轻轻的吐出一口青烟,那火圈就全数熄灭。

楚南脸色极差,他第一次大着胆子直面boss,没料到她的战斗力如此之强,不费吹灰之力。

“该死。”楚南心觉不妙,他根本不是对手,离天赐远了些。

天赐闪现到他面前,楚南大吃一惊,但还是硬着头皮,拿着桃木剑对着她一阵乱戳。

“挠痒痒呢?”天赐未伤分毫,狂娟一笑后,掰断了他的桃木剑。

她在他胸口捶打了一下,明明看着绵软无力,却把他的五脏全打碎,他大吐一口鲜血,双腿支撑不住跪在地上。

很快,他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最后消失在天地间。

天赐收拾完楚南,第一时间闪现到钱荔枝面前,扭了扭脖子,“你陪我玩的很尽兴,不过我觉得你死了更妙,你可以下去陪我母亲说说话。”

“你要杀死生父。”敢死队钱荔枝陈述事实,“可是你却不敢,我能帮你。”

“怎么可能?”天赐露出人类绝不会露出的诡异笑容。

“因为掐人脖子,窒息只需几分钟。而从阿酷告诉我,你发现徐记是你生父时,你黑化要弄死他,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他却还活着。”钱荔枝妙语连珠,逻辑清晰,“你在作秀给我们看。”

徐记是天赐的生父,她真的到死都恨他负心抛弃她们母女,但真的要弄死他的时候,她迟疑了。

那是一种来源于亲情的力量,天赐痛恨自己的心软,但又不得不强逼自己,不然她无颜面对母亲。

她的体内两种冲突想法在交杂着,导致徐记依然能苟延残喘。

“借匕首一用。”钱荔枝向孙靖城借过匕首,走向徐记。

徐记咳嗽几声后醒了,后脑勺被落地石头砸了一个包。他神情恍惚又头疼剧烈,缓了缓,侧目却见到拔刀的钱荔枝。

“人的心房在胸口右边。”孙靖城指点了下。

钱荔枝目露凶光,毫不犹豫狠狠扎向了徐记胸口。

徐记惶恐万分,他想逃,可他却早已被天赐折磨的元气大伤,他没力气逃,胸口流着血,面色渐渐变得苍白起来。

孙靖城心觉钱荔枝说话能力强,做事也够狠的。虽然npc不是真人,但毕竟拟真,能适应性良好杀它,真是天赋异禀。

“我……我不想死。”徐记回光返照,说话吃力缓慢,他瞳孔放大数倍,他面前已出现生平的走马观花灯。

三十年前,他游历来到了这座岛屿,他与部落首领相爱,生下一女,但岛屿的生活实在是太贫苦,他受不了了,偷偷跟着偶尔路过的商船,漂洋过海去了秦国。

他靠骗术吃饭,他学习了易容术,不止是为了躲避被骗的客户,更是为了躲避她们母女。他们一个部落人那么多,他怕被追杀。

他一点也不负责任,他只是想享受荣华富贵。

“够了。”天赐闪现到钱荔枝的面前。

钱荔枝:“怎么不忍心?”

天赐看向濒死的父亲,“我的仇我来报。”

她对他对了一口红烟,徐记就燃烧了起来,直至烧成了灰烬。

钱荔枝脸上轻松少许,“你可真是个善良的人,真杀人我还会有心理负担,怕晚上睡不着。”

“你这人真讨厌。”天赐瞪了她一眼。

她成功杀死了自己的负心生父,她执念已消,身上的鬼气也淡淡的消失,变得更像人,但身体也与此同时变得透明。

森林迎来了一阵及时雨后,蘑菇疯长,小动物悠闲的出来喝水,吃蘑菇。

钱荔枝心想,他们一家大概团聚了吧。

「玩家钱荔枝岛屿副本077生存五天,已提前完成100%,boss执念已消,评价s级,获得10000分。触发鬼怪仇恨10%两次,加成2000分,累计13100分。”

孙靖城也收到了10000积分,他想应该是他提供匕首有关,忍不住问,“你怎么知道这是最快的通关方式。”

钱荔枝指了指脑袋,“多看小说,能提高想象力。”

孙靖城愣了下,作为学霸,他从小看的都是古今中外的名著,小说是他从未尝试的领域,他并不排斥,“好的,我会去试试。”

阿酷获得5000分,而陈曼和宁越2000分,这在以往都是他们不敢想的高分数。

阿酷热血沸腾,这可比找到女友更有意思的事情了,他朝着钱荔枝大喊道,“大佬,我下次还想跟你一起玩。”

钱荔枝想到他卖力的表现,“可以是可以,但你别老贪女色,真的电子竞技就好好玩,谈什么恋爱啊。”

阿酷拍胸口保证,“那当然。”

回到系统空白空间后,钱荔枝再次提出,“我要看岛屿副本的电影。”

一座茅草屋内,蜡烛光线不是很亮,火苗跳跃着。

“阿母,为什么别人都有阿母阿父,我阿父呢?”小天赐单纯无辜躺在母亲的臂弯中。

“你叫天赐,是老天赏赐给我的孩子,你的阿父在天上。”母亲温柔的抚摸她的头发,眼神暗藏着一丝哀伤。

三岁的小天赐,真的相信她是老天爷生的孩子。她很乐观,但她发现她摔伤会流血,和普通小孩没有区别的,天神的孩子怎么会和凡人一样呢?再加上她看见母亲偶尔偷偷垂泪。

她越发的怀疑,一遍遍的质问,换来的是母亲积累压抑心情后的嚎啕大哭,

“对不起,我骗了你。你阿父跟着商队走了,他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自此,天赐很懂事不再过问有关阿父的任何问题。

星河漫漫

作家的话
幕后拿盒饭的楚南:就离谱,6人副本牺牲我一个。
星河漫漫:以后给你加戏怎么样
楚南:那我小伙伴阿酷呢?
星河漫漫:看读者意愿。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