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我不曾历经悲伤

谁说我不曾历经悲伤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章 ?陈辰心事

七哥回青岛了,袁莱开学了。

这几天她心里面总觉得发慌,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很吓人的噩梦,半夜醒来后她发现自己在浑身发抖,于是去厨房拿了剪刀放在枕头下。

早晨起来,这个吓人的梦她却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她和七哥去宾馆的场景和自己发抖的感觉。

怎么突然就大三了呢?时间快得如流水,她只能通过遇见的几个人来度量自己存在的时间,陈辰和七哥两人是她两年的时光。

这几天突然很想陈辰,不是说对他有多少残留的喜欢,不是说自己不爱七哥了,她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会思念这样一个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

或许有些人曾扎根在你的生命中,当他离开的时候,那里有根和时间无法抚平的创口,会痛但也会让人无法忘记。

大三的课堂和前两年没什么区别,袁莱依旧假模假样地记着课堂笔记,为了保研试着坐在最前排。

有天上课的时候,老师一边喝着无糖黑咖啡一边说:“以前我上课的时候总喜欢坐在第一排,但实际上我只是装出爱学习的样子,什么也没学到。”说完抿了一下嘴,做出很知性的模样。

这句话有多刻薄,过了许多年,袁莱才明白过来。

“莱莱,周六有空吗?我请你吃饭。”袁莱在被骚扰拦截的信息里找到了这条,定期查看骚扰信息是她的习惯。和陈辰吃饭,无可无不可的。

“好啊。”

两人又陆续约好了时间、地点,只等着见面了。

“你看着很好。”这是陈辰见面时说的第一句话。

“你看着不太好。”袁莱照模照样回话。

“我爸出轨了。”

“噢,是吗?”

路上是一阵长长的沉默,袁莱心里云淡风轻似地,有种报复的快感。

陈辰的胃口很差,她的倒很好,忙着烫毛肚、虾滑和菠菜,吃得不亦乐乎。

“跟你讲讲我爸妈的故事吧。”

“嗯。”

“我爸大学毕业后在青岛做生意,在一次校企合作中,遇到了我妈。我妈那时年轻有为,不到30岁就读完博士留校任教。”

“那你爸是怎么追上你妈的?”

“靠着一股子死缠烂打。听说我妈喜欢百合,那会青岛冬天没有新鲜的百合卖,他就坐飞机去了云南,给她摘来了一大束新鲜的百合,几天几夜不吃不睡赶回了青岛。”

“就这样?”

“我姥爷的身体不好,整天瘫在床上,我爸每天去照顾,喂水喂饭,伺候了好几年。”

“还有呢?”

“他虽然学历和我妈比不算高,但生意做得不错,长得帅还有钱。久而久之,我妈就觉得学历差点也不算什么。”

“那你怎么发现你爸爸出轨了?”

“是一种直觉吧。我妈还沉浸在她幸福的婚姻生活中,被别人羡慕着。我很可怜她但又不忍心拆穿这幸福的假象。”

“单凭直觉有些冤枉人吧。”

“每年我爸妈结婚纪念日,我爸都会准备一束最完美的香水百合给我妈。可是今年他忘记了。”

“谁都有疏忽的时候,不是吗?”

“我前几天在学校附近遇到他了,可他不是来找我的。”

“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袁莱吃饱后,突然没有了听下去的兴趣。

“如果曾经伤害了你,我很抱歉,希望我们还是朋友。”陈辰一脸忧伤。

“你知道我们不可能是朋友。”这是袁莱这些年说过的最狠的话。

她拿起东西走了,没再回头看陈辰的表情,陈辰也没有追上来。

“陈辰、陈昌彦,有些相似的眉眼,不会这么巧的。”她甩开了脑袋里的可怕念头。

到家后,突然发现几个小时前宋青云给她发的消息,“袁莱,明天要不要一起出来玩?看汉秀怎么样?”

她有些为难,一方面她很孤独,希望有人陪伴,另一方面她不想背着七哥和宋青云走得太近。

“这学期的课好难哦,我想明天赶赶课程进度。”袁莱婉拒。

“那没什么,我去你们学校找你一起学习吧。”

“好。”再拒绝就不好意思了,毕竟他假期帮了自己忙,袁莱这样为自己开脱。

在校门口等着的时候,看宋青云见到她昂扬着小跑着的模样,她突然觉得有些内疚。“青云有什么错呢,被自己这样无情地欺骗。”

两人在图书馆找了一处人少安静的地方学习,袁莱去卫生间回来的功夫,看到一个女生坐在她的位置上和青云说话。走近后,她看到青云的脸微微发红。

“你加我一下好吗。”女生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青云。

袁莱看他摸头发窘的模样,说:“不好意思,他有女朋友了。”

“抱歉,我不知道,打扰了。”女生很快地溜走了。

袁莱坐下时,发现青云盯着她笑,笑得一脸纯真,她的心加速跳了几下。接下来,两个人都没有好好学习,心思各异。

中午的时候,袁莱请青云到食堂吃饭,遇到同学探寻的目光,她突然意识到早就该让青云来学校陪自己几次的。

吃完饭,袁莱问他,“要不要到我家休息一会儿。”

“可以吗?”

“当然啦。”

青云把自己的卧室简单收拾了一下让青云睡,属于七哥的那间她不想让任何人进去。青云很礼貌,在袁莱圈定的范围里很小心地活动着,没有到处乱看的毛病。

各自进入卧室休息后,青云才在袁莱的房间里大胆地观察起来。房间很简单,没有女孩子常见的毛茸茸的玩具。只是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摆满杂物的桌子以及一间独卫。

床上到处是袁莱的味道,很浅淡的香气,有点像茉莉的清香,躺起来很舒服。当他从枕头底下拉出一根很长很长的头发时,突然就失眠了,他不想错过在这间屋子里的任何一秒钟,瞪着天花板发起呆来。

袁莱其实也没有睡,她看着早上发给七哥的消息,孤零零地摆在那里,像是被抛弃了一样。而隔壁却躺着一个活生生的喜欢自己的人,这是多么惨烈的对比。

“袁莱,管理一个企业真的很忙,我希望你可以理解。”七哥曾经是这样对她说的,她能理解。

敲门声响起,袁莱问:“怎么啦?”

“我能和你说一会儿话吗?”青云探头进来。

“咱们去沙发上吧。”

袁莱给青云冲了一杯咖啡,这是她最近养成的小嗜好,已经很快地沉迷了,每天都至少喝上两杯拿铁或者黑咖啡。

“好苦啊。”青云朝她吐吐舌头。

“我给你加点奶吧。”

“最近,班里有个女生在追我,我不知道怎么办。”

“小伙子很受欢迎嘛。”

“我怕伤了她的心,不知道怎么拒绝好一些。”

“就说你有女朋友了。”

“可是我没有。”

“哎呀,撒个谎嘛。”她起身回卧室拿出自己的一个发圈,对青云说“手伸出来”,然后把一个黑色发圈快速地套在他的手腕上。

“袁莱,做我女朋友吧。”

“还不是时候。”袁莱赶紧走开去倒水,借以掩饰自己的心虚。

青云只当她害羞,心里面充满了恋爱的甜蜜,像揣着一只会唱歌的百灵鸟。

下午两个人依旧在图书馆自习,一直到晚上闭馆。青云把袁莱送回家,然后就自己打车回学校了。他真的很绅士,从来没提过让袁莱为难的要求。

“丫头,我今天开了一天会,刚结束,你在做什么?”

“老头,我今天学了一天习,刚回家,你在做什么?”袁莱气鼓鼓地回。

“嗯,表现不错。”

“有什么奖励吗?”

“给你办张瑜伽卡怎么样,柔韧度有待提高。”

“七哥最好啦。”袁莱最近确实有些吃胖了,不知道为什么,曾经消失了很久的食欲突然火山般爆发。

她闲下来的时候,无时无刻不在找能吃的东西。蛋糕、水果、饮料,拿起什么都往嘴里填,食欲其实也是寂寞的一种表现。

“袁莱,我爸爸有两人手机,一模一样,我亲眼看见他把一个装在衣服的口袋里,一个装在包里。”

陈辰的信息又没头没脑地来了,可惜袁莱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对他的耐心。偶尔想起他是一回事,不愿意听他说话又是一回事。

拉黑虽然是个不错的办法,但她没法杜绝自己蓬勃的好奇心,于是狠下心来换了一个手机号。

变迁完该变迁的业务,通知到该通知的人后,她给陈辰发了最后的一条消息,“辰,我说过,我们没办法做朋友。手机号我换了,再见,勿念。”然后把旧手机卡丢到马桶里冲走了。

在大三含金量最重的摄影课上,老师要求同学们分组自选主题做拍摄作业。袁莱赶紧私戳了朱倩倩,对方同意和她一组,并叫上两个相熟的男同学。

新小组见面的时候,大家都很满意,帅哥靓女的组合彼此都觉得很舒服,再加上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自然规律,几个人选题的灵感源源不断地冒出来。

他们最终决定不要浪费彼此这么高标准的颜值,拍两组爱情短剧。于是根据身高、气质做了分配,袁莱和于源一组,朱倩倩和萧潇一组。打算选两首情歌,演绎两段爱情故事。

一路知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