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我不曾历经悲伤

第10章 包养风波

袁莱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办公室里的人都用很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袁莱觉得奇奇怪怪,摸不着头脑,“我好像没有得罪别人啊。”她坐在工位上,刚打开电脑微信,学姐梁娅的消息就发了过来。

“袁莱,今天办公室里都在传你被秃头富商包养了。”

“啊?怎么会这样?”

“应该是那三个女孩子散播的,她们到咱们学院找熟人扒皮了你,自己小心点哈。”

袁莱呆坐在工位上,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其实在很多时候,也怀疑自己被包养了。

如果不是的话,七哥每个月1万块的转账和单独为她买的房子怎么解释?为什么他从来都不让自己去青岛找他?为什么他对自己总是一副用情不深的模样?为什么自己对他的信息其实一无所知?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袁莱自己也不清楚。

和袁莱关系不错的室友朱倩倩发过来微信:“袁莱,关于你被包养的帖子在学校里传开了。”随后,对方转过来一个帖子。

“有人知道新传大二的袁莱吗?模样不错,应该是被包养了。大一的时候看她还穷得申请助学贷款,整天吃米饭就汤。怎么大二一开学,就浑身名牌,大鱼大肉地吃起来了。这不是被包养了难道是家里发财了?”

下面是一些人附和的声音。

“对啊,我也觉得奇怪,她很早就不住寝室了。在学校外的高档小区租了房子,那个小区可贵了,月租要5000呢,她一个学生怎么付得起啊。”

“是啊是啊,这学期我明显觉得她像变了一个人,吃穿用度都好得不得了。”

“估计是被包养了。”

这些话句句袁莱都反驳不了,她无助极了,立刻向杜导请了病假。

杜导准了她的假,并安慰说:“很多人都喜欢瞎编女孩子的负面八卦,美女从古至今都是招人嫉恨的存在。林徽因一生在学术艺术上造诣那么高,还总被后人编排风流事呢。你别往心里去,回家抓紧想办法澄清。”

袁莱谢过杜导的信任就浑浑噩噩地打车回家了,她觉得自己脚下的土地都开始坍塌了。

到家后,她赶紧给七哥打电话,但他的手机关机了。袁莱难过极了,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消失?

袁莱想起了宋青云,想了好久,决定给他发消息求助:“青云,你能假装是我的男朋友吗?”

“怎么了?”

“最近单位里有很多男生骚扰我,我说自己有男朋友,但他们都不相信,你能帮我一下吗?”

“怎么帮?”

“你能发给我一些你的照片吗?我想办法把咱们俩P在一块。”

“P什么,今天晚上我就请假回武汉,周末和你一起出去拍。”

袁莱此刻被青云感动到了,这份情深义重,她决心永远记在心里。她说:“谢谢你,青云。路费我来报销,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咱们俩谁跟谁啊。”

第二天上午10点,宋青云就到了武汉,袁莱把他接到了自己家里。

“袁莱,你怎么在外面租了房子?”

“这是我的表哥借给我住的。”袁莱撒谎说。

“你想好让我怎么做了吗?”

“你先看看这个帖子。”袁莱有些忐忑地把帖子转给青云。

“这一看就是假的嘛,怎么会有人相信?”青云为她的遭遇忿忿不平。

“我想下午带你一起去单位,咱们再拍一些亲密的照片,然后我发朋友圈晒一下咱们恋爱的动态,你觉得怎么样?”

“袁莱,我百分之百相信你、配合你。”

下午的时候,袁莱带着宋青云去了单位。宋青云在路上趁机拉住袁莱的手,袁莱很顺从地让他拉住。他感受到这只手摸上去微微有些粗糙,他其实比谁都知道她从小吃了多少苦头,他绝对不能让她受伤。

大家刚刚午休完,处于半睡半醒间,就看见袁莱领着一个高个子男生走了进来。

“同事们打扰了,我想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也是我的高中校友宋青云,我们已经谈了3年的恋爱了。”

众人目瞪口呆,那个平日里总是针对排挤袁莱的女孩陈翩翩不怀好意地问:“袁莱男朋友,我有个问题,你别生气。我看你也不过是个普通学生,哪来的钱养她啊?”

“怎么?瞧不起我?我们石油宋家的大名在LYG可以响当当的。袁莱本意低调,但你们欺人太甚,欢迎大家去查。”

杜总赶紧在旁边帮忙打圆场说:“大家都是做传媒的,要相信事实,不能听风就是雨,伤害我们亲密的同事。”

袁莱看到技术院校那几个女生嚣张的模样,很冷静地说:“这件事侵犯了我的名誉,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我希望造谣的人能公开给我道歉,否则的话咱们就法院上见。”

那几个女生明显慌乱了,彼此对视着,不敢说话。

“这件事我支持袁莱查清楚,做事之前要先学会做人。”办公室里的黄主任也帮着袁莱说话。

此刻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在袁莱的委托下,学姐梁娅偷偷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录成了短视频。

“袁莱,你先带男朋友回去,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下周一再来上班吧。”

“谢谢杜总,”袁莱环视了一下办公室,眼光轻蔑地扫了一下陈翩翩几人,继续说:“希望下周一之前有人能给我个说法。”

随后,袁莱拉着青云就走了。

在地铁上的时候,袁莱小心地问他:“青云,我刚刚表现怎么样?”

“不错,有侠女风范。”

“如果她们发现你家没有这么多钱怎么办?”

“你不相信我吗?你真的不知道我家有钱?”

袁莱摇了摇头。

“袁莱,怪我,我可能没和你介绍过,我家很有钱。”

“有多有钱呢?”

“几千万是有的。”

“谢谢你,青云。”袁莱很温柔地看着他,发自内心地表达感谢。

晚上的时候,宋青云在造谣贴的下面开贴发言,自称是袁莱的男朋友,回答了网友所有的质疑,并揽下了袁莱可疑财产的来源。

同时梁娅放出了在办公室里偷拍的视频做佐证,谣言逐渐散场了。

只是有人酸溜溜地说:“女生们,看到了吧。要像袁莱一样,找个有钱的男朋友。”

事情就这样化解了。

“袁莱,我想做你真正的男朋友,从今以后,不让任何人欺负你。”青云拉着袁莱的两只手说。

袁莱抬头对上青云的期待,不知道怎么拒绝,她没办法也不忍心拒绝。

“青云,你从来都是我男朋友的最佳人选。只是我现在不敢谈恋爱,我家里的情况你清楚,我爸肝癌晚期了,我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气他。”袁莱的话半真半假。

青云又一次选择了相信她。“我等你,袁莱。”他像害怕碰散一片云那样,很轻很轻地拥抱了袁莱。

袁莱轻拍他的背,袁莱知道这拍的分量里只有友谊和感激。她把青云送去火车站坐车回BJ,这样感激的举动让青云误会得更深了,“这是第一个愿意花几个小时送我去车站的女孩子,我要好好珍惜她。”站在检票口,依依不舍和袁莱告别时,青云下定了此番决心。

七哥已经失联快两天了,她电话打不通,微信也没人回。第一次感觉到和七哥之间的感情纽带是这样松散,如果他不想联系她,她可能就永远找不到他吧。

周末的时候,袁莱手机关机,在家里疯狂地睡了两天,饭也没吃,直到周日下午被七哥把被子拉开,才露出一颗凌乱的小脑袋瓜,乱得七哥心软。

“怎么没接我电话,小东西?”七哥用手摸着她的头。

袁莱不理他,蒙着脑袋继续睡。

“丫头,前几天我公司运转出了问题,我不眠不休地工作了3天。好不容易处理完危机,发现联系不上你了,我赶紧搭了最近的航班飞回来。要睡的话,咱们一起睡吧。”说着,真的也倒在床上,睡了起来。

袁莱发现周边没有声音了,偷偷把被子扒开一个洞,仔细观察起七哥来。胡子乱七八糟几天没剃了,头发也凌乱不堪,一脸憔悴,紧闭着双眼,她一下子心软了。偷偷爬出来,很轻很轻地吻了他的眼睛。

“乖~”七哥把她搂在怀里,房间里静悄悄地,他轻微打起了鼾。

再睁开眼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七哥已经起床给她准备好了早餐。

袁莱跑进七哥怀里,踮起脚尖小鸡一般啄他的嘴,然后看到一个大大的微笑从他的嘴角舒展开。

“哥,好好休息,等我下班回来!”

“嗯。”

袁莱到单位后,梁娅和她说,造她谣的三个女生已经离职走人了,这个结果袁莱很满意。

晚上一下班袁莱就小步往地铁上跑,生怕晚一秒见到七哥。

打开家门,七哥正在准备晚餐,今天好像不是三明治。

“丫头,回来啦,乖乖坐着,饭马上就好。”

袁莱一边等着一边盘算着怎样和七哥说这件事情,她想了想,把帖子转给了他。

七哥端上来一大锅鲜虾菌菇汤,香气四溢,随后又端进来一些三明治。

“哥,你都不知道这几天我受了多大委屈。”袁莱把头放在桌子上,委屈巴巴地说。

“怎么了?”

“你看我发你的。”

袁莱看到七哥的眉头逐渐深锁起来,突然不忍心拿这个事情麻烦他,赶紧又说:“这个造谣的女生良心发现给我道歉了,事情已经解决了,不用担心。”

“嗯,袁莱,嘴长在别人身上,不能被别人的错误影响到自己的心境啊。”七哥又开始说教起来。

愉快的干饭气氛突然间又恢复了,袁莱知道在今天她问不出那个心底的疑问了:“七哥啊,我是不是你包养的情人?”她在心里面问了,然后湮没在七哥给她盛饭时锅碗撞击的声音里。

一路知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