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友口信

挚友口信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章 东湖记

看流淌不息的长泪

一天到晚双睫低垂

大江上渔火未熄

沾水的赤炭冒出浓烟

日夜思念那个秋天

姗姗来迟的一位少年

站在一无所知的阶梯上

古铜色的盔甲披挂霞光

金桂飘洒的日子里

一群外国人嘻嘻哈哈

一个颀长的金发女子

饲喂一群矜持的流浪猫

捧出面包和香肠

去青年园构思演讲

踏响满地落叶

水蓼花静静开放

思想吹不到的微风中

有这么多细小的盐粒

又一次走近那个池塘

一只伫立的水鸟在观望

浊水里游弋肉食动物

大鱼鳍时隐时现

漩涡消逝的一刹那

撞到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

一池秋水颜色愈重

藻叶上落满乌云

风起了,片片枯叶向南

飞过中途即变成乌鸦

落下时,小先生

清纯的眸子一片惊慌

在梧桐语酒馆里

看它们围拢和散去

水洗不掉这么多痕迹

这么多叹息和坠落

流星雨和一地打碎的心

老人的缄默和少女的哀歌

不敢回想那些眼睛

里面的恨意深不见底

那个时刻像秋果跌破

东湖里汇聚了羊群的消息

栈道上走着一串串灵魂

那个胖墩墩的老朋友

那只散发着桃子味的手

全都呼啸着去了远方

去重复一万遍的绝唱

还是那个下午的落叶

我在踱步,厌恶自己的怯懦

害怕变成一枚空心核桃

问古城消息,长眠结束

一串哈欠和思想的利器

剑匣里的金属抹布

银屑和锈色已经铺满

我轻按一颗绿松石

它弹跳而起,飞到高空

落入那个小小的蜂巢

那双层小床的下铺

燃起腾腾不灭的火焰

无法言说的怨恨来而复去

无法钟情的少年自作了断

挽手去一个冷寂的寺庙

在干枯的双目下悄悄吟唱

听他讲老齐国的故事

听夜里的千年箫声

飘过树梢渐次南下

汇在一片呜咽中

削了又削的短发,我的手

不能遏止的心跳

在荷叶上停了一瞬

想起几十年前的夏天

一个冒险的雨夜,淋湿

伏在石阶上泣哭

不知如何归去,回返和逃亡

闪亮的匕首像一条飞鱼

插入层层浪涌和泡沫中

最后留下的是自己的记忆

化为波涛汹涌的长江

谁说一切皆为偶然

谁说涂抹的必定是苍凉

我会继续你的追问

直到皱纹纵横芜发散落

咱们和无知的黄口比试青春

像苍健的老牛那样倔强

有一些生灵是吃苦耐劳的驴

它们驮来整整一座村庄

抚摸它背上的太阳

还有光滑流畅的胸膛

天地间美善无尽,然而

灾难却在一夜间降临

在水的那一边,在山岭后

在卑贱的欢宴下潜藏

一条路走了几十年

一直未见那个冷酷的真容

比噩耗更不幸的信使

倒在灰色的湖边

喉部闪烁锋利的刺伤

割裂了一匹千年锦缎

在幽暗的火焰下平息

胸脯不再急剧起伏

去菜市场选一条鲈鱼

一袋晶莹剔透的青瓜

我心疼的暮年就这样准备

湖边上最后的一次晚餐

在都市里筹划诛心策

不知道蝙蝠已从漆黑的洞穴

迁移,稍事休息,而后

长袍亲家梳洗燕尾服

追赶无头无尾的车队

懒洋洋的歌声响起

悠远的钟声胆怯地敲击

云色愈浓,雷鸣隐隐

躲过一场酣畅淋漓的雨

在这个特别的月份

湖边人无心做清蒸鱼

讲述几十年前魔鬼的故事

那个令人生畏的童话

少女在古亭里怦怦心跳

等待城堡里一个老妖

听到了他出门时的手杖

他与河马交换青草

坐在石榻上操练咒语

少女的心像青蛙一样

扑通一声跳进水里

告别的日子说来就来

满地落英化为屑末流淌

异族人吵闹的夜晚即将过去

于十一月初收拾行囊

给几只美猫留下干粮

出门,拖着装满石头的行囊

脚下的台阶无法尽数,无法

再次回到记忆的远乡

2020年5月18日

张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