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个富婆不香吗

第14章 夫人,先生在外等你

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

几个西装大汉你看我我看你,不明所以,过了半响,一个长着大胡子的才上前问道:

“二小姐,这……,就这样放过他了?”

走近却瞧见自家小姐原本凶恶的脸浮现几分几分突兀的呆愣,内心微惊。

黄曲蓉也没想到南枳这么勇,她难道就不怕此事传出去会惹慕淮期或者慕家不满吗?毕竟维护一个陌生男人这种事总会让人觉得有什么别的不纯心思在里头。

不过此做派倒是让她对南枳高看了几分,起码不是她最讨厌的那种软弱得不敢去行事的女人。

黄曲蓉看着三人离去的方向,有点傲气地哼了一声,转头看见身侧几个眨巴着眼睛呆傻大汉,莫名就来气。

大手“啪”的一声拍在大胡子头上。

“耳聋了吗?我都了说卖她个面子了,记得回去后把苏旭还债的日期延后一年,反正他妈现在躺在仁德医院里,咱们还怕他跑了不成。”

“是。”

——

南枳领着陈倩倩和苏旭准备下楼乘车去医院,转角就看见了一个熟人。

“徐特助,你怎么在这里?”

南枳看着站在电梯旁一身灰色西装的年轻男子,微诧着开口问道。

徐信是慕淮期的特聘助理,这些年一直跟在他身边,就像他的影子一样寸步不离。

他两手交握放在身前,一张只能算清秀脸带着一副无边眼镜显得斯文儒雅,他见到南枳,习惯性伸手推了推挂在鼻梁上的眼镜,一瞬间略扫过三人,随后上前弯了弯腰,轻道:

“夫人,先生已经在外面等候您多时了。”

“等我?”南枳迟疑,“他…现在也要走了吗?”

这时候宴会应该还没有结束吧。

徐信眉头动了动,解释道:“先生出席宴会走个过场即可,并不重要。”

言外之意就是这个藤舒夫人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他慕淮期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ok,南枳明白了。

只是……

南枳指了指旁边的陈倩倩和苏旭,试着商量道:“徐特助,你也看到了,这里有个伤者需要送去医院,而倩倩也没开车来,要不你去跟慕淮期说让他自己先回去,我把这人送医院去了再自己回外滩。”

徐信眼神瞟了一眼,随后面无表情道:“夫人,刚才发生的事情先生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现在心情可能不大好。”

心情不太好?!南枳暗翻了个大白眼,就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心情好过。

难道不是永远一副冷漠脸吗?

不过自己要是因为送苏旭去医院而把他丢下,按照他小气难测的性子,苏旭这小子可能就倒霉了,得罪那个黄小姐可能只被劫色挨打,若是慕淮期可就不好说了。

这时,一旁的陈倩倩突然举手道:“我带了驾驶证,把车钥匙给我,我可以带他去医院。”

南枳蹙眉,缓缓转头疑惑地看着她:“……”

陈倩倩扶着苏旭眼神闪躲,讪笑道:“呵呵,只只你还是快去找淮期哥吧,他肯定等急了,你们夫妻俩许久不见了也该好好培养一下感情,对吧徐特助。”

徐信笑道:“还是陈小姐想得周到。”

培养个锤子的感情,南枳知道这货肯定是想到若是自己不去,慕淮期可能会来抓人,所以又怂了开始卖队友。

不过这也确实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南枳没打算不跟慕淮期回去,所以没再说什么,觑了陈倩倩一眼,然后道:

“那行吧。”

说完从包里把车钥匙掏出来,拿在手上,临了又不忘叮嘱道:“不过你很久没自己开车了,记得开车小心点,别把我的车给磕了,它可是我最近的新宝贝,很贵,还是限量版。”

陈倩倩开车上路其实还好,就是她的倒车技术,就两个字,死烂。大学时刚拿到驾照,她家车库的车无不被她糟蹋过,南枳真不知道当初她怎么考过科目二的。

保时捷这种车要是刮了磕碰了,修理费不是一般的贵,如果再损坏里面的零件,更换那更是天价。虽然以南枳的经济状况能负担得起,可还是会肉疼啊。

看着闺蜜一副不放心的样子,陈倩倩瘪着嘴,有点不服:“你这是不信我的技术?当年我可是一次通过拿下驾照的好吗!”

“那你还前科累累?”南枳无情地一击必杀。

“额~好吧好吧,那我不放车库,我晚上就放门口,直直地放那,这总行了吧!”

南枳轻笑一声,把钥匙抛给她:“挺好,就这么办。”

之后四人坐了电梯下到了一楼,陈倩倩和苏旭跟在后面,南枳和徐特助率先走了出去,就此分道扬镳。

酒店外面月明星稀,连浓墨般的夜色也似乎被城市的璀璨灯火所消减。

原屋广场因为宴会未结束的缘故而显得清冷寂静,南枳站在阶梯上瞧见下面红毯前停着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单纯视线无法穿透漆黑的车窗看清内里。

南枳眸光流转,随后踩着高跟鞋慢悠悠走下去,徐信则先一步过去把后座车门打开,随后站在一旁等待。

这时车里慕淮期也出现在南枳视线中,他坐在白色座椅上,西装放在一旁,身上只穿着一件解了两颗扣子的黑衬衫,整个人在车内灯光笼罩下显得越发清冷慵懒,眼帘微垂似在全神贯注看着手上拿着的一沓质料,时不时在翻看着。

即使车门开了他也还是那副薄唇微抿、不为所动的冷峻表情。

南枳脚步在车前顿住,杏眸盯着他看了半响,心里也是有一股气在上涌。

呵~

他这副不悦的样子是做给谁看啊?是对我不满吗?那我对他更不满,他自个做了什么心里没点自知?

也对,一个狂妄自傲的男人会惭愧才是见了鬼了。

见南枳迟迟不动,徐信踌躇着开口催促道:“夫人。”

南枳闭了闭眼,轻吐出一口气,暗暗念叨:没什么,没什么,忍一时风平浪静,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心里洗脑了自己一遍,然后才弯腰坐了进去,紧接着的是沉闷的一声“嘭”,车门被徐信关上。

不知道是空调调太低的原因还是旁边这个冷面人制冷,南枳感觉有些不适,裸露在外的肌肤也有点凉嗖嗖的,起了小球。

但南枳没有表现出来,手肘撑着车窗看向外边,一个眼神都不给身旁的人。

那边徐信径自坐到副驾驶,紧接着回头扫了一眼后座的冷面夫妻二人组,最后把目光放在男人上,开口问道:“先生,回哪?”

“回御景。”

“回外滩。”

……

任谁也没想到南枳和慕淮期这两人会同时出声,话音刚落,车厢内就再次陷入死寂,本就僵持的气氛也更加的微妙紧张起来。

徐信没有再说话,适时地转身面向前方,非常娴熟地静静等待指令,就连驾驶座上的开车司机也挺直了腰板,大气不敢出。

车后两个祖宗时隔一年闹别扭,他们这些闲杂人等回避都来不及,哪里敢吃瓜。

冬天种梅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