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梦有泪

梦中梦有泪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9章

王兰蕊双眼瞪着天花板,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又似乎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甚至还浮现出黄云轩的脸来,调皮地向她眨着眼,就象平素在办公室里,他有意无意地冲她眨眼一样。每当她看见他向自己眨眼,她的心头就一阵迷糊,也或者是甜蜜。到底什么感觉,她其实也一直没弄清楚,反正他眨完眼,她便老是琢摸他这么做的动机和目的。有时候她想,也许黄云轩只是跟她打个特别的招呼,也许连打招呼都不是,他纯属无聊了,下意识地冲她眨了眨眼。又或许也不是眨眼,他不过是泛泛地看了她一眼而已。

可就是这一眼,竟让她常常心生牵挂。

王兰蕊感到脸有些发烧,用手摸了摸,似乎的确有些热,反正今宵的睡眠算是彻底找不回来了,索性起了床,来到客厅,伫立在窗前,看着楼下小区中庭里幽暗而无精打采的灯光。她看了看手机,刚过凌晨两点,目光所及的几栋楼全无灯火,似乎所有的人都在酣然安眠,只有她茕然独立于凌晨的窗后,孤独而好笑。

火热的季节说来就来,这座长江上游著名的火炉城早已“炙手可热”。白天骄阳如火,烤得街道和马路袅袅生烟。在这座城里,每年都有好事者在夏天拿着温度计到街头路边测量温度。今年也不例外,昨天有人测出正午阳光下的地表温度竟然上了七十度。这两天,网页上、朋友圈一派闹嚷,很多人纷纷晒出高温下呈现的奇景、遇上的奇事,一惊一咋,呼天抢地。

白天酷热,晚上也未退烧,凌晨亦不减凉。王兰蕊站在窗前,因客厅没开空调,站不多时,竟然汗出如浆,象蒸桑那一般。她心中烦躁,但并不想回到开着空调的卧室,因为害怕倒在孤独的床上不能成眠。

那些晒高温的画面又出现在她的脑海,一股鄙夷之情升上她的心头:这座城市不是每年都这样么,有什么大惊小怪?弄得跟乡下人进城一样!

她忽然扑哧笑出了声,黄云轩老家在县城,应该也算乡下人吧。这个乡巴佬不安分、神经质,有事无事老喜欢冲她眨眼,他到底安的什么心?

王兰蕊这样想,忧郁再次浸满了她的全身。那个她眼中的乡巴佬从一进公司,就一直牵着她的眼光,使她常常无意识地就将姑娘痴情的目光在他身上缠绕。如果要问为什么,她回答不出来,也许仅仅是因为喜欢?不讨厌?很想看?还是别的什么,反正她从来没弄清楚过。

然而黄云轩的眼中从来没有过她,眼光看她时,基本上都是从她头顶掠过,就象他是高耸蓝天的大山,而她不过是低矮的河流,他的眼光不会俯看大地,哪怕是平平地扫过,也高出她甚远,不会惠顾到她。这样的情形让她不平,使她自卑,又觉好笑,亦觉可怜。一颗芳心便被深深压下,埋葬在生活的最深处。

金峙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