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梦有泪

梦中梦有泪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章

黄云轩决定出门寻找李晓涵,如果不出门去找她,不管她最终回不回来,他都会疯掉的。他仔细梳理了自己的心思,想要迫切地见到她,并非因为悔意和愧意,而是担忧和挂念。他可以对天发誓,他的这种心意绝对真诚。

他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李晓涵的心也会跟他相向而行,根据是她由当初的死寂不理,变成了终于接听他的电话,而且一聊就是几个小时,似乎那条曾经横亘在他们面前,令他们伤心欲绝而又无可奈何的沟壑,已不复存在。这就是好的开始,黄云轩坚定地这样认为。只是这个良好的开端必得要有一方主动去开启,而这个重任理应责无旁贷地落在他的肩上,因为他是男人。

作出这样的决定并不容易,是经过时间的过滤,岁月的催化,才使黄云轩心中的怒恨、鄙夷、痛苦渐渐得到消解,代之以不安、柔情和思念。他很欣喜自己终于找到了可以原谅李晓涵的地方,并且真的原谅了她。他一定要尽快找到她,一刻也不容耽搁。

可是天地之大,人海茫茫,李晓涵坚不肯说出她所在城市,又到哪里去找她呢?黄云轩通过几夜未眠,细细回忆与李晓涵通话时她的每一句话,终于从中找出蛛丝马迹,李晓涵曾经说过穿着一件单衣出门的话,在这样的季节里,能够穿着单衣出门,只能是在南方。南方也没几座城市,经过反复推敲比对,黄云轩决定去云南。

黄云轩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王兰蕊,王兰蕊先是讶然吃惊,然后就一脸迷茫地望着他。黄云轩问他为什么是这种表情,王兰蕊说她不过是以糊涂对糊涂。黄云轩也不想细思她的话,他的外婆过几天又要从老家来毓庆住院,他只得再次将外婆托付给她照顾。

黄云轩到了云南,沿着南边跑遍了大半个省,自然没有找到李晓涵,因为李晓涵在海南。半个多月后,他恹恹地回到了毓庆。

他外婆还在住院,他去医院看她。他外婆见他又呆又木地坐着,问他话要么不答,要么答一两个字,第二天对送饭来的王兰蕊说,她外孙的魂丢了,她虽活了七十多年了,也没见过这种情况,不知道该怎么办?王兰蕊说黄云轩的魂就是李晓涵,等李晓涵回来了,那个活蹦乱跳、经常说话不着调的黄云轩就又回来了。

黄云轩的外婆拉起王兰蕊的手,表情严肃,就象要宣布一件庄重的大事,她说李晓涵不是黄云轩的魂,你才是。王兰蕊呵呵应道,要得嘛,你老人家说是就是了。黄云轩的外婆笑道,我活了七十多岁了,看事情明白哩。

王兰蕊的心房不觉剧烈跳动了两下。她心里有些怪这老太太多事。可能人老了都挺无聊,喜欢掺合年轻后辈们的事。

隔了两周,黄云轩又请假去了广西北海,回来过了一周,又去了一趟广州、海南,全都空手而归。找不到李晓涵,黄云轩觉得天空一片灰暗,生活毫无色彩,做什么都打不起精神。更让他抓狂的是李晓涵经常不接他电话,偶尔接通一次,还没说上几句话,她就匆匆挂断了,象做贼一样。

有一天,她得知他在四处找她后,终于回了一条较长的微信,语气比较委婉客气,中心意思就一条,让他别再四处找她了,她一切安好,不日即将归来。

他回信息追问她的地点,她发过来一长串红着脸的愤怒表情。黄云轩不甘心,继续发问,李晓涵发过来一条语音,是咆哮的声音:黄云轩,你如果想逼死我,你就继续纠缠!

黄云轩似乎看见李晓涵握着手机那出离愤怒的样子,不敢再回信息,但心中却疑惑、委屈、幻象丛生,还有一丝醋意爬上心头,驱之不散,令他绝望而痛苦。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他叫上王兰蕊,说要请她吃火锅。

王兰蕊看着他丧魂失魄的样子,不敢答应,怕他又要借酒浇愁,喝得烂醉后,将她陷入困境,到时候走不得,丢不得,又没有李晓涵来帮她脱困,真是万劫不复,天地不应。愁都愁死了,哪里还有半点吃火锅的乐趣?

见她不去,黄云轩道:“妹呀,你好狠的心!”他说他就要死了,想最后吃一顿火锅,她不陪他,他死了也不甘心。王兰蕊见他又顺嘴胡说,担心他再说出什么不经大脑的妄言乱语来,只得答应陪他去吃,但约定不许饮酒。

金峙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