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虚劫起

第36章 大江买锅人

说着话二人已经是来到临江城最大的酒楼中,名曰“醉仙楼”,其位置自然也是依山傍水,装修奢华典雅,往来无不是富家权贵。

“二位客官,里边请!”尽管此时不是饭点,但这大酒楼就是不一样,门口就站了一排迎宾小厮,见到张恒二人便是齐声唱道。

在其中一人的带领下,张恒与白云燕便是挑了一处靠窗位置坐下。此时席间已经是坐了不少客人,白云燕拿起菜谱,自然也是从来不给张恒省钱的说法,便是一顿点,直叫那点菜小厮满脸堆笑,更加热情!

“怎么现在就有这么多人吃饭?”张恒看到大堂之中人越来越多。

“都是一些来往的商贩,吃饭睡觉哪有准时的。还有半个月就要过天极元节了,我们吃完也要尽快回宁城了,我还要给义父拜寿呢!”白云燕笑着向张恒解释道。

拜寿?那咱要跟着去吗?咱要准备礼品吗?咱是不是还得给那未老先衰五十出头的小老头下跪祝寿?我可是他近三倍大!张恒顿时就是犯了难。不过看了看白云燕笑盈盈的样子,罢了罢了,拜就拜吧。张某人让你占个便宜!张恒如是想到。

“鹌子水晶脍,鹅肫掌汤齑,荔枝白腰子,宫保野兔。。。”很快一桌子菜便是端了上来,旁边一人唱菜,一人上桌,搞得很是隆重!

“对了,我们回宁城大约要多久啊?”张恒边吃边看向白云燕道。

“大概十来天吧!所以时间还是挺紧的。你看这里大多数人家红绸都挂了。”白云燕一指窗外,吃着东西也是含糊不清。

正当张恒与白云燕吃着东西,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群,旁边便是传来一个粗旷的声音,“哎,兄弟几个,你们听说了吗?”

“听说啥啊?说话说一半?”旁边的人不满的打断道。

“就是从临江城到武都卫城这段水路,应该是靠近卫城那边江上,最近出现了一个傻子!”此人嗓门极大,听到江上出现傻子,连张恒与白云燕都停下了手中的吃食,看向了他!

“如今这事已经是一传十十传百,整个武都都是闹的沸沸扬扬的!”那粗旷男人再度开口,众人见他继续卖关子也是一阵嘘声。

“哎,你们怎么还不信呐,也就大约半个月前,一个傻子在江上从天而降,说要买锅!”

“噗!”本来在吃东西的白云燕,直接是一口喷了出来。剧烈的咳嗽声传来,大堂中很多人都是不约而同看向她。眼见这美艳盛装女子竟如此不雅,众人皆是奇怪。

白云燕无视张恒的黑脸,拜了拜手说道,“没事没事,你们继续!”

众人便是不再看她,此时另有一人插上话来,“噢噢,你说的是大江买锅人啊!这事情确实是真的,我有一朋友从武都回来,亲眼目睹此事!”

“对对对,就是大江买锅人!据说此人武功高强,只可惜天妒英才,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现在这里有点问题。”粗旷男人形象的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哎,我也是听说了,他在江上连跳十几艘船从天而降说要买锅,有一人不卖,他还把人家船帆给一脚踹断了!”

“对啊,据说还动手抢人家锅呢!”

“对对对,我那个朋友现在出船都多带几口锅,要不然运气不好被抢了,那就惨了!”

。。。。。。。。

看着这二人一唱一和,白云燕白皙粉嫩的脸庞如今涨得通红,此时她正捂着自己嘴,不让自己笑出声。

而现在张恒满脑子都是那“大江买锅人”的称号,张恒只觉得一世英名如此毁于一旦,而始作俑者就是面前憋笑憋得满脸红的白云燕!看来得给她。。。

看到张恒不怀好意又一肚子坏水的样子,白云燕也是揉搓了一下自己的俏脸,不敢再笑了,其娇艳神态倒是看得附近食客暗道一声郎才女貌。

“张恒,你把人家船帆踹断了干嘛?”一出酒楼白云燕就迫不及待地拉着张恒问这问那。“你不会真去抢人家锅了吧?哈哈哈哈”

张恒不想搭理她,“明明是那人先骂了我,我才踹断他杆子的好不好?”

“大江买锅人!哈哈哈哈。”一路上白云燕在张恒旁边像个傻子一样反复念叨着。

于是为了气一气白云燕,张恒在路过那青楼时,瞪着眼睛瞥来撇去,看那楼上依旧穿着暴露的风尘女子们,张恒甚是担心她们冻感冒。“我!”白云燕怒急,与张恒拉开距离,一脚踹向张恒,却是被后者一把抓住,在众目睽睽下拦腰抱起,自然是惹得一群大妈大爷的怒视着这二人,心中大骂一句世风日下,有伤风化。

很快张恒二人已经是回到暗组分部,上次守城门的盛贾给他们准备好了三驾马车,可见暗组副统领的地位之高。

在封建时代,有着“天子驾六,诸侯驾五,卿驾四,大夫三,士二,庶人一”的说法,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天子马车不使九匹,毕竟有九五至尊一说,但张恒觉得大概率是太多太挤跑不起来的缘故!

众人见张恒直接抱着白云燕出现,都是低下了头,唯恐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很快张恒与白云燕便是出了城门,由张恒驾马一路绝尘而去。

“张恒,你问我风王喜欢待在哪干嘛?”车厢中白云燕探出一个脑袋。

“我之前看到风王应该是有个护体的武功,我不是不会什么武功吗,所以凑合着学一学!”张恒解释道。

“我会啊,你想学吗,我教你呀!”

“不了不了,你那些太低级了,自己留着玩吧。”张恒无情的打断道,气得白云燕又是连捶了张恒几拳头。

这官道大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辇甚至还有背着行囊的路人,还显得有几分拥挤,不过在这三匹马的威慑下,路上自然是无人敢超无人不让。

就是这一路的风沙,张恒很无奈只能消耗依然在慢慢恢复中的灵力阻挡,早知道还不如让林义来驾马了!

白云燕此时也坐了出来,趴在张恒背上,吐气如兰,“张恒,我跟你商量个事情!”

“啥事?”张恒不解道。

“我在宁城没有住处的,一直住在暗组中!”白云燕犹豫了一下,“就是等回去之后,你能不能住我隔壁?”

见张恒不说话,白云燕再次开口,“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影响不太好。。”

“宁城内最好的风月场是哪家?我去包个房。”张恒突然开口。

“风月场?”白云燕先是一愣,随后当即是反应了过来,一改刚刚柔声细语充满歉意,“你敢!你敢往那里走一步,老娘把你阉了!”白云燕怒吼出声,顺带还伸手做了个切的手势!

白云燕突然想到自己那两位哥哥,闲的无事就去宁城那秒音坊听曲作乐,暗自思量不能让张恒与这二人接触,虽然他们已经是见过了,别到时候来一出臭味相投,相见恨晚。

“逗你玩的,我住你隔壁就行哈哈,为了你副统领的形象,我委屈委屈没事的!”张恒见白云燕不说话了,便是打趣道。不过张恒心里明白,这种男尊女卑的封建时代。凡事都讲一个名分,自己与白云燕就是无名无分。即使是所有人不敢言,那也不能无视礼仪教化。

张恒与白云燕坐在马车上闲扯开来,声称天极元节宁城会有花灯对诗,白云燕之前从来没去过,这次要和张恒一起去拿头筹!

“完了,早知道我就不乱装文化人了。”张恒暗道,心中甚是无奈。

时间回到张恒与诺玛在临江城外,因为受伤加瞬发高阶元素法术元素震荡,诺玛眼鼻口出血严重,她本以为那元素震荡足以杀死张恒,可却是没想到在其周身突然形成了一片独立空间,保了张恒一命。

诺玛在重伤下,逃入了云洲十万大山之中,随后伸手从衣服夹层中拿出一瓶药丸,紧急服用后。口鼻眼中溢出的鲜血显著减少。但是很显然她已经是强弩之末,在寻找到一个干净的山洞后,诺玛又从衣服夹层中取出几样物品,将其中一个拇指大的盒子放在地上,随后猛地变大成一个医疗箱,压缩型战地医疗箱!随后诺玛又将手中几个圆柱体扔在了洞口,人也是钻进了那医疗箱中。

片刻之后圆柱体散发出白光在周围一扫而过,缓缓地岩壁如同再生,远有的山洞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拟环境全息投影!不用说,这些物品自然皆是来自于中级科技文明!

而白云燕与张恒二人,顺着官道大路自然是不可能再碰到类似于江洋大盗三人组的存在。终于二人也是在天极元节之前到达了宁城。

天极元节,自然是天极大陆最大的日子,当初张恒曾一度以为是那位天极宗老祖的生辰,毕竟他就是这么一位与人同乐的存在。

而据白云燕所说,天极元节则是天极帝国定四方,赦天下,四海安宁,将士归家的日子,到现在已经延续数千年之久。

原来是国庆!

自写自渡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