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虚劫起

第24章 去武都

“爹爹,爹爹,你看我写的字!”院子中,一个精壮魁梧的男人听到女儿银铃般的喊声,放下了手中黝黑的刀,笑着朝着女儿和妻子走去。

。。。。。。。

“娘,你不要生气嘛,我以后绝对不跑出去玩了,我一定好好做功课,不要罚我嘛。”小女孩对着美丽妇人撒着娇。

。。。。。。。

“白正廷,你通敌卖国!我等奉宁皇之命,取你性命!”

“放屁!我白家祖上世代光明磊落,尔等乱臣贼子,佞臣当道!”

“小袁,快带着女儿走,快,去找风王!乖,要听娘的话,知不知道!不然爹可是要揍你的!”尽管急切万分,依旧是抚摸着女儿的小脑袋,然而却是成了最后一面!

而后一人手持长枪,杀出一条血路,八岁的白云燕身上沾满了鲜血,她跟在后面边哭边喊,终于她找到了自己的爹娘,却是再也叫不醒他们了。而她从小长大的地方也被一把大火烧的干干净净!

。。。。。。。

“小丫头,你说你想加入暗组,你知道暗组是什么地方吗,你就想加入?”

“我知道,我可以的,我要给我爹娘报酬!”也许是眼中的坚定与仇恨感染了大统领,如此年仅九岁的白云燕跟着一帮比她大不少的少年加入了暗组!

。。。。。。。

“白云燕,你连自己的刀都拿不稳,你怎么给你爹娘报仇!”冰冷的声音自校尉口中传出,“嗖”的一声一根竹条狠狠的抽在白云燕手臂上。这一次白云燕没有躲,死死的抓住了那把刀!

“白云燕,你又是最后一名,来人,鞭。。。鞭一十!”

“白云燕,你走吧,这里真的不是你待的地方!”校尉劝说着白云燕,“当着这么多兵的面,我不能对你网开一面的。”

“我会拿稳的,我会努力跑的,真的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求求你。”

从那以后不论是训练吃饭睡觉白云燕永远捧着她那把黑刀,从她父亲手上拿过的刀!暗组训练的每一日,她浑身都在痛,新伤叠旧伤,好似只有黑刀上散发的丝丝凉气才能缓解。

而就在昨晚白云燕将这把刀送了张恒,这一晚张恒与白云燕席地而睡,而白云燕就在张恒的不远处,白云燕哭了,睡梦之中,两行清泪流淌而下,而她只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第二天白云燕醒来,就看到张恒一脸笑意的看着她,不知道张恒在笑什么的白云燕不明所以,但很快,就是闻到了自己身上传来一阵酸臭,自己的身上粘了一层黑色粘液。“啊,这是什么!?”

“这应该是生灵丹的作用,将你身体你的污秽排出了。”张恒自己却是没有这个过程,可能他之前已经有过一次,也有可能他的身体是生命祖庭复制的,干净至极没什么可排的。

看到白云燕跑去洗漱了,张恒便是在地上拔出黑刀,再也没有方才的笑意,他现在只想去把武国那帮人杀光!张恒不知道的是,那腾蛇的妖丹,暴戾和毁灭的能量融入了他丹田处的混沌中,本就奉行以杀止杀的张恒,如今却是更加暴戾!第一次白云燕受伤昏迷神智不清,第二次白云燕赠刀!

在众目睽睽之下,张恒提着刀一路走进了大统领的帐篷,期间竟无一人敢阻挡,就连大统领帐前两个士卒,他们想抬手阻拦,却是怎么也抬不起来!

张恒走进大统领的房间,大统领见到居然有人不通报就敢进来,抬起头就看到了张恒手提白云燕的黑刀站在了自己面前,面无表情,实质性的杀气让大统领咽了口吐沫,“张。。。张大人,您这是?”大统领连忙站起身躬身道。

“大统领不必客气。”这老头最起码也是白云燕的义父,怎么老是这般?倒是张恒却是忽视了自己提把刀找人的压迫感。

“大统领,可有当初残害白云燕家族之人的名单?”一听这话,大统领先是一愣,而后又丝毫不掩饰的狂喜。“这些人如今都是武国之人,我立刻让暗组整理卷宗,一旦弄好立刻会交到张大人手上!”

昨晚张恒一晚上没睡,他也是听白云燕抽泣了一晚上,张恒没有叫醒她,他知道白云燕是个要强的人。

所以张恒便是决定现如今自己既然是回不去,那就去给白云燕解开这心结!所以便是直接来找了这宁国情报头子,张恒本来还打算跟大统领说,不要再让白云燕做暗组专门负责情报的副统领来着,毕竟这活又血腥,又吃力!但是想想还是算了,毕竟如今暗组就算白云燕半个家。

大统领立马唤人进来,命令暗组之人立马整理资料,要求最快速度给他送过来。

“张大人,能否告知老朽,剑神。。”还没等大统领说完,便是直接被张恒所打断,“死了!”听到张恒的准确消息,大统领终于是松了口气。

看着张恒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大统领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尽管有白云燕那层关系,大统领依然是觉得张恒所带来的压迫感远远超过当初风王。

不多时,没有等到暗组卷宗却是等来了白云燕,白云燕洗完澡回到风鸣湖却是看到张恒人不见了,拦下一个附近的士卒才是知道张恒提着刀去找大统领了。白云燕便是赶了过来,手上还拿着当初被张恒扔掉的刀鞘,那刀鞘与黑刀并不是一个材质,却是极为普通。

“义父!”白云燕对着大统领躬身行礼,而后转身看向坐着的张恒,“你在做什么?”此时张恒已经是又换上一副笑脸,“哈哈,大统领找我有事,问我明阳子的消息”眼见张恒不想直说,大统领也是满口应是!

“哦,阳明子人呢?”白云燕这才想起之前义父也是要自己问明阳子人在哪里,但是自己却是忘记了!“死了”,张恒满不在乎的回答,明阳子不管是死没死,反正肯定都是要死的!

谁知道张恒又在后面接了一句,“被那大蛇吞了,估计消化的连渣都不剩了。”白云燕无语,先是拿我杀了无数人的黑刀切肉,又非要说得那么清楚,自己昨晚还吃了那么多!不过其实以白云燕的性格倒也是无所谓。

不久后一个暗组成员将一张卷宗送至,大统领双手递给张恒,白云燕看到义父给张恒的是暗组的东西,也没有当面询问。

很快二人便是出了大统领的帐篷,白云燕还没发问,张恒便是开了口,“我带你去个地方!”而后转身便是对着周围的人吩咐道,“去把那蛇肉切两块给我,另外的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这腾蛇已经死了五天有余,如果不尽快处理,发臭也是早晚的事情。

听到张恒把那蛇肉给了自己这些人,众人皆是大喜,没想到这留下来清理殿后的苦差现在居然还有这种好事!很快一人将切了两大块蛇肉用包装好后恭敬地递给了张恒。

张恒也不再墨迹,直接揽住白云燕的腰肢,脚步一踏自是冲天而起。很快便是消失在众人眼中,然而此举又成了暗组众人一大闲时谈资,白副统领被斩杀大蛇之人拦腰抱走的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整个暗组!

暗组众人的关系都是极好,对白云燕的变化也甚是开心!尤其是最开始那批人更是亲如兄妹,其中更是包括另外二位副统领,当初白云燕年小羸弱,在负重跑训练中,次次倒数第一,回回受罚,终于有人再也看不下去,自那以后第一批暗组成员中回回都有一人甘愿落后,次次轮换!经历过二十载生生死死,那批人也仅仅剩下寥寥几人。

“你要带我去哪里啊?”被搂在张恒怀里的白云燕终于忍不住问道,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这般对待。张恒精纯的灵力化作屏障,挡开了极速前行带来的厉风,此时的九步踏天,居然能做到犹如飞行一般,只是在掠过一大段距离后,仍是需要借力。

“不告诉你,哈哈。”张恒笑道,见既然张恒卖关子,白云燕也不再追问,头枕在张恒左肩上,静静地看着他。张恒与白云燕一路闲聊。

武国在北方,张恒看了大统领给他的地图靠着记忆力,一路向北。

“嗯咛。”白云燕扭动了一下身躯,张恒已经带着她飞了有好几个时辰,张恒倒是无所谓,但是她这样一直挂在空中却是不舒服的。

察觉到白云燕的动作,张恒不再急行,而是缓缓下落,寻找着广阔森林中的水源,终于张恒看到一片溪流,便是落了下来。

白云燕一落地便是伸了个腰,其实她是想让张恒不要搂腰,可以再往下一点!这样就会轻松很多,不过却是说不出口。只能是在上面挂了近三个时辰!

此时已经是午时,大山中天气潮湿水气弥漫。张恒二人便是不再赶路,打算在此处休息。只道是山中难辨四方,天上又是云雾缭绕,白云燕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往哪里去了。而张恒自然是通过神识,凭着记忆也是在摸索着。

前往武都,要么绕远一大圈,要么翻过云州十万大山,然而谁会没事去翻山?张恒想来那地图也是一知半解。

看到张恒的表情,白云燕终于是憋出一句话,“你。。。你不会是也迷路了吧?”

“此事只能怪你义父,那老头的地图也太不靠谱了!”张恒开始狡辩,不过以他的记忆力肯定是这个方向,但是张恒有所不知,这云州地图不知道是多久之前的了,只因这云州十万大山深处已有太多年无人踏足!

听到张恒说起自己义父,白云燕便是想到张恒今日提剑去找大统领,便是悠悠道,“你可不可以不要老吓唬义父,义父对我很好的!”

张恒大呼冤枉!

自写自渡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