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临在异世界的神明

第23章 ——降临的危机和突如其来的生机

伽尼蕾回到住宅处,只见昂月将她原本的小姐服饰脱去,现在的她正装穿着。皎洁的月色下,映照着在她的银装上,加上她血红色的眼睛,此时的她显得格外的“美”,独数吸血鬼的“美”。

“伽尼蕾大人,无情大人和二老都在等着您。无情大人特别吩咐让我来照顾艾伊米。”

原本还想把艾伊米抱到房间的伽尼蕾,顿时停下了脚步。现在的伽尼蕾什么话也说不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这样她把艾伊米交给了昂月,打开了房门,透着月光只见到三个黑影在那里杵着。

昂月却看着艾伊米,生气地说道:“都是因为你,伽尼蕾大人才会……无情大人已经下达了命令,对你稍稍‘惩罚’,只要留一口气问话就可以。”

这时,昂月的背后出现了一个黑影,魔紫色眼睛的一位看起来酷酷的美少女。

“伽尼蕾,你来的可真是慢。”

“请无情大人恕罪,属下有些事耽搁了,才……”

“哦~是吗?我倒是想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事,能让你忙到让我们等你这么久。你最近可真是悠哉啊,都养起‘宠物’了,伽尼蕾。”

伽尼蕾吓的连忙跪拜,说道:“无…无情大人,属下只是一时……”

“一时什么,伽尼蕾你可给我想好了再说!”

此时的无情直接将伽尼蕾掐在墙上,伽尼蕾在此压迫下,一直在呼喊着他的名字。

“小娃娃,你也别先动怒。先把这小女娃娃先放下来,让老身来问问她。”

无情放下了伽尼蕾,这看似是伽尼蕾被幽荧救了一命。实则是更大的危机在等着她,稍有不慎将万劫不复。

“小女娃娃,老身问你。你可是忘记了当初魔尊帝大人给你的旨意吗?”

“幽…幽老,属下并没有忘记魔尊帝大人给属下的旨意,也未曾敢忘记。”

“那你给老身好好解释,你最近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做出与自己职责格格不入的行为,——寓意何为?”

幽荧就这样笑着、铿锵有力的问她。正是因为这样,顿时整个房间的温度瞬间下降的几十度,一股说不上来的压抑充斥在这里狭小的空间。

(幽猫一笑,非喜即悲,这小妮子今天可真是栽在这了。不过,老实说,老夫现在也是很生气。这小妮子哪都好,就是太易“感情”用事,这可是……很容易丢掉性命的。)

浊龙顿时也笑了一笑,看样子他也没有想要救她的意思。

“说不出理由吗?是不敢说?还是根本就没有呢?”

伽尼蕾的心一下子救提到了嗓子眼,现在的她真的是束手无策。这是个根本就不可能,也是不能回答的问题。

回答了那就是伽尼蕾故意或是在他人的怂恿下,蓄意挑衅魔尊帝大人的权威,蔑视他当初给自己下达的命令。到时候不用别人,自己了断都不足为过。

要是不会答,就是承认自己在玩忽职守,没有把魔尊帝大人的指令当回事,下场更惨。

寒影神域里的所有人都重视的一件事就是认真遵守魔尊帝大人给他们下达的“任何”指令。魔尊帝不经意的每一句话都将会是他们不惜一切代价都要遵守的命令,都是他们要遵守的一切最高准则。

如若自己的存在“妨碍”了魔尊帝,那自己就可以直接了断,并且不会有什么抱怨。一切都按照魔尊帝大人的意愿而执行。故此,魔尊帝才会……

“幽猫,你这样咄咄逼这小妮子,是不是太过了些。”

幽荧用她那冰冷的眼睛看向浊龙,说道:“浊虫,你想干什么?”

“老夫可不想得罪你,但也不想这小妮子就这样像个死人一样,既不回答也不表示的,那可就太无趣了。——小妮子,老夫问你。不光是魔尊帝大人,就连这小家伙是不是也警告过你不要做太‘注意’的事,以防给寒影神域带来不便,那你今天晚上所做的事又是怎么说?

一些烦人的蝼蚁在到处乱串,引起恐慌。你又借此为寒影神域夺来了一批巨大的物资,看似挺不错的,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的后果会是什么?”

在这两人的逼问下,伽尼蕾真的是无力回天了,还不如让无情把她掐在墙上“摩擦”呢。现在的她可是全身都几乎是湿透了,要不是这件衣服的事,她就显的太不雅了。

“幽老、浊老,您们先退下。由我来亲自审问她。”

原本还是被“两座大山”压着的伽尼蕾瞬间想见到希望一样,松了一口气。

“伽尼蕾,你也应该明白,你的鲁莽行为让我们的一些计划不得不提前,而有的计划又不得不推迟。我现在就只问你一个问题,你救下的那个‘宠物’能为我们,甚至是寒影神域带来什么好处?只要你能回答出来,我就暂时放过你们。”

伽尼蕾可是抓住了这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深思熟虑的想好了才说:“无情大人,艾伊米她虽然还是个孩子,可是她学的很快。现在基本上可以寒影神域里的女仆们一样了,只要稍加教导,我想她可以学的更多。

寒影神域里的女仆基本上都各令其职,可她们大多都是没什么战斗力的女仆。一些必要的活,她们是不太可能是干的过来的。艾伊米正好也是个亚人,只要再稍加锻炼就可以胜任。”

伽尼蕾话的言外之意就是寒影神域的后厨里缺少几个干体力活打杂的,同时她也可以胜任一位精通各式菜样的“厨师”,改善改善寒影神域里人员的一些有关用餐的问题。

“听起来确实是不错。可是……她真的能做出符合寒影神域里所有人的口味吗?还是说她也就这点儿价值了,伽尼蕾……”

伽尼蕾哑语了,她实在是不知道要说什么。

“昂月,让她进来,我要亲自询问她。”

此时的艾伊米走了进来,她一句话也没有说,这让伽尼蕾感觉怪异。这时看清他的样子才知道,原来是被昂月控制住了。双眼无神,只是发着红光,可是这种状态下的艾伊米可是问什么就回答什么。

“告诉我你的全名。”

“我叫艾伊米。”

“真名吗?”

“是的。”

“伽尼蕾救你是偶然的,还是你蓄谋已久的。”

“是…是蓄谋已久。”

伽尼蕾顿时晴天霹雳,原本她们根本就是不认识的。可现在伽尼蕾想要百般辨认,可是却让无情给示意制止了。

伽尼蕾的内心可是慌得一批,懊悔、愤怒、无助等等很复杂的感情充斥在自己的内心。

“能给我说说你为什么会找上伽尼蕾吗?”

“因为…因为她救了我。”

“就这么简单——怎么救的你?”

“这我怎么知道!”

顿时一股奇怪的氛围充斥在房间里,也许他们应该猜出来了,可是还是不确定。幽荧和浊龙则是身体不时的颤了一下,而无情则是邪魅的笑了一笑。

“不不……我…我是说……我记不清了,当时我迷迷糊糊的。”

“那你记不记得自己是不是被伽尼蕾在一处隐蔽的奴隶贩卖处买来的。”

“是…是的。”

“确定吗?”

“确定。”

这时的伽尼蕾也是正经的听着她胡说八道,现在的伽尼蕾八成是猜到艾伊米被不知名的家伙控制着,而不是被控制着。

“那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您是怎么躲过无心和无念她们俩逃出来的,少爷~”

“哼~谁让你们不带我出来玩,最后还是……”

这时,艾伊米的嘴被昂月捂住了。

“我就知道是你无序。胆子挺大的呀,你竟敢擅自把少爷带出来,还当着我和二老的面暴露出来了。”

“真是的,一个不小心,就露馅了。”

这时,昂月的身体里走出了一个黑影。黑影浮现原本的样貌。一位气质不凡的美少女,紫瞳、紫发,外加一身紫黑色的服装,她的一只眼被特意留长的紫发盖在了。

昂月在她走出来的一刻也也醒了过来,站在原处的她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而无情示意她。之后她便站向一旁。

“七琞之一无序,拜见幽老和浊老。——至于你?我就不拜了。”

“你还是老样子啊。”

“那你又能奈我何?”

“我自然是奈何不了你,自然有人来替我奈何你啊。”

(什么?该死。)

“那个……浊老、幽老,您们听我解释。”

“擅自把少爷带出来,还未经老身的允许,谁给你这小女娃娃的胆子。”

“这……”

“小妮子,今天你不说清楚。就算你是魔尊帝大人的‘亲女儿’,老夫自然也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不允许你们这样为难无序姐姐,有本事就冲我来。”

“父亲……不不,少爷,果然还是您最疼我。”

“是我要求无序姐姐带我出来玩的。你们总是很忙,总是把我一个人丢在那里,我好孤独,好害怕啊。”

“少爷~”俩人异口同声。

现在的寒影少爷可是难过的要哭出来了,幽荧和浊龙一下就慌了。之后,他们二人可是在惊慌般不断安慰寒影少爷。

别看寒影少爷还是个孩子,在无序的技能加持下,他的真实想法可以通过艾伊米这个“载体”用语言表达出来、

随后,艾伊米身体里突然窜除了一个小家伙。幽紫色的小宠物,萌萌的脸蛋,小小的身材。这也是因为无序魔法的缘故,才得以隐瞒寒影的真实身份,要不然她怎么能顺利的将他带出来呢。

艾伊米则倒在了伽尼蕾身上,而它也落在她身上,只有伽尼蕾还在懵。

(这小东西是什么来路?他一闹,二老都慌了。就连七琞的无情大人和无序大人他们也……那称呼他为少爷又是什么鬼?难不成……)

“伊欧伊欧……”(伽尼蕾,有一阵子没见了。)

“难道,少爷您要为这小妮子求情?”

“伊欧伊欧……”(是又怎样!要是再这样被你们逼问下去,伽尼蕾可就真是在劫难逃了。当初给她设定成这样的人是我,有本事来找我呀。)

只见少爷态度相当不好,十分生气。幽荧和浊龙原本就是好不容易才哄好的,他们则是很恐慌的看着彼此。

“既然少爷态度表达的这么明确。那……老身便不再追问了,就由你们来吧。”

“啊?幽老?浊老……”

“额……呵呵。真是的,一定是被封印的影响还在,老夫的身体顿时有些不舒服,先休息休息。”

“这……”

(嘻嘻,真是好玩啊,看看是谁有麻烦了,无情。)

(可恶的无序,等回去再找你麻烦。)

“少爷,您这是……哎~”

“伊欧伊欧……”(我知道我也许真的是太任性了,可是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我的错。只有伽尼蕾一人受罚,这未免太不公平了。)

他跑到无情的身上,依了依他,示意没有错怪他的意思。

(你果然还是老样子,无情。伽尼蕾这一次确实是做的有些过了,我也没有想要放过她的意思,不过只是想让你们从轻处理罢了。就算不是你,光是幽荧和浊龙他俩的手段,绝对会让伽尼蕾生不如死。我可不忍心见到这样的结果,不然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这……”

此时,整个房间的目光都注意到无情的身上。不过,与其说是注意到他的身上,倒不如说是注意到少爷的举动。

他自然是乐的不行了,看似是得到了少爷的好感,那对于无情来说就相当于得了“天下”。

“那……伽尼蕾大人她……”

“她就暂且放过,少爷都示意了,我可不能违背少爷的意思。昂月,你也辛苦了。”

“不,这都是昂月的职责所在。”

“伽尼蕾,虽然少爷替你求情了。可是,少爷的意思似乎是从轻处罚。无情,你看这该怎么办。”

“那……伽尼蕾,我也不想再追究你的过错了。今后回到寒影神域后,你就暂且不要外出了。认真处理你的后勤工作,特别是那批突然多出来的‘货物’。对于你的惩罚,回去后再定夺。”

“是,伽尼蕾谨遵无情大人的旨意。”

(得救了。)

“——『超上位多人转移』”他们全都消失了,都被无情释放的转移的高阶魔法带回寒影神域里去了。

“伽尼蕾大人……”

“昂月,你先把艾伊米带回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是。”

伽尼蕾像如释重负一般,很虚弱的坐在那,默念道:“少爷?”

“怎么?死里逃生的滋味不好受吧。”

“这……无序大人。你为何……”

“我可没有要回去的意思。二老和无情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我就是暂时出来玩玩,相信不久便对给我下达命令。你也不用这样,坐下来说。”

“多谢无序大人。”

伽尼蕾显的心事重重,有一大堆的问题询问一样。

“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问题。可是就算我身为七琞知道的也不会太多,同样也不能告诉你太多。知道的越多,对你来说越不是一件好事。

“是,属下知道无序大人的意思了。”

——一小会儿

“怎样,是不是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可如果真像无序大人您说的那样,那无情大人和二老他们今晚的举动就都说的通了。”

(没想到,最后还是魔尊帝大人出面来救我,这真是讽刺啊。)

“伽尼蕾,不管怎么说,你今天万幸捡回一条命。对于这些秘密,你不可以对任何人提起一个字,这不仅关乎你的性命,还关乎父亲大人的性命。——一步之错,全盘皆毁!”

“这……是,伽尼蕾谨遵无序大人的命令!”

突然,一声巨响和震动的持续过后,这个夜晚将彻底的不会平静了。

“发生什么事了?”

“看来无情他们都行动了,【夺】计划提前了,那伽尼蕾你也快赶去做准备。”

“是。”

伽尼蕾就这样快步地出去了,她也参与在了这场“剧场”中。

“父亲大人,您要是在这里的话,会不会喜欢我们精心给您的设下的这场‘戏剧’。——多么美妙的夜晚啊,你说是不是啊,英魂修罗。”

这时,无序的背后出现了一个黑影。他也正是这场【夺】之计划的提出者。

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这个计划竟然提前了,好在是自己先前已经做足了准备。自己在计划里考虑的很全面,而无情也是积极响应,在他的调动下寒影神域里的其他守护者基本上都出来了。

这场计划是英魂修罗替魔尊帝做的第一件大事,决不能有半点闪失。这场对原本就是计划已久的英魂修罗来说更是自己的“首战”。

一切的不确定因素都在他的计算之中,所有的不可避免的错误和漏洞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这场行动简直就是被潜伏已久的蜘蛛所织的一张“无路可逃”的大网。

——只许成功,不能失败!

北原星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