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鱼,小姐

第13章 海边的美人鱼小姐

(完整可以在zhi乎#如晴天#美人鱼小姐)

——她的爱情,她的生命都在那一年盛夏的海边戛然而止,大约,只有他的悲伤还在继续着。

“我明天要出趟差。”金泉晚上吃饭的时候和孙瑜商量着。

“好,那我等会儿帮你收拾吧!”孙瑜扒拉了一口菜,说道。

“可能要好几天呢,我出差的时候让若溪过来多陪陪你吧,你也可以去爸妈那里找他们说说话。等我回来,我们就去拍婚纱照吧!”

等他回来的时候,她应该已经彻底地离开了。

孙瑜顿了顿,拿出了手机说道:“老师,不如我们现在拍一张吧!我想了想,我们到现在还没有一张合照呢,你出差的时候我会很想你,所以我们先拍张照留个念想吧!”

金泉笑道:“我又不是不回来啦哈哈哈……”

可是,我可能不会再回来了——孙瑜在心里想着。

“拍嘛,拍嘛……”孙瑜撒着娇,凑了过去。

两个人生硬而羞涩地微笑着,比了个“耶”。孙瑜打开相册,看了看效果,并说:“还不错嘛,我们俩都挺上镜的,也挺有夫妻相的。”

“不多拍几张吗?”金泉问道。

孙瑜:“不用了,你的每一个样子我都记在心里了,不会忘记,我只是怕你忘了,所以给你留个底片。”

金泉:“你又开始说笑了,我怎么可能会忘了你的样子呢?”

“那老师要不要摸摸看,”孙瑜捧起了金泉的手,“用手感受一下我的脸,我的手,我的身体,我听说身体的记忆会比人脑的记忆更可靠呢!”

金泉:“是吗,那我试试!”

金泉开始抚摸孙瑜的头发,然后是额头,再是眼睛,鼻子,脸颊上的皮肤,然后是嘴巴……他想起那天晚上的戛然而止,所以在摸到孙瑜嘴巴的时候情不自禁地向她靠近,但是在快要亲上的时候,被孙瑜拦住了。

“老师,专心点!”孙瑜有些脸红。

他很专心,应该是太专心了,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快用嘴唇代替手上的动作了。

“好。”金泉说着,便用修长而温暖的大手继续抚摸着孙瑜的轮廓。她还是十年前的那个她,只不过那时候的她身上清瘦,但是脸上却圆圆滚滚的,现在的她身上虽然还是很纤瘦,脸上却也骨感多了。

两人坐好之后,金泉给孙瑜的碗里夹了一块肉,说道:“小瑜,你还是太瘦了,多吃点肉吧,我可不想被我爸妈说我在家总是虐待你,不让你吃饭哦。”

“好。”孙瑜吃着肉,眼眶有些不被察觉的湿润。

晚上,借着洗澡的机会,孙瑜打开了喷头,又一个人在卫生间偷偷地吐了很久,直到胃里的东西被翻空了,又咳了很多血。

她知道外面的人在等着她安睡,她只好拖着沉重的身体,强撑着回到房间让他安心。

第二天金泉送孙瑜去了上班的地方之后,便出差去了。临别的时候,他被孙瑜紧抱了很久也没有放开。金泉只好安抚道,自己会尽快回来,让她好好照顾自己,等自己回来。

孙瑜没有说话,只是在放开手之后,微笑着挥手送别。

他不会说谎,她也不愿意。

孙瑜只好在金泉的深情之中,一步步坚定地走向自己的命运。

金泉走了,去了别的城市交流教学经验。

而在德市的孙瑜辞了职,告别了金晓,也将自己远行的计划告诉了金若溪,让她替自己照顾好回来以后的金泉,告诉他不要再去找自己了。她在金泉的父母家最后做了一顿饭,把金河夫妇当做自己的父母一样来孝顺,陪着他们家长里短的唠了一下午。

她仍不知道,如果她当年没有被张莉带走的话,很可能就会成为现在的金若溪,就会有两个对她真心宠爱,无限包容的父母,也可以更早地认识金泉了。不过如果真的是那样,她也就永远无法和金泉相爱了。

缘分有时候就是那么血淋淋的。

将自己和金泉的家收拾好了之后,孙瑜便离开了德市,只背上了那个平时上班用的帆布包。

孙瑜买了去州市的车票,那是她和金泉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动车上,孙瑜又昏睡了过去,过了好长时间,终于被坐在她后排的一对母女吵醒。

身后的那位母亲拼命地告诫自己的女儿不要再吵了,万一吵到别人休息就好了,但是小孩实在调皮,一个劲儿地上蹿下跳,嘴巴里还不停的唱着也许是老师新教的儿歌,咿咿呀呀的,孙瑜也听不真切到底是哪首歌。

那么母亲最后没辙了,只好拿出一本童话书,对女儿说道:“谁要听故事啊,不听话就不讲了哦!”

也许小孩子都喜欢听故事吧,那小女孩儿一听见这个,便马上安静了下来。

女人随便翻了一页,说道:“来我们小声一点哦,今天要讲的故事呢,是《海的女儿》……”

孙瑜突然摘下了眼罩,抬起了眼皮,身体稍稍坐直。

张莉在她小时候也会给她讲睡前故事,也多次讲到过这个童话故事。在她生命里少得可怜的幸运中,她一直相信,在生命的最初状态,在她小时候刚记事的那几年里,张莉应该是真正把自己当做一个母亲一样地真心待她的。

人性最初应该不都是丑恶的,张莉面对孙瑜应该也焕发过或多或少人性的光辉吧。

至少在小时候那些清苦而晦涩的日子里,自己的父母应该是真诚地爱过她的——孙瑜这样想着,视线眺向远方。已经到了州市的车站了呢。

孙瑜下车的时候,帆布包被身后窜出来的孩子给撞掉了,一个小纸团滚了出来。

小女孩儿倒是还挺讲礼貌,飞快地把孙瑜的包连同团纸球一起捡起来还给了孙瑜,并说了声“对不起。”。

孙瑜对着小女孩儿笑着说了声“没关系”,和女孩儿的母亲互相点头微笑之后,便下了车。

孙瑜下站时候,将纸团展开,撕碎,就近扔进了垃圾桶。这样,她就再也看不到那张化验单上面让人心乱的数字和指标了。

金泉出差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他回到房间并没有看到孙瑜,只看到了她留在床头柜上的被装裱起来的照片,他给她的所有银行卡,还有一张纸条。

照片是金泉出差前一天,他和孙瑜的合照,两个人的脸上还挂着甜蜜而又生涩的笑意。纸条上写着:

我的爱人金老师亲启:

美人鱼很幸福,因为她的王子也爱慕着她,但她还是要走向自己的命运——成为海上的泡沫。金老师,我走了,以后好好吃饭,好好睡觉,过得轻松些,不用来找我。

吻你万千的,小美人鱼

金泉心里大感不妙,他开始翻箱倒柜,发现孙瑜并没有带走自己任何的衣物,连行李箱也没有打包。

他侥幸地想着也许孙瑜没有走,只是去了他父母家和金若溪待在一起,或者还在图书馆,或者只是个短途旅行……

但是他连夜跑完了全城,也没能找到她。最终金若溪实在看不下去了,便拦住了哥哥,让他别找了,并哭着跟他坦白:孙瑜是不可能再回来了,她彻底走了。

金泉失神地跌坐在地上,像是失去了生命的重量,竟然忘记了哭泣。

也许他早就预感到了她的告别。她最后那一段时间的说的话,做的事,她对他的压抑和抗拒,她的瘦削,憔悴以及嗜睡……那些关于她的回忆,疯狂地抢占着金泉的脑海,让他头痛欲裂,心如刀绞。

她又一次不辞而别了,他又一次地失去她了,而且永远地失去她了。

昏黄的傍晚,州市的海滩,独自的孙瑜。

她着看前方的海平面,一望无际。但没过多久,便累得躺下了。于是她只好平躺着看头顶的云,看着它们一点一点被海风吹散,如同自己消失殆尽的生命一般。

海天交际交际之处仿佛还残留着一点微光:那是一座灯塔,一个身影,那是她的金老师,她的爱人,是救赎她生命的勇士,是润泽她灵魂的清泉,是她再也见不到的人。

他现在,在做什么呢?

她的爱情和生命都快结束了,他的悲伤还在继续吗?

天色渐暗,她的生命和她的思念也都逐渐消散了。

而另一边,金泉和孙瑜的房间,金泉睡在床上孙瑜躺过的地方。房间漆黑一片,安静得只剩下他还有从窗外潜进来的凄清而苍白的月光。

金泉想起了他们在这个房间里发生过的点点滴滴,耳边响起了孙瑜一遍一遍叫他“老师”的声音。

金泉抬起自己的两只手仔细端详,在那里,记录着孙瑜的发丝、额头、眼睛、鼻子、嘴巴……还有那个悬崖勒马的吻。如果知道要别离,说什么金泉也会吻上去,霸着她不放手,不让自己和她都留下遗憾的。

孙瑜说过,以后即使脑子记不得了,身体也不会忘记。

是的,这一刻的金泉真的好想念她,他将手放低,埋进怀里,就好像在拥抱着她,然后蜷起了身子。原本身材高大的金泉,一个人在4点钟的凌晨,缩成一团,枕着孙瑜枕过的枕头,盖着她盖过的被子,第一次,哭成了一个孩子,无法呼吸,不能自已。

美人鱼最终回到了她的大海。在第二天的初日升起的那一刻,海边安静地躺着一个人,那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女,也是一个二十七岁的女人。

她们最终成了海上的泡沫,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后一点渺小的“不存在”。

她们经历过的所有幸与不幸,皆定格在了舞动着的,纯白的浪花里,不断向着岸边的礁石涌去。

——完。

七月八月的异次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