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与恶

第48章 饿极

修行的日常除了自身内练,便是依照仪轨进行经斋。但我因为身体问题,气一直不够满,所以几乎不做非阳类的斋醮。但今年特殊,一是身体发福后,体质明显快速恢复,在进山后控制饮食,进行必要特殊修持,体重稳定在了60公斤上下。整个人气色饱满,而且颇有点恢复如初的感觉,一百多斤的石块,也能勉强抱起来走几步。所以在九月初的中元节上,为本年一系列事件中的不幸者,进行七天的超度斋醮。山中的阳历九月,已经是清凉微冷,穿着三层衣也不是太热,想来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清修士,喜欢住在山里的原因,热少冷多,其实者对身体和容颜有延缓衰老的作用。

斋醮结束后大概一周左右,平时几乎彼此不用说话的老师兄,来到我的小院子,对我说了一翻意味深长的话,彼此进行了印证,颇觉命数玄妙。因此便依照特定仪式,剪掉了四年的长发,供奉在宗堂自书的符牌之下,祈愿祖宗保佑以此之后,一切康健平安。对于常时间束发的人而言,没有了长发突然就清凉了,一时间还是有些不习惯的。但洗头却是方便了太多,而且省下不少洗发水。特地去山外的一个集镇让理发师,在专业的修剪下,弄成原本一贯的样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比以前丰润很多,整个人体格也是,比身体未出问题之前,壮了一整圈还多点。岁月在脸上只留下了肉,年岁还是二十出头的青春模样,只是气质神色严肃老成了很多。回到观后,老师兄见了我的模样很满意,说是,现世之法随现世之修,过去之式,定式不改外样常新。最高兴的应该就是老师兄徒孙,以后不用每天早上给我梳头盘发了。

其实我蛮嫌弃他给我梳头的,一样的年岁已经显露岁月痕迹,他给我梳头那个氛围总感觉怪怪的。手脚也不那么细致,自己梳头都能打结然后胡乱一盘的人,能有什么细致呢,给我梳头时不时就会卡住一根头发,痛的人心里一抖。可论起找吃的,那是漫山遍野没有他不知道的,好在我今年自己约束的严谨,不然是瘦不下来的,可看着他吃又有点来气。还是张猛梳头最是仔细,虽然不熟练可是很用心。大姐梳头最麻利,发髻也是盘的最好看。我自己其实梳头也很麻利,就是头发太长自己梳起来费事。

今年的国庆第一天又是中秋,在这个特殊的年份里,节日也特殊的很。月饼是有北方的特大号类型的月饼,用来供祖师的,还有自己爱吃的广式和苏式口味的,都是山下几个道观送来上来的,观里就六个人,我都感觉的到老师兄看到那么多月饼后的无奈,这些小的怎么就那么没有眼力劲,法师不爱吃这些玩意。好在中秋当天有留宿道观的道众,等老师兄赐福。我一机灵,把明显我们吃不下的月饼,全部摆放上供,等老师兄敬祝完,开始赐福后辈时,把这些祝福过的月饼,让老师兄的弟子和徒孙搬下来,我亲手分发给这些人,让他们在带回去,好一起沾沾喜气,老师兄明显一愣,这些后辈道众却是高兴的很。第二天老师兄难得对这些小辈,笑着送他们出观下山,看着他们一人背着一大坨的月饼和吃的东西,彼此笑的是真的都很真心。

差不多在国庆快结束的时候,兰州青年在非定时的时间打来了电话。还是说着些有的没的,还有老套路的问候,可是语气是的惶恐不安,我是不会有听错的,我下意思以为这是犯了官面上的事了,或者他这个创业还没等我出手,就被相关部门端了?出于本能,还是耐心先听他说,说到他自己都感觉说不下去的时候,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像演戏似的断断续续,说出了这次的主题。

他在LS住了快小半年了,一直是在同一家民宿里住宿。国庆期间喝的太大,他的苹果11手机不小心摔了屏幕,有点严重变型,看了几天觉得尴尬,所以这就想着去修下。因为最近半年一直用的都是我借给他的现金,和微信里他老板之前发的奖金以及后来给他的一些补助等。所以一直没有使用过支付宝,现在钱都花完了,修手机就想用支付宝花呗先付款,结果不用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支付宝平台里已经连借带花都二十四五万了。看了支付宝里的转账纪录和收货地址,确定是和他同住一个民宿一个房间的,北方靠海某省的男子。这才立马就着急忙慌的给我打电话,问我该怎么办。我听后,内心是不太相信的的,有点像蹩脚剧本的故事,什么样的青年人,能一直不用支付宝?手机一直在自己手里,怎么就能被人从支付宝里借呗花呗弄出那么多钱?即使兰州青年确实不知情,那这个和他同住的男子,八成和他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但出于理性,我还是从一般步骤下进行问询。让他把支付宝现在借贷和支付款项账单截屏,发给我看看,在把具体全部记录发我邮箱我来确定下。随后在一系列检视后,发现确实是如其所言,支付宝内近期资金是都转入了同一姓名账户。然后还没等我看全乎,思考下具体大致是个什么事情时,其在傍晚我吃好晚饭,在房间喝中药汤的时候,又打来电话,问我该怎么办,是报警还是去找那个人。我思考了片刻告诉他:现在报警等于自毁,先电话和他聊,开启录音,在电话里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注意措辞,做出不在乎这些钱的气势,只是要个答案的态度。让其自己承认叙述支付宝内钱款情况,第一次电话突然问询,其必然惊恐害怕非常,在看到态度并不是追究,必然出于心理惯性吐露重要内容,等获取相关重要录音后,就以让自己冷静下为由挂断电话。然后等上半个小时,微信和他聊,以其既然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从支付宝刷出这么多钱,那他是否打算还为开始聊,只要他解释那就是性质上承认,如果在给出还款说法,那就是完全充分定性。

取得电话录音和微信聊天记录后,在把支付宝与其相关所有账单全部进行提取保存,有了这三样证据,那要办他就是愿意不愿意的事情了。这里涉及多项罪名,加上金额较大,十几年的老米是要吃的,就算积极赔偿也逃不了几年的刑期。第二天下午左右,兰州青年就打来电话,说是已经按照我说的步骤,微信和电话录音都有了,并已经发我邮箱了,然后又开始嘚瑟的说到:这种人真是不自量力,也不看看我是谁,也敢在我身上打歪主意。然后就是肉麻的夸我水平高,以及对方如何哭泣求饶,他如何痛斥这种鼠辈的行为,并开始吹嘘自己在XZ的生活和交际,实在听了蛮恶心的,就把手机放一边,用备用手机打开邮箱看了下。微信上聊天记录,这个与其同居的男子承认,是在其酗酒后,平时就留心兰州青年的开机密码,支付宝是用兰州青年手指解密,很方便的就套了平台里的钱出来等等。

等我看完拿起手机,兰州青年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我打断了他说到:即使现在能定性其所存在违法事实,他如果不还钱,那这钱是从你名下借出,你自己要先还上才能追索,不然失信名单是其次,被起诉那是肯定的。其在我说话这几句后,沉默了有一分钟时间才说到:我是受害者怎么还要还钱。我说:你可以咨询下相关法律人士,这是目前的规定。他这才从,自己战胜一个巨盗的幻境清醒了过来。又语气急切的问我:那该怎么办,我现在没什么钱了,就我老板马上答应要给的几千块钱,二十多万呢怎么还?。我说:所以你现在,就应该拿着证据,和你这个同居的人面谈,记得一定是面谈。在只有你们两人知晓的情况下,口头承诺只要还款就不去告他。他才从支付宝套出钱还没个把月,肯定手里还有些,所以先以还钱为主要目的,以后追究与否,那看他态度,以及能不能给一定的额外赔偿了。

尔后直到月底期间,兰州青年陆续从同居男子手里得到还款,一万或者几千的每周还个一两次。兰州青年又抖了起来,可能是对我说的额外赔偿抱有极大幻想。而我在该青年开始还款前,通过兰州青年拍下的其相关证件,与证据等合并发给我的邮件中,就其相关身份进行了一些了解。这就是个三无人员,没学历、没工作、没稳定收入,家里父母就是种地的老农民,其本人在原籍地和所在省会干过几年“私人借贷”,如今对这种非法行为打击的严,所以去年下半年就干不下去了,跑去XZ玩耍,因为疫情就一直呆在LS。在其名下有原籍地所在地市市区,一套房产,估价有一百二十万样子,但只付了二十多万两成的首付,还贷才开始一年多,还有一辆即将报废的小轿车,能卖个三四万都是车贩子良心价了。但这一切我没有和兰州青年说,我预估其从兰州青年这里弄走的二十多万,一多半是还贷和各种借款,毕竟无业快二年的人,家里又穷不借债怎么过?还有一部分就是“挥霍”,这类瘪三特有的必然行为。最后能留下少许的钱财,可能还是发现的早的原因,也可能因为还掉了之前的各类借款,如今再借就比较方便,所以一万或者几千的还给兰州青年。

二十多万对于不少南方家庭来说是不算什么,但对于多数国人来说,其实属于很大一笔钱了,这个三无青年资金断链那只是个时间问题。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十一月初,老师兄准备计划按照惯例送我下山前。其打来电话,内容让我震惊不已。其居然将此事,告知了毕业后就没有回兰州见过的,并一直对所有人描述为各种不堪的渣爹。其渣爹作为派出机构人员,按道理是专业人士,但居然不以追讨我主要目的,果断甚至自主的,让兰州青年报警无果后自行代为报警。三无青年很快被传唤,兰州青年在其渣爹的全程指挥下,拿出了我教其提前收集好的证据,三无青年随即被批捕,因为证据和事实材料扎实,随后一个工作流程期就被检察院提起了公诉。

三无青年就在被传唤后,停止了还款,期间可能抱有幻想,试图和受害人协商,但兰州青年不知道被他渣爹怎么说服的,居然协商未果。三无青年眼看自己铁板钉钉的要吃老米,态度大变也是拒绝再还哪怕一分钱。而在其被捕前,账务已经从二十四五万,降到了总债务量为十四万左右。但花呗期数是六期一期就是近四万的还款,已经还了两期,分别是三无青年在还未被发现时自行偿还了一期,尔后兰州青年与其协商后还款又偿还了一期,然后兰州青年手里,还有些三无青年偿还的钱财。让我极为震惊的是,兰州青年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还拿着手里三无青年还的现钱,跑去爬珠峰和各种雪山去玩。我想可能是他那个渣爹,也对这个三无青年做了摸排,但并不专业细致,以为对方有房有车,把人先办了,然后法院递交还款诉状,指不定能捞到很大的赔偿,所以导致兰州青年这么淡定。

为此我也只能是心里冷笑,真是一对活宝父子,亲生的肯定无疑了。所以听他在电话里兴高采烈的诉说,并还将此事当做自己一种莫名的荣耀似的,说是对所有朋友都讲了,大家都很同情的遭遇,以及劝他不要心慈手软严惩这个三无青年等等,我就当看一场超长的活戏剧了。在小雪将至的前三天,老师兄又用他的小毛驴,把我驼下了山,分别之际语重心长的讲到,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以慈悲心应对万事,行善者天自有其佑。恰巧老师兄还没走出视线,快三周没骚扰过我的兰州青年打来了电话,电话那头着急忙慌的,说着哥哥这次一定要帮帮我,我准备马上买最近的班次去你所在地市,你不帮我我可能就完了等等。

不出我所料这对活宝父子,把三无青年逼急了,在相关办案人员对三无青年及其家属也沟通了,导致三无青年及其家人很坚定的拒不还款,而且名下财产也进行详细了解,不具备客观还款能力。兰州青年的渣爹可能也不知所措了,所以没有了话语,兰州青年眼看下一期的钱没有着落,对相关办案人员大骂其父无耻无赖。而三无青年还的钱,其已经基本快花光,最后还是从其前老板那儿,要了些钱买的机票。我一看这个情况,感觉是个好机会。应该一见,劝其早点回上海从新开始,而已其现在已经一无所有,马上还有背负十几万还款的状态,其创业项目铁定会越过那条线,不但会越线还会大越特越,不然没有钱怎么维持自己“有产阶级的”的画皮,去XZ也是这种行为。

我立刻答应其在地市见一面,并给其定了地市市中心的酒店住四个晚上,因为其说自己醉氧了。在小雪当天下午兰州青年飞抵了地市的机场,而我在见到他前,取了七千元现金,卡还因为有弯折被吞了,但一想到计划就要成了,也就没管那么多,加上手里的现金,给他准备一万五,好劝其尽快回上海,如果其胆子大点,元旦前后指不定我就能依法办了他,然后就可回本并赚到利息,同时处理掉这个让人心生厌恶的人。

在西部地区以算是极为寒冷的季节了,尤其今年还格外的冷,其如同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一样,穿的很单薄,整个人看起来萎靡不振,应该是这个事情和醉氧共同造成的。整个见面过程,有那么一丝让我感觉像是12年的冬天,时间真快一晃眼都八年了。一个唯唯诺诺的偏远地区青年,成为一个让人恶寒的存在。兰州青年还是陋习不改,要喝星巴克冰美式大杯,连喝了两大杯后,然后才开始像撒娇又是抱怨的,说他在XZ的地方没得喝,以及最近发生的事情对我讲了一遍,请我帮帮忙看看怎么办。事情其实他不说我也已经猜出大概,就是之前的判断,三无青年如今铁定吃老米,无论谁劝都不会在还一分钱,其家人也是如此态度。而兰州青年如今无业,又把所有的钱都花光了,唯一拥有的可能就是他现在,随身带的衣服和物品了,原本指望三无青年哪儿能捞一笔,没想到是个和他一样的存在,纸醉金迷的假象下,只是个靠举债度日的人。而兰州青年自己,现在属于一夜回到解放前,并且还可能将这些年伪装出来的身份败露,所以才如此萎靡和惶恐的状态。

出于自身计划,我给其指出两个步骤。第一,这事判下来,顶多十二月底的事情。那么支付宝债务因为事出有因,到时候就申请冻结债务,或者延长期数每月还个两三千,这都是可以办到的,然后慢慢追索。第二、立马回上海和自己前老板认错从新入职,并且做些自己熟悉的可以赚钱的项目。我能和当年其遇到困难时一样,提供相应支持,但因为今年整个社会环境的困难,我没有那么财力,所以只能给他一万五的现金,让其回上海有个过渡缓冲,别的就爱莫能助了。但其反复暗示我多给点,我没有理睬,并直接把已经转出钱款的手机给其,让他自己看我支付宝和微信,就剩一两万了,现在我是出家人生清贫的很,并用其自以为了解的情况,述说自己家庭及自身目前的困难。其方才作罢。

在地市这四夜五天里,除了当天抵达晚上吃饭见了一面,并告知其两步走的方案。便是第三日,他说想好了要回上海去从新开始,希望我能把钱现在就给他,然后他就准备回去。我自然是欣然同意,约着吃了个午饭,然后把钱给了他。内心很期待,他所谓的创业能大胆的开始,好让我一举把这条如今饿极了的狼收拾了。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在房间到期离开当天,突然在微信上说先去省会见见朋友,在逛逛省会附近散散心,我也只能安奈住。因为其现在这个情况,已经属于是一无所有,若是我强制要求还钱,这种人做出极端的事情,我可能干就要血本无归,还落下不好的名声。

而这期间本省又突发疫情,打断了我回上海等待的计划,因为行程的原因,现在回去定然会行动不便,不如就待在地市,等元旦了在回去也不迟,这样整体上来说都方便。这期间这个兰州青年以各种借口,还在微信上让我转了两次1000元,每次要钱都是说第二天就要回去了。最后一次居然出现在省会附近一个知名景区,因为房费说是不收现钱所以借1000。但万万没想到,在12月8号的晚上,我上床休息习惯性的看下朋友圈,居然看到这个兰州青年发的遗书,当时就心里一紧,这是什么节奏,和预期完全不一样。

当时还是不信的,所以急忙联系其,但都无法联系到,只能随之报警,但地市这方面的人听说了我的诉求后,让加区号在报警让当地的去。在极为错愕与愤怒并有些紧张的思绪下,一直按时睡觉好几年的我,就这么毫无睡意了,穿好衣服在书房里静坐思考这是什么套路,晚上十一点许接到显示为省会的电话号码,说是当地派出机构人员,已经将人找到送医,看起来人没事。我这才松了口气,以为这又是个闹剧。随后才仔细看了其朋友圈,这才发现原来他的生活,完全就是在营造成一个富二代的模式,以前是像我一样对其部分可见,所以我没有看到,今晚这才完全开放。越看越是又气很恨,整个人都气的都点发抖和发凉,真是养虎为患,我还是太谨慎了,不应该因为猜测和一点小把戏,而被其糊弄这么些年。如果其真有什么了不得把柄,也用着玩这种计量,是我自己陷入了,自己的思维短板中,导致了这些年的损失。

遗嘱内容分为三段,第一段是写其自灭的的心得和所使用物质。第二段是写给我的,内容不多,一些感恩的话,和对我评价。顺带嘲讽我变的油腻,以及没有刚认识时候的那种睿智手硬,以及还让我给其处理后事之类,让我内心感到了无比的恶心。第三段最多,和一个其在内容中称呼老马的人,说两人之间是亦师亦友等等,通篇很长,而且都是很让人匪夷所思的内容。最后还公开自己不喜欢女性的事情,让我混身汗毛竖立。这是自毁和毁人的节奏,这让和他有来往的男子,以后怎么面对?在差不多一点钟许,精神极度疲惫准备睡觉时,又是一个省会城市的号码打来,说是在陪护的派出机构人员,讲兰州青年现在情况很危险,希望我能去看看,好方便抢救之类的话。我镇定心神,告知其我与他只是认识的关系,你们该怎么抢救就怎么抢救,钱的事不必担心,出于人道主义,我明天都会来看和付款的。但对方却不依不饶的非要现在就去,我在说明自身身体情况和如今特殊的时期,连夜去三百多公里外小县城,就是正常人身体的人都受不了,何况还是疫情期间障碍这么多的时候。尔后关机不在理睬。但心情已经被这个派出机构人员全部搅乱,只能是静坐养气缓缓身体的不适,等明天天亮,做好相应申报和准备,在座高铁过去看看。

全然名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