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前世今生

第33章 南海紫澜宫(二)

我又被眼前的景像震撼到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难以想像,在这大海深处居然也能矗立着这样雄伟瑰丽的建筑。

整座紫澜宫高约有三层,顶上覆着金色的琉璃瓦,宫墙上雕梁画栋,宫门正中的烫金牌匾上上书着三个方劲古朴的隶书字体:紫澜宫。

在紫澜宫的周边不时掠过一些身着彩衣的宫装女子,纤纤素手提着花篮似乎在采摘着什么,整座紫澜宫金碧辉煌气势非凡,眼前的景像美仑美奂,让人看了如痴如醉,分不清梦幻和现实。

方师叔不禁慨叹道:“三界六道都言秋婉蓉嫁给南海水君吕清韦,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那吕清韦生怕是委屈了秋婉蓉,这南海紫澜宫的气势,更胜从前呢!”

江师叔摇头笑道:“没想到吕清韦一把年纪了还是如此的招摇。”

三人中就属我辈分最低,我便自告奋通上去通传,把守宫门的两个守卫见我是生面孔,便把叉戟横于我面前厉声盘问道:“汝是何人,竟敢擅闯我紫澜宫?”

我上前客气揖了一礼道:“麻烦通传一声,长生门长老方泰文,江鹤轩,弟子李梦瑶求见南海水君。”

那守卫吃了一惊,看了看我,又狐疑的看了看我身后的方师叔等人,客气道:“麻烦三位稍等片刻,小的这就进去通传。”

我和方师叔三人在外面等了没多久,只见一个身着紫色华服老态龙钟的老者迎了出来,脸上堆满了笑意向我们拱手道:“不想今日竟有长生门贵客到,真是令蓬荜生辉,不胜荣幸,不胜荣幸啊。”

那老者便是南海水君吕清韦,我想长生门的面子还是极大的,竟要南海水君吕清韦亲自出门来迎接。

方师叔与吕清韦客气一番后,我便随着方师叔等人步入正殿,吕清韦蓦然看见我眼中光华闪动,似乎感到颇为惊异的样子,我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这是我第一次来这紫澜宫,这南海水君吕清韦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所以我肯定是不识得他的,他也应该不会识得我这样默默无闻的小女子。

我仔细想了想,是了,方师叔他们可是上仙人物,能跟随着方师叔来到这紫澜宫的必不是一般的长生门弟子,那吕清韦肯定是察觉到我年纪不大却有这份殊荣,所以对此才颇感到意外。

入殿后,方师叔笑着向吕清韦拱手道:“我等不期而至打扰水君,还望海涵!”

吕清韦笑道:“哪里哪里,有长生门的贵客造访,这正是我南海紫澜宫的无尚荣耀,平日里连请都请不来呢,各位请快快入座!”

双方落座,吕清韦盛情款待,手里拿着各色美味佳肴的俊俏宫女们在席间穿梭不断,为我们献上南海的各种美味佳肴,酒至正酣,吕清韦向着众人拱手道:“昨日老夫巡视南海,观那南海尽头祥光大盛,老夫正感到奇怪这几日莫不是有什么好事要发生?果然过不多久便迎来长生门的三位贵客,实在是不甚荣幸。”

我端坐在席上,觉的自己才是‘不胜荣幸’,本来我身为长生门弟子理应是站立一侧的,但方师叔坚持要我入座与他们同饮,这吕清韦一定是觉的我不简单,所以才称是‘三位贵客’。

方师叔笑眯眯的喝光了盏中美酒拱手道:“水君客气了。”

江师叔摇着扇子笑道:“都言南海水君好客,今日到此果然名不虚传。”

吕清韦大笑道:“鹤轩君客气了!来到我这便如同归家一般,如不嫌弃住上几月也不打紧。”

江师叔笑着拱手道:“水君有心了!”

一番客套后,吕清韦终于把视线投到了我的身上凝视了一会,迟疑道:“不知这位小姑娘,是长生门哪位长老门下啊?”

我就知道他对我的身份一直很是好奇,他一定是感到奇怪,能跟随方师叔江师叔出行的,不是流水部的流朱师姐,也不是飞天部的李锐师兄,而是我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他从来便没有见过的小女子,他既然问起来我便站起来如实相告:“弟子李梦瑶,师从于长生门大长老萧沐门下。”

我看到吕清韦眼中的惊异之色更浓了,他看了方师叔等人一眼,然后他又满脸吃惊的看着我道:“没想到,萧沐上神居然收徒弟了,这实在是破天荒的奇闻大事啊!”

方师叔看了我一眼大笑道:“可不是吗?我家梦瑶面子可大的很,大师兄修行了三万余年,什么时候收过弟子?如今居然为梦瑶破了例。”

吕清韦听了笑的很是灿烂:“这位女仙子果然非同凡响,居然能得以拜在萧长老门下,日后的前途必然是不可限量啊。”

我无语,前面还是小姑娘,这会儿功夫就变成女仙子了?而且我入门才多久,这就上升到女仙子级别了?这南海水君果然是看人下碟,这就给我戴上了一顶高帽子。

不过我到这里来不是来听好话的,还有很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做,于是我单刀直入道:“这次我等来南海有要事相求,还望水君答应。”

吕清韦笑道:“仙子客气了,不知道仙子所求何事?”

我也不废话直接道:“小女子欲求贵府的玉清丹一用。”

吕清韦吃惊道:“玉清丹?贵门何人有难?”

我:“家师为了救弟子,不幸为恶贼独孤恨所伤,还请水君不吝赐丹,梦瑶感激不尽!”

“萧沐!”吕清韦吃了一惊,回头看了看方师叔等人,方师叔面色严肃点了点头。

“传闻那独孤恨本是化安寺福海法师座下的大弟子慧清,因为私自修行了天魔大法被逐出化安寺,没想到那天魔大法竟霸道如厮,连萧沐上神也抵挡不住!?如果那魔头闹上府来,那可如何是好?”吕清韦拿起桌上的锦帕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方师叔拱手笑道:“水君勿忧,那魔头已为家师所伤,一时半会还不敢轻易露头,更何况大师兄如果之前不是因为剿杀阴山鬼姬耗费了太多的灵力,那独孤恨也无机可趁。”

“哦。”吕清韦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我面露难色:“这位仙子,非吕某小气,这玉清丹乃是夫人的陪嫁之物,当年陪嫁过来的时候一共只有三颗,先前已是用去两颗,现在仅剩这最后一颗,夫人视之为珍宝,所以......”

我笑道:“水君的意思我明白。”玉清丹是独一无二的圣灵之药,岂能轻易送人?”看来不拿出一些干货来是不行的。

我看了方师叔一眼,方师叔微笑着向我点了点头,于是我便从身上拿出一个乾坤袋来,这是方师叔交给我的宝贝,主要用来储物,小到茶杯酒器大到山岳江河都能装下,主要是取决于乾坤袋的品质以及主人的法力能开辟多少空间。

我把乾坤袋拿在手中,对着乾坤袋呵了一口气,乾坤袋的袋口便自己打了开来,然后从里面飞出一样物事,我抓在手里向吕清韦展示,却是一幅装桢十分精美的卷画。

我拿着这幅装桢十分精美的卷画眉飞色舞道:“江河社稷图,此图乃是画圣吴应子的遗世之作价值连城,江师叔费了好大功夫才找到这稀世宝物,据说在八月十五月圆之夜焚香祭祀之,与这画取得某种心灵感应,便能得以进入这画中世界,这滚滚红尘间应有之物,画里面的世界一个都不会少......”

说完这些后我就留心观察吕清韦的神情,他果然有所动容,眼睛里有了些许贪婪之色。

我看着吕清韦的表情便知道此刻他有些动心,打铁须趁热,于是我又从那乾坤袋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之至的紫檀木盒子,打开盒子的一刹那,一下子便有一股异香喷涌而来,很快佑大的一个大殿到处散发着这股奇异的香味。

吕清韦耸起鼻子闻了闻动容道:“龙诞香!品质至少在千年之上!”

我娇笑道:“水君说的没错,这正是千年的极品龙诞香,传说中只有龙族才盛产此物,但龙族一向高傲,所以要求得此物并不容易,而龙诞香并不容易保存,千年龙诞香更是极为难得,做为这四海八荒女子们所追求之物,我想您夫人一定会很喜欢。”

看的出来吕清韦很满意,我又对着那乾坤袋吹了一口气,里面飞出一只装饰精美的古铜箱子,那箱子迎风便长最后稳稳当当的降落在地面上,箱子里面传出咕唧咕唧的奇怪叫声,我打开箱子,从中抱出一只头上长角周身毛茸茸的小动物,对着水君笑道:“才出生三个月的避水麒麟兽,不知道水君喜欢否?”

避水麒麟兽是远古时代的一种异兽,通常寿命长达几万年之久,因为其性情温驯,脚程快耐力足而深受这四海八荒神仙们的喜欢,实在是神仙们出门旅游,走亲访友的最佳坐骑。

听说老水君的坐骑原也是一只避水麒麟兽,当年老水君意气风发时它跟着老水君征战天下也立了不少汗马功劳,如今老水君老了,苟安于南海一隅,再不复当年的雄心壮志,而这只避水麒麟兽也老了,牙齿都掉了好几颗,驼上老水君速度也慢了许多,老水君不忍再骑,却一时也没有找到更佳的坐骑代步,现在这只幼年的避水麒麟兽正得其时,只需再将养个一年半载的,这只避水麒麟兽便可以做为老水君代步的坐骑。

吕清韦吞咽了一下口水道:“这个......贵派果然是大派,送出的东西都是不同凡响之物......”

我笑道:“不知道这些东西能否换取贵府的玉清丹?”

吕清韦不好意思的对着我讪笑道:“这位仙子误会了,非吕某不愿意赐丹,吕某先前说过,这玉清丹乃是夫人的陪嫁之物,吕某得问过夫人的意见才行......”

我听吕清韦这样讲心里有些失望,心想这吕清韦倒底是一个惧内之人,身为南海之主居然连一颗小小的丹药都做不了主。

这时殿后闪出一位绿衫翠裙的婢女来,她走到我身边行礼道:“这位仙子,夫人有请,请移步凌烟阁。”

我在心底轻叹了一口气,心想总是绕不过去这道坎,我回头看了看方师叔,方师叔抱之以苦笑,在那温声道:“梦瑶,既如此,你就去见一见吕夫人吧。”

又见花开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