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马后,女首辅强撩了死对头

第6章 封官

红日初升,清晨的雾气弥漫在京城之中,不少老百姓已经准备出摊做生意了,都在为各自的生活而奔走忙碌着。

各式各样的叫卖声不绝如缕的响起在大街小巷。只见远处迎面走来一群人,每一个都武装精良,身佩长剑,为首的少年更是英姿飒爽,意气风发,这便是即将入宫面圣的顾藏一群人了。

顾藏心中隐约有感觉,今天的朝堂必然不同寻常,现在首辅之位空缺,皇上最近召自己上朝,必然是存了心思的。只是首辅之位如此重要,朝堂上那几位必然是有想法的。

现在顾藏年纪尚轻,诸位大臣肯定有意见,得趁着入宫这段路想一想对策,顾藏心中暗暗想到。一路上不时有行人投来羡慕的眼光,这一身行头实在威风!

入宫之后,随着宫内人的指引,顾藏来到金銮殿。金碧辉煌的殿内,无不彰显着当今圣上的无上威严!还未开始上朝,各路大臣便齐聚一方讨论着听说的事情。

“听说圣上要册封一个黄口小儿为首辅,我看简直是荒唐!”一位身材魁梧的大臣率先开口,义愤填膺,他性子耿直,在府中听到这些小道消息,觉得太过荒唐,没有引起重视。

直到今天来到朝堂,才发现此事可能不只是传闻,诸位大臣一早就议论纷纷。

正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朝堂外传来很大的声响,哄闹的朝堂霎时变得安静下来,这么大动静只能是传闻中的皇上器重的那位世子了!

众人纷纷侧目,他们看着一身青衣的顾藏走进来,一个个的眼底都透露出了疑惑,似乎用眼神在向周围人询问着“这是谁,怎么从未见过”。

看着顾藏进来后便独自站立在一处,眼神不知落在何处,大臣们的眼神不禁变得有些奇异起来。并不是谁都可以在这金銮殿上做到这般潇洒。

“这便是忠勇侯接回家的世子,因为和郡主命格相冲,便被送去乡下养了15年,近日才被接回。”一位与忠勇候素来交好的官员看着器宇不凡的顾藏,对周围的官员说到,眉宇中尽是赞赏。

他继续说道:“想不到这顾藏在乡下也能养出这般气度,果真是忠勇候的世子”

听到这话,众官员都不禁看向顾藏,想看看值得如此夸耀的少年到底如何,但眼神就不似那位大臣般友善了,带着浓浓探究的以为,似乎是想从外貌就判断出这个人处理政务的能力呢。

顾藏听见这话,不由得看向那位官员,也是父亲的好友,他见过几次,但是不是很熟悉,但看到在这朝堂之中,唯有他罕见投来的夸耀话语,他也礼貌性的朝那位大臣点了点头。

然而这话也引起了部分人的不满,毕竟近日的传言并不是无风起浪,在坊间有关这位世子的说法有不少。

近日传得最猛烈的,便是听说当今圣上要封他做首辅的事了,这也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

片刻,就有人忍不住说道,“据说陛下要立忠勇侯府的世子为首辅,这在我朝历来是没有这般先例的,小小年纪怎能担当如何大任!”

户部尚书在一旁面红耳赤的说道。话语中尽是对当今圣上这不合规矩的决定的不满。小小年纪的顾藏在他眼里似乎就是一个游山玩水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

而在一旁默默站着的顾藏听见这话也似乎也没有什么反应,只轻轻抬起眼眸望了那人一眼,随后就低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朝堂也是一个水很深的地方啊,顾藏在外面呆了许多年,刚回来京城,还没适应与这么多人唇枪舌战,看的理论再多,也只是书上的知识。

看着这些官员各自争夺,据理力争,也算是有趣,顾藏忍不住想到。

“尚书大人这话说的可不在理,毕竟是圣上亲自挑选的人,想必再怎样也必然会有过人之处的。”吏部尚书随意的拍了拍户部尚书的肩,但这话说的也不知是讽刺亦或是附和。

朝堂里各路大臣的争论声一直未有所停止,似乎是趁着皇上还没有来,便肆意发泄着对当今这朝堂的不满。

一直在旁低着头的少年,也未曾较大的反应,只是听到一半时便抬起头看着这群大臣,嘴角带着一抹微笑,不知是嘲讽亦或是有什么其他的意思。

大臣们讨论了片刻,不一会便有几位公公进来通知各位大臣,皇上即将上朝。

所有人开始不约而同地站好队形,整顿衣裳,整理仪容。不一会儿皇帝便进来了,行礼之后,果真便如户部尚书所说,皇上封了忠勇侯世子为首辅。

“忠勇侯世子,文采斐然,才高八斗,虽然年龄尚小,但所写文章,所见所闻,对当今世道的看法,深得朕心意,我朝能有如此人才,是上天的恩赐,更是当今天下的福气。”皇上大笑一声,高兴的说道。

“今特封忠勇侯世子顾藏为首辅,希望各位爱卿可以互帮互助,相互指正,为我朝的繁荣兴盛尽心尽力。”一袭黄袍的圣上面带微笑与赞赏,言语中尽是对顾藏的夸耀与赞赏,对当今天下的在意。

听到这话,户部尚书第一个不满,皇上刚刚说完,他便急忙跳出来反驳:“皇上,首辅之位权重位尊,世子年纪尚小,恐不能担此重任,还请陛下三思,此事关系江山社稷,怎能如此轻易决定!”

这话完毕,朝堂之上便吵闹起来,每人都有着不同的看法,都在偏头和周围的人交流着。

皇上不禁皱眉道:“各位爱卿可有何意见,尽管说出来。”这话明面上是在为顾藏撑腰,实则也让他下不来台阶。少年也只能在心中暗叹一声,无可奈何。

户部尚书便忍不住也跳出来说道:“世子刚回京城不久,未曾参与我朝科举考试,陛下如此轻易决定首辅之位,恐怕难以服众。”

歇了片刻又继续说道:“况且如今在朝堂的各位大臣皆未曾欣赏过世子的文章与见解,陛下的这般决定着实草率了一些。”说完便跪下请求皇帝,悲愤的说道:“还请陛下三思啊。”

初溪浅风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