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悍妇:摄政王他柔弱不能自理

农门悍妇:摄政王他柔弱不能自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3章 唆使

安夏没有听安春的建议少买些肉,因为她已经想好了怎么处理这些肉了。

她们将东西放在篓子里藏好,布匹实在是塞不进去,只能拿在手上。

一上孙婶子家的牛车,就有村里人神色羡慕的说道,“哟,你们几个这是发财了呀,都买的起细棉布了。”

普通农家人可没这么讲究,都是穿葛布的,那玩意便宜又结实。

这细棉布他们可是想都不敢想,虽然穿着舒服,但是又贵又不经造。

安夏淡淡一笑,礼貌道,“哪里发了财,就是这身上衣服太破了,实在没法子了买了两匹布回家做衣裳穿!”

姜大娘当即便阴阳怪气道,“说话还滴水不漏的,都是一个村的,有财不应该一起发吗?藏着掖着算是咋回事?”

安夏蹙着眉,心下不悦!

怪不得杨景玉是那副德性,有姜氏这样的娘,能教出什么好儿子?

孙婶子听不过去,当即呛声道,“你家挣钱的门路跟咱们大伙说了吗?”

姜大娘被孙婶子气的一噎,一时没有再说话,但脸色黑的难看。

许久,才瞪着安夏憋出一句,“像你这样自私自利又长得丑的小蹄子,怪不得我儿讨厌。”

“你还想靠着我儿出苦海,门都没有!”

从前,安夏对杨景玉有意这事,村里不少人都知道。

安夏被气的发笑,她就说杨景玉不要脸这功夫是从哪里学来的,原来根在这里呢!

“你儿长得跟棒槌似的,这么大个人了连个秀才都没考上,你哪里来的自信?”

安夏这话戳到了姜大娘的痛处!

她儿子虽然是读书人,但的确只是个童生,秀才考了两回,没中!

她知道村里人表面上羡慕她恭维她,背地里都在笑话她。

但是就这样被安夏当面说出来,她怒不可遏!

“你这个脏心烂肺的小蹄子,你说啥?”她指着安夏的鼻子骂,还扬着手想打人。

安夏云淡风轻的扣住她的手腕,往旁边一甩!

“你别找事!”她冷声道。

姜大娘看着她冰冷骇人的眼神,不敢再跟她硬碰硬,不过她心里却有自己的小九九。

牛车上一时一片寂静。

回到了村子,姜大娘最先下牛车,一下车不是回自己家,而是去了安家。

还没到安家,就瞧见在田里做活的张氏和监工的钱老太。

她笑着道,“钱婶子在忙呢?”

钱老太神色淡淡的“嗯”了一声!

姜大娘也不恼,讨好的说道,“要我说还是您老有福气!”

钱老太蹙着眉头,神色不悦,“你没事跑过来说啥风凉话呢?”

她要是真的有福气,至于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要下地干活吗?

姜大娘正色道,“我可没那闲工夫说风凉话,你们家赵氏生的那三个闺女,挣钱厉害着呢,今日碰见她们从镇上回来,手上抱着两匹细棉布!”

钱老太难以置信,“两匹细棉布?”那可得好几两银子呢!”

姜大娘见钱老太神色松动,趁热打铁道,“还不止呢,她们背着三个竹篓子,里头全是白米白面,还有肉。”

“钱袋子也鼓囊囊的,怕是挣了不少钱。”

其实安夏她们的竹篓子是盖住了的,她根本没瞧见,钱袋子就更不用说了,只不过为了唆使钱老太去对付她们,姜大娘瞎说的。

钱老太抿着唇,许久才道,“咱们分家了。”

姜大娘满不在乎道,“分家又咋地?难道你不是她们奶了?安来福不是她们爹了?该孝敬的还是得孝敬!”

本来在地里锄草的张氏,听到姜大娘的话立马来了精神。

她勉强直了直自己累僵了的腰,讨好似的看向钱老太,“娘,我觉得姜姐姐说的很有道理。”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干地里的活那么累。

从前都是那三个小贱蹄子干,现在家里的活都落在了她和安冬头上,每日都累的腰酸背痛的。

若是能多从那三个小贱蹄子那里多得些孝敬,这地里的活也不用死命干了。

钱老太一双浑浊的老眼充满算计,一看就是被说动了。

姜大娘见自己的奸计得逞,摆了摆手道,“天晚了,我也得回家做饭去了!”

张氏见人走了,有些期盼的看着钱老太道,“娘?咱们......”

“走,咱们先回家放东西!”钱老太当即说道。

牛车又走了一会,才从村西到了村东,姐妹几人将东西从牛车上卸下来。

孙婶子怕她们扛不动,特意让自家男人李招财帮着把东西搬进屋内!

都收拾妥当后,安夏笑着道,“大姐,我今日想吃尖椒炒肉还要吃猪骨炖鸡枞菌,再来个素菜如何?”

安春看着两个妹妹变得圆润有光泽一些的脸,点头道,“好,大姐给你们做。”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夏儿脸上的疤似乎浅了一些,人也越来越精神了。

安秋听到今晚又有好吃的,屁颠屁颠的跑去洗菜了。

安夏拿着银子出门了,“大姐,我去安四叔家一趟,看看有没有趁手的匕首。”

“嗯,去吧。”安春一边淘米一边说道。

安夏出了门,径直去了村西安四家。

周氏见她来,把院门开了,淡淡的问道,“夏丫头这时候来做啥?”

安夏勾唇一笑,“来找安四叔,想买把匕首。”

周氏一听是生意来了,顿时换成笑脸,热情了不少。

“买匕首呀!来!进来!”

安夏进了门,喊了声,“安四叔!”

正在锻铁的安四抬头看向她,“夏丫头来了。”

“安四叔,我想买把锋利些的匕首,不知你这里可有现成的。”安夏问。

安四放下手里的活计,带着她去了一间屋子!

他指了指桌面上的东西,“都在这里了,你自己挑!”

安夏将每把匕首的刀鞘开了,仔细的瞧了瞧,最后选定了一把铁制刀鞘的匕首。

安四这里的匕首,大多数都是木质刀鞘的。

“就这把,多少钱?”

安四大笑道,“夏丫头倒是眼光不错,这是我自己最满意的一把匕首,你要的话给你便宜点,二两银子。”

“好,成交!”

掏银子的时候,她看到了墙壁上的臂弩,神色欣喜道,“安四叔,你这臂弩咋卖?”

“你还知道这叫臂弩?这是我闲着的时候自己琢磨出来的!”

“但是村里人都说我闲的慌,做这么个东西,打猎有弓箭就够了!”说到这里,安四心情有些复杂!

一块凤梨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