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开局刨了秦岭神树

盗墓开局刨了秦岭神树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章 探甬道

将鳄鱼击杀之后,张楼爬上了阶梯,喘了几口气。

从复苏开始到现在,他一共只吃了两顿饭,在这种程度的消耗下,饶是他身体素质再强,也有些精疲力尽。

“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是条鳄鱼?”

老痒从后面爬了上来,满脸的震惊。

“要是我没看错,刚才是你跳下水,把那东西给砍死了?”

“你还是个人么?”

他仿佛是完全不清楚眼前的情况一般,朝着张楼问道。

“看样子,那些人之所以把你埋到棺材里,不是没有道理的。”

吴邪深深的看了张楼一眼,苦笑着说道。

“三叔倒是挺厉害,怎么总能找到你们这些非正常人类?”

张楼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时候的老痒,才刚拿回那个青铜枝丫,要是没意外的话,已经恢复了很强的物质化能力。

那条被他斩杀的鳄鱼,就是明证。

如果这时候翻脸,还不知道老痒会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他反手把腰刀插在了自己的皮带里,没有交还的意思。

吴邪和老痒,也只是看了两眼,就装起了聋哑人。

三个人找了一处高台,把外衣脱下来,生起了一堆篝火,开始晾干。

已经安全的吴还是邪惊魂未定的看着不远处鳄鱼的尸体。

“你们说这么大个鳄鱼是怎么进来的啊?总不能是墓主人养的吧?”

老痒和吴邪一样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已经变成尸体的鳄鱼。

张楼盯着老痒,心里犯起了嘀咕。

这玩意不就是你物质化出来的吗?你还有脸在这装啊?

但他目前还不知道老痒打的到底是什么算盘,按他的了解,老痒是不会拿吴邪的生命开玩笑的啊。

可是他居然搞出了这么恐怖的一个玩意儿,难道他不在乎吴邪的安全了吗?

他不是应该还需要吴邪去替他拿到物质化的能力吗?

张楼想不通,但是他知道事情可能已经和自己所了解的故事不一样了。

老痒,绝对有其他的意图!!!

这时吴邪站了起来,用手拿起了火把,细细的观察了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

“我估计鳄鱼应该是小的时候随着地下水的水道从江里面跑进来的。”

吴邪拿手一指刚刚我们上来的水面,接着说道。

“经过山体的运动,地下很容易形成这种水道,不过既然这东西能在这里长得这么大,应该也是吃了不少的东西吧……”

吴邪没有继续说下去,我们也打心眼里明白,吴邪嘴里的“东西”是什么,没有再继续虚的追问。

不过,张楼和老痒的心里就和明镜一样,他们又怎么不知道那鳄鱼的来历?

但是老痒没有说破,而张楼见老痒没有说破,自然也是没有把话挑明。

他想看看老痒到底想干什么。

老痒骂骂咧咧的走到鳄鱼的尸体边,把军刀从腰带上抽了出来。

“妈的,这畜生长的怎么大,得吃了多少我们的同行?”

边说着,边用军刀狠狠的刺进了鳄鱼的尸体里,用力的划破。

在鳄鱼的肚皮被划破的一瞬间,刺鼻的腐烂味飘满了整个山洞。

一个被胃液侵蚀的不像样子的圆形物体从里面咕噜了出来。

三人定睛一看,是一个人类的颅骨。

不过已经被胃液消化的差不多了。

但还是能看见一些鲜红的肉挂在上面。

吴邪一看这东西,自己捂着墙吐了出来。

但老痒只是把它踢到一边,继续在鳄鱼的肚子里翻着。

然后,他从里面拽出来了一个背包。

背包虽然也被腐蚀了,但起码看上去要比刚刚的人骨要好多了。

“我擦,这东西怎么看着怎么眼熟呢?”老痒叫了起来,吴邪只好强忍着恶心朝他这边看了过去。

“哎?这个不是之前那伙人的包吗?”吴邪一看到老痒手里的东西,也不顾恶心了,走到老痒的身边。带上手套就翻了起来。

“这个……好像是他们那个叫李老板的包,就是那个家里有《何木集》的人的。”

吴邪一边说着,一边从里面掏出了一个手电筒。

出了手电筒,还有登山绳、信号弹、罐头什么的一堆东西。

除了绳子有点腐蚀了之外,其他的东西都是可以用的。

老痒一看,也不顾这是从什么地方翻出来的了,一股脑的往自己的包里塞,还把一把撩拍子别进了自己的腰带里。

但是吴邪的脸色却并不是那么轻松。

自己知道他们已经比自己一队人快了,但他没想到居然快了这么多!!!

他们已经进墓了,说不定还找到了老痒说的东西。

想到这,吴邪开口对着张楼和老痒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两人也是一脸的凝重。

只不过,老痒是担心万一被他们发现了青铜神树,自己的努力就全部化为了泡影……

而张楼的担心就完全是装的了,他虽然对于老痒的异常有点拿不准,但是老秦一行人的结局他早就一清二楚了。

他可是手拿剧本的男人啊,但是为了不在两人面前出现破绽,还是表现出了一幅慌张的样子。

毕竟天真无所谓,就怕老痒再发现什么异常,在搞个什么大鳄鱼、浊九阴什么东西的害自己和天真,那可就麻烦了。

三人决定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穿上他们晾的衣服,就向着甬道的深处前进。

由老痒拿着刚才在鳄鱼肚子里翻出的手电筒走在最前面开路。

张楼走在中间,吴邪拿着刀走在最后。

张楼轻轻的叹了口气,他们还是没有完全的信任自己。

他们走上了这条甬道。

甬道的两边稀稀拉拉的立着或倒着一些石甬,足有一人高的石甬被手电的光一打,显得凶狠骇人。

老痒深吸了一口气,拿着手电的手微微晃动,这样一来,那些石甬更显得恐怖了。

“吴邪,你知道这些玩意是什么时候的吗?”

“我是看不出来,但这些东西的身上都有双身蛇的纹路,制造他们的人应该和制造你说的青铜树的是一伙人,也就是—古蛇国的人。”

吴邪用手抚摸着石甬,轻轻的说道。

见老痒还要问些什么,吴邪摆摆手,对他说道:“咱们是来倒斗的,又不是来考古的,你要还要那么多的问题,干嘛不找个大教授陪你下墓啊?”

老痒讪笑了一下,不再说话,继续往前走。

大概又走了半个小时,手电筒的电量好像要耗尽了,开始变得闪闪烁烁的。

“妈的,人死了都不知道给我们留个好点的手电筒,刚走了多久就要没电了!”

老痒拍了拍手里面光已经微弱到几乎看不见的手电,恶狠狠的骂着。

塞外西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