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疯批反派又双叒叕杀疯了

第8章 陛下大驾自是为了打你狗脸

瞧着自家督公嘴角时不时上扬,胥昇只觉莫名其妙。

沈应梧平日待人虽是温和,但实际上动起手来比谁都狠,如今这副似是女儿家的娇羞姿态……单是看着都觉得难为情。

轻轻咳了一声,胥昇压低音色:“将与章承业一党有关的所有人斩尽杀绝的事情,底下的人已经处理好了,不知九千岁何时去验收?”

“做好收尾即可,莫要使人怀疑陛下。”秒收笑容,沈应梧轻轻放好圣旨,抽走一本册子翻看,顿了一顿,抬眼吩咐:

“明天带人去摄政王府附近埋伏,暗查不能少。”

闻言胥昇一愣,到了也只应了声就出去了。

另日。

苏若喜懒懒的伏在案前,手边摆着的狼毫毛笔已经秃得不像话,案底是一堆细绒,沾得到处都是。

“陛下。”羚歌进来,福身道:“督公大人已经宣了旨,朝上部分大臣脸色极差,下了朝三五成群的一齐走了,步子很是匆忙。”

“朕让你准备的东西,你都准备好了么。”苏若喜打了个哈欠问。

羚歌点头,“准备好了,陛下动身的消息也照您说的敛着了。”

“甚好,两刻钟后出发。”

【阿若宝宝来到云朝已经好几日了,生物钟却一直没能倒过来,确定不休息好了再去吗?】

小火锅隐隐担心。

若喜并未搭理,如此绝好时机,等睡上一觉岂不是黄花菜都要凉了?

“王爷,那苏若喜一定是受了沈应梧挑拨,所以变得这样怪戾!他们二人狼狈为奸,若不能除掉沈应梧,只怕是大业无望啊!”

摄政王府,大堂里一人捧着玉圭从人群中挤出来,情绪激动,话罢冲着座上的苏祁玉就行了跪拜大礼。

其余人闻言迅速效仿他的举止,不管从哪一侧看去,他们手中的玉圭都整齐如一。

挂在他们脸上的颜色,看上去像极了为了国家殚精竭虑的良臣。

苏祁玉手中把玩着的两颗龙纹琉璃珠子,经转动碰撞发出咯哒咯哒的响声,眸中神情让人捉摸不透。

似是在笑,又像是藏着几分杀意。

“此次苏若喜遣散闲官,又扣除了无用官员的俸禄。我们的人被清掉了大半不说,断了钱财来源,手上很多事情都无法进行下去。

如今正是各个方面用钱的时候,重新渗入我们的势力进入朝廷的话,时间根本来不及……”

另一人又补充说。

鼻下哼笑,苏祁玉挑起单条眉毛,手里珠子转得更快,“依照刘大人所言,本王该怎么做呢?”

刘大人忙回:“眼下我们处处被沈应梧拦着,若是能杀了他,苏若喜就会失去臂膀,到时您就有机会专权,我们的计划也能如期进行。”

“你们今天这样急冲冲的来找本王,也不怕被治一个结党营私的罪?”

夹带着几分冷色的话出口,使得一众人又添了惶恐。

“王爷恕罪,实在是事发突然,我们——”

“天下竟然还有朕不知道的事情?不知刘大人说的突发之事是什么,不介意的话,可否说与朕听听?”

话没说完就被苏若喜的声音打断,在场众人身形具僵,苏祁玉手里发出的声响也在此刻戛然而止。

一抹影子投在地上,随着她进来,被阳光慢慢拉长。

苏若喜怎么来了?

这是摄政王府内外所有人的疑惑。

“九千岁,陛下怎么来了?”从一开始瞧见进了摄政王府的队伍,胥昇就惊得两眼发直,“您让我们埋伏在这里,难道是为了保护陛下?”

沈应梧不语,眉心微微紧皱,恍然间心头章法大乱。

“诸位大人为何穿着官服捧着玉圭,在这里跪对着朕的小皇叔?”苏若喜明知故问,两手背在身后,身形挺拔,大步流星飒爽自若的入内,直奔苏祁玉而去。

见状座上之人只得磨磨牙,强收着怒意起身,抬手拱了拱,还未行礼,苏若喜而二话不说,从他身边径自越过,毫不委婉的入座。

翘起腿往后靠了靠,她红唇轻扯,道出一句:“莫不是你们料定了朕会来,又因朕今日不上早朝,所以特地来此拜会的?”

众人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听苏若喜给了自己接话的台阶,当即点头称是。

【他们居然敢当阿若宝宝是傻子!必须揍死他们!】小火锅气呼呼的说。

“陛下这会子大驾光临,不知是为何事?”苏祁玉强忍怒气,话间稍稍颔首,多一分的弧度都是不可能。

“不过是闲来无事想要出来走走,怎么,小皇叔不欢迎朕吗?”染上一层薄笑,苏若喜对门口守着的羚歌道:

“把东西给摄政王呈上来。”

话出口,不安之感瞬时爬上苏祁玉心头。

这女人又要作什么妖?

羚歌手里端着一方盘,走到他面前,微笑着揭掉上头的红布,呈现在苏祁玉眼里的,是十八块海棠糕。

“昨日朕见你爱吃,所以特地让御厨做了些,你且尝尝看,这宫里的糕点和你府上的糕点,有什么不同之处。”

一手支在扶手上,苏若喜垂眸轻扫着衣裳上沾着的几片桂花花瓣,唇角勾得更起。

苏祁玉眸光骤凌,盯着这些海棠糕半晌,良久才将目光挪移在她身上:“多谢陛下垂爱。”

说着,他捏起一块,动作缓慢地放入口中,咬下一只角,他立即回答:“宫里的糕点出自名师之手,我府上的这些浊物自然是没得比较的。”

“果然只要是皇宫里的,就必然叫人人羡慕。连摄政王都能羡慕的东西,朕若是不好好把握,岂不是糟蹋了血脉和上天的垂帘?”

苏若喜此话一出,苏祁玉手都颤了一下。

他原以为她会给自己下毒,没曾想防备了半天,她是在试探别的?

恼意倍增。

“话说小皇叔昨日带回来的字,怎么没见挂起来?可是觉得长宁写的不好?”苏若喜又说。

话罢用余光扫着身边人极差的脸色,她只觉得浑身的畅爽之意又多了大半。

“因是陛下赏赐,故而装裱的很是仔细,这一半日便……”

“早就听闻刘大人身怀绝技,今日好不容易聚在一起玩乐,正好让朕来验一验。”

鱼知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