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再

第79章

“剑锋...前辈...”梨冷眼望着剑锋,将右掌抚在握剑的左拳之上,以一副轻蔑的语气作揖说道,“在下太白江屿梨,今日特来拜访。”

梨说话之间,萌主缓步走开,扶起梵音与樵青,撤向石梯方向。

“哼!不必拐弯抹角...”剑锋神态略显疲惫,周身的剑意已不再浓烈,但仍然不失狂妄的气势,“要想进攻城门,要先杀我再说!”

“杨将军。”趁两人对峙之时,萌主已步入军阵中,他放开梵音,对杨尚砚抱拳行礼道,“路途中突遇意外,耽误了时辰,还请见谅。”

“可有截杀逃亡的信使?”杨尚砚见到萌主,迅速拉他到身边,与他小声耳语起来,“待未时一刻...我们计划......”

两人一番密语,谈话间,梨已慢步迎向剑锋,做出过招的架势。

“前辈当真是以一当千,梨某佩服。”梨环顾自己方才斩杀的青龙会众人,皆已没了气息,唯有石砖地板上的血液缓缓流淌扩散,“梨某出剑之前,想与前辈请教一事。”

剑锋听闻此话,忽然仰头大笑道:“哈哈哈哈...年轻人,你这阵势,是想说我活不过今日了,想做最后的请教?”

梨的脸上浮出一丝苦笑,没有接话,只是问道:“横尸在你眼前这些青龙会帮众,可有与你一样的侠道理想?”

“与我讲理想?真是笑话!”剑锋不屑地答道,“倒是你来说说,身为太白弟子,你有何理想?”

没等梨接话,剑锋继续自顾自地说起来:“如今的世道与江湖真是一场儿戏,朝廷软弱无能,军队如同臭鱼烂虾,北胡南寇侵扰不断,开封府却一再退让,如此家国将不存焉!我愿与赵允弼王爷一同收复江山社稷,光复大宋荣光!”

梨望了眼卧在不远处城墙边昏迷的南山,又问道:“燕云神威堡,东越天香谷,皆乃江湖八荒保家卫国的阵地,各门各派的爱国之士聚集,不在少数,尚有正道来为国献力,前辈为何非要入青龙会邪教?”

剑锋冷笑一声:“只要与你八荒不同,就该被称作邪教?青龙会与八荒有相同的追求,只是所走的道路...”

“够了!”梨看了看剑锋浑身上下的玉锦绮罗、名贵饰物,眼中尽是厌恶,没等剑锋说完,便打断他说道,“前辈所犯的罪行,皆在世人眼中,八荒一件也未曾遗忘,没想到你口中尽是些冠冕堂皇的漂亮话,着实令晚辈失望...”

剑锋没有反驳,只是沉默,眼中的杀意渐渐浓郁。

梨举起左手中的剑,扬在空中,问道:“前辈还未认得此剑吗?”

梨手中是一把雪色的太白长剑,青白色的剑柄雕着波浪纹路,剑鞘中刻着皂青色的诗句,远远望去,如同水浪清波,一侧纹着“井络天彭一掌中”,另一侧则刻着“漫夸天设剑为峰”。

此时萌主已从军阵中走出,重新缓步行至梨身后,饶有兴趣地望着剑锋。

剑锋望着那剑,忽然眼神闪动,这剑他确是许久未见了,方才没有注意,直到梨问起,那熟悉的模样才重新浮现在他的脑中。

“前辈的剑,风掌门亲自从沉剑池中捞起,托后辈送来...”梨放下手臂,将剑置于腰侧,眼中也渐渐浮起杀意,冰冷地说道,“今日事了,江湖再无剑锋。”

两人再无言语,冰冷的视线交接在一起。

太白剑法,如同倾盆阵雨,一招一剑都不留余力,似阵前击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两人今日皆出招数次,剑意已不在最盛状态,但萌主知道,真正精彩的较量才刚刚开始:只见两人同时屏息御气,气沉丹田,一阵青烟从他们腹前飘出,聚于一点,愈聚愈浓,似星光般闪烁,又忽然散开,化作几缕剑意,环绕在身侧。

这便是太白门派的唯一内功——烟霞满天,太白弟子运用此招,能够逼出体内潜藏的气力,短时间内舒经活脉,达到自己剑意最盛的状态,可惜万物皆有定数,凡人并非仙体,只相当于提前调动几日之后的功力,此招若是运用不当,则会对御剑者的身体造成极大的损伤。

眼下剑锋只能殊死一搏,梨也需使出全力应对,二人皆无丝毫犹豫,提步相迎。

梨先发制人,瞬间冲到剑锋面前,挥动剑鞘佯攻,又变招出指、打出一记点穴。

剑锋侧身一躲,步伐轻盈,剑已出鞘,在空中划出一道半月剑气,将梨围在其中,自己则闪身到梨背后,一剑刺去。

梨迅速使出方才应对碎玉时的变招,扑身向前,以鞘拄地,倒转身躯,双肘曲伸,借力弹地而起,瞬间抽出剑刃,似歪倒陀螺般旋转三周,顺势斩出疾骤的三剑,落地之时,立在地面的剑鞘都还未倒下,他一记侧翻,用左手稳稳握住。

剑锋刺击落空,提剑挡住梨的雨落三剑,眉间已发出一阵无痕剑意。

梨早料到剑锋此招,已将剑刃藏在身后,他非但没有主动拉开距离,而是提步前冲,伸出双指,再度直击剑锋胸前。

突然,剑锋将手中的长剑向空中一抛,自己迅速后退半步,侧摆身躯避开攻势,并在手中做出相同的点穴指法,双眼则始终紧盯前方。

太白过招,意境如同棋弈,唯一与普通的棋局的区别,就在于博弈双方思考时间的长短。

梨察觉到剑锋这步妙招——自己冲身向前,已无法变招,若是直直过去,则两人同时点穴对方,自己会被抛出落下的剑刃所伤,置于险境;若跳跃起来,抬头用无痕弹开飞剑,则将身下的剑锋置于视野盲区,万万不可;眼下唯有向侧面俯身,抬头无痕,才可完全化解此招,可一旦俯下身去,自己藏在身后的剑刃就会暴露,被剑锋无痕弹开,丢掉武器。

数害相权,唯取其轻,已无时间思考,梨侧身俯去,只感到手中的长剑瞬间脱手飞去,他以掌撑地,迅速侧过头去,用无痕弹开空中的飞剑,眼下他与剑锋之间的距离只有一尺不到,已被剑锋占尽优势,单论点穴,恐怕已经输了。

两人过招十分迅速,桑林枝头落叶才刚落地,几乎已经分得胜负,不懂门道的人只会认为两位太白剑客实力悬殊,才过几招,便分出了高下。

“是我赢了!”剑锋看准梨的动作,俯身一指戳去。

“是吗?”梨露出了自信的笑容,静静看着剑锋,“在我看来,你已经输了。”

以剑锋的出招速度,决不会让对手讲完这句话,可此时他却动作僵硬,浑身都已无法动弹,只见两人之间赫然现出一道黑影,弓腿摆开架势,周身六尺如有黑雾笼罩,离渊之境将两人困住,剑锋与梨静止在原处、指峰相对,青白黑三色交替,仿佛定格成一幅磅礴山水画卷。

此乃萌主的主意,早在梨出剑前,他便将自己的黑影藏在梨的脚边,始终随其行动,几乎与人影相重叠,难以察觉,伺机而发。

梵音此时已经移步到萌主身旁,她从指缝间迅速丢出六把柳叶飞刀,细长刀刃掠过平坦的石砖地面,飞至离渊护罩的边缘,停滞在剑锋眼前,直直指向他的眼睛、颈下、腕间、脚踝,每一刀都对准要害部位。

“雕虫小技,如何胜我?”剑锋冷冷地说,他瞥眼看向梨的身后,地面上正静静躺着自己从前在太白门中所使用那柄长剑,方才被无痕剑意弹开一丈余远,眼下只需一个闪身前冲,便可拾起,“今日我便要重拾旧剑,杀出一条血路!”

二人四目相对,凌厉剑意不让。

话音刚落,黑影如烟散去,离渊护罩已解开。

萌主真是萌萌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