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再

第35章

强风愈吹愈烈,院中树木与花草枝叶左摇右摆,槐花瓣与棕杉叶被吹离枝头、扯向高空,掠过蚀红夜的发梢,本就阴沉的天色也变得更加黯淡,此时才约申时一刻,天色已完全灰暗,头顶乌云低压,草木失去了青翠的色泽,似乎就要下起一场大雨来。

面对这道意料之外的攻击,梵音顾不上考虑,她急忙断开手中的丝线,扑身一闪、弹腿侧翻,弯刃从她的腰边飞过,重重扎在了南面院墙上,由于操控者位置变动,傀儡失去精准度,几枚铁钉射偏了位置,从殷老七耳边划过。

见萌主与梵音惊魂未定,殷老七料定他们暂时不会发起攻击,只见他抬起右臂,将手掌曲成爪状,朝着脚下刃盘,隔空一握,他凝神聚气,手中仿佛生出一条无形缰绳,牵着刃盘缓缓挪动。

梵音暗觉不妙,她来不及喘息,借着侧身翻滚姿势,伸手从后腰摸出两把飞刀、三枚十字飞镖来,朝那刃盘投去,只见五道寒光,在空中划出弧线,以不同的轨迹飞向刃盘。

梵音这一击看似普通,却藏有玄机:这几支暗器用途特殊,在刀柄与镖心处连有特质蚕丝,这蚕丝异常坚韧,可稳稳吊起一个成年男性的体重,乃是救命所用,梵音将它们一股气投去,试图将那飞刃缠绕住,阻止刃盘的旋转。

见暗器已飞到殷老七跟前,梵音一手扯住眼前的蚕丝线,另一手迅速按住丝线盒,扎开弓步,提身一拉,五支分散的暗器受到拉力,朝着一点并拢过去,梵音凝神牵引,直直瞄着刃盘中央,扫了上去。

就在此时,四人都没有想到的画面出现了:

只见殷老七脚下的三尺大铁轮,竟在他的牵引下,缓缓挪向南面,横挡在他与梵音之间,梵音调整不及,方才投出的暗器全部落了空,被吸进猛烈的龙卷旋风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蚕丝线也被锋刃刮到,瞬间断开。

一滴汗水,从梵音瘦俏的脸颊缓缓流下,她迅速切断蚕丝线,将双手滑到腰侧丝线盒上,只见她指缝闭合,一把拉出八根丝线来,提步跳回最初机关暗器位置,俯身拼接断线,她想,自己的飞镖暗器已毫无作用,只能重新连上傀儡,才能与鹰眼老七继续过招了...

见识到这传闻中的“死亡龙卷”,梵音只觉此招不负盛名,她也终于明白,为何红夜大姐不亲自上阵:天香门派的御风之力,在殷老七这招面前,简直判若云泥、毫无胜算,江南一方枭雄的名号,果然了得。

今日之战,借着龙首山顶激流般浩荡的江风,再加上院内平坦的地势,鹰眼老七占尽了天时与地利,将这招的威力充分显现,丝毫不减其盛年之势。

还没等梵音接好丝线,鹰眼老七又是一声冷笑,只见他抬起左臂,同右手般作爪状,将左掌紧紧按在右掌之上,全神贯注,凝息聚气。

萌主见这阵势,大惊失色,调动全身真气,聚起一道黑影,冲向殷老七,可突然间,风力变得比方才还要强劲,将他刮翻在地,黑影在风中艰难地移动了两步,随后便消散不见。

只听殷老七“喝”的一声低吼,他猛地将双臂张开,地面上的骇人刃影瞬间一分为二,两道旋风出现在众人眼前,其势吞天噬地,卷起院内的枯叶与尘土,仿佛连接着云层与大地,咆哮席卷着。

看着这一切,蚀红夜额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珠,她想不到,传闻中鹰眼老七竟如此厉害,本以为他背上只是块圆盾,如今亲眼见识到,才明白是一件令人畏怯的杀器,这大小两件刃盘折叠在一起,使人无法察觉,使用时一分为二,大刃盘威力十足,移动缓慢,若放置在身侧,能阻断一切试图近身之物;小刃盘移动较快,而威力稍弱,常被殷老七用以主动攻击。

殷老七的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他一脸不屑地瞧了眼梵音,控制着这道小刃盘,绕开了梵音的傀儡,直直朝着东面挪去,只见刃盘迅速飞向草地边,向南侧推进过去,只听几道清脆的铁器声响,两枚铁钉应声飞出。

见此情形,梵音停住了手中动作,她眼睁睁瞧着那块离地两寸高的刃盘,精准地找到了自己悄悄布置的机关暗器,将丝线轻松切断,这下傀儡已失去了控制、完全泄了力,梵音惊得张大了嘴,呆呆蹲在原地,动弹不得。

虽是瞎了一只眼,但殷老七毕竟有“鹰眼”名号,且还是在他瞎眼之后才得到的,梵音悄悄投出的这些机关暗器,被看得一清二楚,尽收眼中,他终于等到合适的时机,轻松切断了傀儡丝线,破除了自己左侧的威胁。

殷老七趁势追击,挥手控制两道刃盘,他将大刃盘留在身侧一丈范围内,隔在自己与远处梵音,防止她暗器偷袭,又抬手挪动小刃盘,控制它追击萌主,大小刃盘各尽其用,一攻一守,打算看这两位后辈出丑。

萌主才躯影拾回自己的长剑,便瞧见一道小旋风朝自己追来,于是转身就逃,他绕着石砖场地,左滚右闪,逃往南侧,来到梵音身旁。

“梵音!!怎么办啊??”萌主朝梵音喊道,他定睛一看,才发现梵音愣在原地,只见她双手颤抖,紧紧握着丝线,因为捏得太紧,几滴鲜血正沿着细线流下,梵音自己却没有注意到,仍在恍惚之中。

萌主从未见过梵音如此慌张,眼下她失去了傀儡控制,各式飞刀暗器又被龙卷旋风所制,什么也做不了。

正想着,萌主脚下一绊,他的脚撞到一块三寸高的山石,一个踉跄摔在了地面,他背上的玄牝剑匣滑落了出去,掉在前方的石砖场地中,匣中的雌剑被摔了出来,剑刃落下,恰巧插在石砖缝隙之中,萌主来不及起身,眼看着小刃盘呼啸着飞来,他抬起手来,想要向殷老七认输。

可萌主话还未出口,便瞧见那小刃盘减慢了速度,刃盘绕开了绊倒萌主那块山石,从侧面挪了过来,萌主抓住机会,放下手臂,起身继续逃跑。

萌主狼狈逃窜,若有所思:看来这刃盘只能离地两寸贴地而行,无法提升高度,院内地势平整,几乎没有高低起伏之处,不过草地边倒是有几块半膝高的山石...若是站在石头上,怕是会被强旋风吸进刃盘中,无疑是在加速送命;若只靠它躲避追击,也非长久之计,不能取胜。

萌主抬头环顾四周,忽然瞧见了斜插在砖缝中的长剑,电光火石间,他脑内灵光一闪,心生出一计。

只见萌主撤步迂回,重新跑回了西北方向,他一边跑,一边回头大喊道:“梵音!!别发呆了!帮我捡剑匣!!”

殷老七见到萌主狼狈的模样,有些开心,他不屑地喊道:“小道士!你除了逃跑,还会什么本事?赶快使出来,若要认输,便趁现在!”

梵音从恍惚间回过神来,细细思索,却想不出破解之法,她疑惑地望着萌主,又瞧了瞧掉落在场地中的剑匣,不知萌主究竟在作何打算,他为何不使用躯影,而非要自己来帮忙捡起剑匣呢?

萌主真是萌萌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