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再

第25章

看着谢晋又放弃了防守,专注调动定力、凝神蓄力,萌主如释重负,露出了得意的一笑。

只见萌主调动内功阴阳平衡,以阳补阴,达到了气息充盈的状态,他周身爆发出白色的剑气,霎时间,黑影好似化作实体,侧身往谢晋身后一闪。

萌主双脚再次被谢晋别住,移动不得,黑影却失去桎梏般迅速冲向剑匣,只听“铮”的一声,匣中雌剑出鞘,只见一道道亮白剑光,携着一阵凌厉的剑气,瞬间就将剑匣面前一丈远的空气完全覆盖,才一眨眼,无数道剑气已划出,在谢晋身旁舞出月牙般的刃影,全部砍在了他的身上。

黑影没有停下脚步,漆黑的双手握着短雌剑,在阵阵剑气中穿梭,朝着谢晋后背发出连续斩击。

归玄剑气,众人瞧见这一套花哨招式,目瞪口呆,纷纷露出惊讶的神色,肉眼难以计数的剑气,密集地斩在谢晋身上,黑影手持短剑,仿佛在剑气中舞蹈,此招唯有靠真武躯影才能实现,令人惊叹。

蚀红夜眯眼笑了笑,她细细回想,才想起萌主在刚才拾回剑匣时,便已悄悄在匣内归影驭气、做好归玄招式的准备了,可见那时他便已有计划,才用言语和攻势故意激怒谢晋,为接下来的战斗走势铺平了路,真不简单。

谢晋背部逐渐泄力,就快破功,他暗想道,若是坚持使出天崩地裂锤,只怕自己定力吃不消;可若要收招放弃,岂不是应了这小道士的话,大失颜面...

正犹豫之际,谢晋突然感到双膝异样,斜眼一瞥,这才明白萌主的意图:萌主的攻击看似杂乱无章,然而却始终瞄着谢晋腿部,刻意将他膝间护具削掉,做足了铺垫,此时归玄剑气与黑影挥砍一齐袭来,直逼谢晋。

谢晋大呼出一口气,放弃蓄力,收了招式。

萌主此时已解开点穴,从内息紊乱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他趁着谢晋状态不佳,迅速突身冲向谢晋,与他贴身,使出一记离渊,将他罩住。

只见一道黑影,扎着弓步蹲立在谢晋面前,形似上善姿态,双手浮摆于身侧,周身五尺的空间仿佛与空气隔绝开来,出现一层白雾般的球体护罩,护罩内仿佛灌满了潺潺流水,人随水动,影如墨涌,在其间缓缓流动。

一阵横风,吹来一片落叶,轻轻碰在离渊边缘,谢晋发觉这片叶子仿佛是飘落在一面平静潭水上,缓缓朝着黑影所在的位置下沉,身处这离渊境界中,他只感到一股飘忽迷离,手脚似乎已不受控制,意识也渐渐模糊。

鱼生于水而不能离水,影生于渊而不能离渊,鱼跃龙门需要千百次艰苦的摆尾,影生于光却不得不永远背离光亮,困顿之人容易被恬适的梦境吸引,在安逸中迷失自我,陷入玄渊而不自知,怡然至殆,谓离渊之难。

萌主见谢晋已被离渊稳稳罩住,便不慌不忙地走开,俯身捡起掉落在地面的雌雄双剑,又信步迎向谢晋,喊道:“谢前辈...承让...”

在祠堂前观战的谢乘风,见父亲陷入劣势,便一步跃入校场内,朝着谢晋飞冲过去,大喊道:“爹,我来助你!”

可他还未跑出几步,便被一把粉色纸伞吸引了注意,只见一支伞轻轻飘过校场,旋转着飞到他身边,围着他悠悠转了两圈,又突然被一股无形之力往空中一提,悬停在他头顶,谢乘风这才发现伞骨下连着无数细丝线,自己的手脚已被缠绕住,停在原地,无法动弹。

谢乘风还算有些见识,认出这是天香玉帘拂衣伞招式,他恼怒地向蚀红夜问道:“你们算什么英雄好汉!?方才那小子就要败了,女侠出手来救,现在却不许我助父亲一臂之力?”

“谢大侠别这样说啊...小女子可没对谢前辈动手...”蚀红夜盘腿坐在草地上,取下后腰上的小巧古琴,拂动手指轻轻拨动着,悠然答道,“况且...小女子也并非英雄好汉...”

“哈哈哈!!老夫正是春秋鼎盛,助个屁!退下!”谢晋想到自己方才还试图以一敌四,现在却连一个小道士都比试不过,他望着前来相助的谢乘风,大笑道,“要不是七爷当年心灰意冷、退隐山林,这人才辈出的快意江湖!老夫还真舍不得!!”

谢晋说罢,气运丹田,用尽全身的蛮力,想要挣脱离渊的束缚,萌主见他还不愿放弃,摇了摇头,握着双剑,环绕离渊踱步,等待进攻时机。

破除离渊的束缚,不仅需要巨大的力道,更少不了坚定的意志力,谢晋几番尝试,他憋红了脸,双手紧握着锤柄,手臂上青筋暴起,却仍然动弹不得。

看着不愿服输的谢晋,萌主心中已有打算,眼下谢晋的功力已被消耗得所剩无几,他一旦冲破离渊,必然会急于求胜,倾全力于一击,露出破绽,若要将他赢得心服口服,只需抓住破绽,便能赢下这场比试了。

萌主看准时机,停下了脚步,佯装内力不足,破开了离渊。

重获自由的谢晋没有急于进攻,而是防守调息,默默等待反击的机会,这一切都在萌主的预料之中。

只见萌主将左手雌剑藏于身后,右手挥舞雄剑砍向谢晋,又在剑式中穿插了躯影招式,并迅速向后撤步闪去,在原地留下一道黑影,萌主在墨影的掩护下,躲开谢晋的视线,绕向了他的身后。

谢晋气力大损,不敢贸然出击,他发现面前黑影手中握着一把虚影长剑,并且只做出攻击动作,尽是虚晃的招式,正疑惑时,忽闻身后传来一阵清脆的竹简声响,他瞬间意识到,萌主的真身此时就在自己身后。

“年轻人!”谢晋猛然转身,借着甩臂的力道,将锤头抡横空一拉,把全身力气都倾入这一击之中,大喊道,“你腰间的竹简暴露了位置!!”

一锤挥过,谢晋却是心里一惊,因为自己这全力的一击竟然落了空!就连萌主的衣袖都没沾到,只见萌主正站在大锤的攻击范围之外,用得意的眼神看着自己,且手中也只握着一把玄牝雌剑。

谢晋有些恍惚,才发觉是中了计:萌主是故意不发动躯影攻击,还卖了个破绽,用腰间磕磕作响的竹简吸引自己转身,那把消失的雄剑,想必正在自己身后的黑影手中,眼下背门大开,已来不及防御了...

此时此刻,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谢晋都已完全泄了力,只感到背后重重一击袭来,整个人都被挑飞起来,向着空中腾起。

胜负已分了,众人瞧着萌主一跃而起,跳到谢晋身后,将手伸到他的颈前,萌主手中反握着一支细长器物,轻轻勾住谢晋下颚,牵引着他的头部,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弧线,谢晋本是头上脚下,被这一击拉得上下颠倒,只见他头颈朝下,从空中直直跌向地面,在众人的惊诧目光中,萌主扶着谢晋后颈,化力无形,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轻柔动作,将这六尺大汉从空中稳稳放下,仿佛是牵着一根巨型信鸽羽毛,谢晋如同陷入沉睡一般,仰面躺在石砖上,没有动弹。

天空中蒙上了一层厚厚的云,已寻不到刺眼阳光的踪迹,东面吹来一阵江风,萌主挺起身来,将手中的器物扬在头顶,他的腕间飘出一丝血色,缓缓消散在风中,谢晋躺在地面,一动也不动,颈上闪动着一抹鲜红。

只闻一声裂帛响,红夜差点将手中的琴弦按断,一个箭步就冲进了校场中,她认出方才萌主那招,乃是真武的无际封喉,此招是著名的杀人饮血剑式,若萌主对谢晋使了这招,在比试中伤及人命,只怕江湖中再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了。

萌主真是萌萌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