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第54章 隐世天骄震惊,浓浓战意升腾

山脉连绵,一座巍峨的邬堡屹立,这里每一寸土地都留下岁月的痕迹,透着苍凉古老。

“听说了么,武家冢虎可是梵天战体,却如蝼蚁般不堪一击,青云榜魁首姜无忌更是避而不敢战。”

“这徐北望隐藏得够深啊,之前不声不响,一朝搅动九州风云!”

“最恐怖的是他竟然拒绝儒家先贤的传承,此人心性着实果决,是个狠人!”

“从他的崛起轨迹来看,跟第五魔头何其相似?”

轩辕门阀诸多族人汇聚于此,在溪涧边议论惊叹。

他们轩辕氏传承七千年,自有高门的高傲与自矜,可面对这样的年轻存在,很难不重视起来。

“哦?”

略显轻佻的口气响起。

栈桥上,立着一个玄袍男子,剑眉星目,眉尾直插入鬓,望之气态俨然。

他的身后悬浮着五口神剑,以不同陨铁铸炼而成,颜色不一,皆巴掌大小,却是锋锐如芒!

一众族人闻言纷纷躬身,露出敬畏尊崇的神色。

他们轩辕氏的神骏,轩辕长卿!

“这个人叫什么名字来着?”

轩辕长卿微微皱眉。

一人忙道:“徐……”

“算了。”轩辕长卿摆手截住他的话,兴致寥寥:

“我从来不会记一个手下败将的名字。”

“手下败将?”有族人困惑。

轩辕长卿负手在后,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等我入世,他肯定会望风而降,做我的跟随者。”

“到时候我称霸年轻一代,可以赐予他第二把交椅。”

此话,让族人面面相觑。

神骏未免太过狂妄了吧?

武家冢虎可能也是这般想的,结果呢?

入世第一战,便承受了万般屈辱,差点被徐北望踩死,沦为天下亿万人津津乐道的笑谈!

似是猜透他们的想法,轩辕长卿一脸淡然:

“冢虎?我一个屁都能蹦死他。”

说话间,五口神剑铮铮作响,一股磅礴的气息汹涌而出。

族人们目瞪口呆,旋即便是浓浓的狂喜!

五品!

这是五品的真气!!

“待我炼好第六口本命剑,届时九州大地只会传颂一个名字,那就是……”

他没有再说什么,背着手缓缓离去。

“轩辕长卿!”

“轩辕长卿!”

身后传来狂热的声音,振聋发聩,经久不息!

……

这是一片仙土,霞光喷薄,雾气缭绕,灵禽飞舞。

一名身穿雪白色长裙的女子,正坐在池边。

青丝飘舞,莹白脸蛋似仙玉雕铸而成,弥漫着蒙蒙微光,美丽得近乎不真实。

“倾绝,知道咱们瑶池圣地上一代圣女,死在谁手上么?”

一个体态丰腴的美妇人声音阴沉。

朝倾绝颔首,“第五锦霜。”

美妇人一张脸笼罩着阴霾,那个女人仿若噩梦般在脑海中挥散不去。

十年前天枢之战,瑶池圣女被魔头斩成两截,可谓惨烈。

“她的走狗现在不可一世了!”

“瑶池圣地虽然暂时奈何不了她,但镇压这个狗腿子还是绰绰有余!”

“第五魔头犯下的罪孽,就先由狗腿子来承受。”

美妇气息紊乱,语气极为冰冷。

朝倾绝红唇轻启,清脆温婉的声音寒气四溢:

“清姨,我去会会他。”

美妇平复了一下情绪,声音转为柔和:

“不急,待你从秘境归来,再入世横推年轻一辈。”

瑶池圣地的秘境,那里埋葬着半步至尊尸骨,历代圣女都能进入秘境感悟机缘。

这也是瑶池圣地屹立在九州顶端的原因所在。

祖上有没有诞生过半步至尊,这是截然不同的分水岭。

半步至尊留下的道法精妙奇玄,绝非一品圣境可比。

朝倾绝轻轻点头,绝美容颜没有泛起丝毫涟漪。

她遗世独立,骨子透露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傲然。

……

遁世谷。

深渊血气弥漫,各种毒素交织,望去异常恐怖。

一个黑裙少女缓缓走出。

她皮肤白得渗人,看不到丝毫血色,一双眸子森冷如寒冰。

“严良这蠢货被耍了!”

门前,一个老者满脸怒容。

孔家《春秋》一页既然在徐恶獠手上,那血蚕蛊极有可能被其收入囊中!

孔家、遁世谷被他戏耍于鼓掌之中,简直是耻辱!

可恨!

“子蛊在他身上?”少女冷声问。

老者略默,艰难滚动喉头,“从京师文庙那一战来看,血蚕蛊可能被他炼化锻体了。”

原本少谷主吞噬子蛊,可使毒体达到完美状态。

真想将这个恶獠千刀万剐啊!

“我会抽干他的血。”

少女留下这句话,很平静地走回毒渊。

老者表情一僵,凭遁世谷的势力哪敢跟第五魔头抗衡?

动她的心腹,那遁世谷绝对会迎来灭顶之灾,道统倾覆。

可转念一想,年轻一辈的交锋,魔头未必会出手干涉。

“正好,让你尝尝少谷主的毒液!”

老者神色阴恻恻,恨意十足!

……

田地里,烈阳照耀。

一个青年扛着锄头在挖沟渠,他皮肤黝黑粗糙,握着锄头的手都干裂了,手指甲里塞满了黑黑的泥巴。

“庚辛。”

田垦一个瘸腿的农夫捧着茶碗走来,“喝口水吧。”

名为庚辛的青年拿毛巾擦汗,接过茶碗满灌一口。

农夫盯了他半晌,哑声道:

“练成《神农》第六篇,就能入世。”

庚辛一怔,旋即点头。

农夫折断一根枯草,瓮声瓮气说:

“十年前,诸子百家的传人汇聚天枢,我那时踌躇满志,想镇压同辈扬农家威名。”

略顿,他咽下喉间苦涩,自嘲道:

“第一战就碰上第五魔头,气海经脉皆被崩碎,沦为残废。”

“比起同辈天骄,我捡回一条性命还算幸运。”

庚辛将锄头砸进土地,沉声道:

“她的狗腿子在大乾掀起滔天动静,我一定会杀了他。”

农夫摇头轻叹:

“大世璀璨,天骄如星,层出不穷,万莫存有轻视之心。”

“能被第五魔头视为心腹,徐北望远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武家那个冢虎是前车之鉴,没有十足的把握,别去挑战徐北望。”

庚辛一言不发,可眼底燃烧着熊熊战意。

他吐了口唾沫在手上,抄起锄头继续埋头挖水渠。

手摘枇杷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