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第17章 放逐?

辰时。

长街主轴道朱金鼓声,香车宝马,人流如潮。

新的一天,百姓闲聊的话题都聚焦在徐府一案上。

一招秒杀皇后侄儿!

这委实太过惊悚慑人,毫无疑问引爆了京师的舆论。

长街对面,坐落着一座画栋飞甍,高耸入云的阁楼。

天机阁,冥冥中记录一切事尘痕迹。

自春秋以来,它就矗立于九州大陆,见证了人之生老病死,国之兴盛荣衰。

“快看,快看!”

有武者兴奋大喊。

阁楼前一块浑然天成的石壁,陡然金光璀璨。

一行密密麻麻的金色古文显露。

“第十五,徐北望!”

背剑游侠一脸不可思议。

哗!

人群同样震惊!

半个月前这个名字还鲜为人知,如今竟然高居青云榜第十五!

在场诸多武者,没人发出质疑声。

毕竟一招将八品巅峰的武湜削首,似乎不费吹灰之力,那徐北望隐藏的实力该有多恐怖?

众人收敛惊骇神色,继续扫榜。

除了徐北望,榜上还是这些老面孔。

“你们说,武家会宽宥徐公子么?”有武者低声问。

旁人斜睨他,言辞凿凿道:

“让武家蒙此大辱,何可赦也?”

听闻此话,人群下意识点头。

看来这位冉冉升起的天骄,就要陨落了。

“雏凤折翼,何其可悲矣!”

“是啊,徐公子原本可以光华如煌日映照九州大陆,如今却要中道崩殂。”

“私闯民宅,杀之无罪,这来源于《乾律疏议》,现在律法在大乾无效了么?”

武者们议论纷纷,皆为徐北望打抱不平。

在看待事情,他们天然就喜欢站在弱势群体的立场。

相较于权倾天下的武家外戚,徐北望完全占据弱势,任其揉搓扁圆。

……

诏狱之中,常年潮湿阴暗处处泛着霉味。

即便是白日里,不点灯也暗的不见天日。

审讯室,数位紫袍公卿注视着眼前这个白袍男子。

身处绝境,竟如此淡定从容,这份气态实属罕见。

“是否认罪?”

刑部尚书卢崇俨死盯着徐北望。

其余会审团成员一言不发。

大案发生的第一时间,武后就组建了三司会审团。

刑部,大理寺,御史台等重臣联合审讯定罪。

“何罪之有?”

徐北望手腕动了动,镣铐发出清脆的声响。

朝廷天字第一号诏狱有禁制阵法,只要进入里面,囚犯就无法动用真气。

卢崇俨目光变得极有压迫力:

“天子脚下,肆意杀人,死罪!”

“死罪?”徐北望靠着椅背,眼底并无笑意:

“如果遵守大乾律法也是一种罪,那我甘愿引颈受戮。”

“你……”卢崇俨喉头翻滚,死死咬着后槽牙。

其实他接到了武国舅的死命令,必须诛徐家九族,方能报丧子之仇!

武家对此子的滔天仇恨,如果能放秤上称上一称,千斤恨万两仇!

“武湜私闯民宅?众目睽睽之下,谁能管这叫私闯?”

“况且府邸是以外院为私产界定,据旁观者口供,武湜仅仅踏进门槛半步。”

御史中丞不怒自威,语调很凌厉。

谁料徐北望丝毫没有慌乱失措,甚至反笑道:

“任许御史舌绽莲花,也改变不了在下正当防卫的事实。”

牢房内陷入诡异的死寂。

众臣心里很清楚,此案非常棘手!

一旦处死徐北望,何以堵住京师悠悠众口?

他的的确确没有违背大乾律法。

在残酷的武道世界,需要秩序规则,而大乾就扮演维持秩序的角色。

权力永远建立在暴力之上,一千年前,正因为姬氏出了两个半步至尊,他们才能推翻前朝,成为掌握最多修炼资源的秩序建立者。

既然依旧处于姬家统治之下,那必须遵守律法,至少在明面上做到无可指摘。

况且乾朝太祖制定律法的初衷,是彰显仁德,保护那些没有修为的百姓。

对于崩山断河的武道强者,反倒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

眼前的徐北望便很好利用武湜的愚蠢,如果换做常人,只能为自己的愚蠢买单。

但是。

那终归是武后的侄子。

“如果律法偏袒权贵,视我这等平民为草芥羔羊,那我等着秋后问斩。”

牢房内再度响起温润的声音。

众臣脸色僵硬,像吞了苍蝇一般恶心。

这小辈扣帽子的本事挺厉害的,还伪装成一副受害者的模样。

你可是一掌割掉武湜头颅,据说当时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风姿神异的容貌下,藏着一颗冷血无情的心!

你若不死,将来必成祸害啊!

卢崇俨冷着脸怒斥:“你偷窃武家晶髓在先……”

“卢尚书。”徐北望截住他的话,以轻松的口吻说:

“且不论我有没有晶髓,这是两码事,不能混淆。”

“眼下着重点在于,我自当防卫有没有罪?该如何定罪?这是审讯团亟待解决的问题。”

“至于冤枉我偷窃晶髓,那是我跟武家的私事。”

“公私分明这个道理,诸位比在下更懂吧?”

闻言,几个大佬下意识点头。

可瞬间反应过来,看这架势,好像你在审判咱们一样?

懂,全给你懂完了!

卢崇俨眼底几欲喷火,怒声咆哮:

“放肆,你眼里究竟还有没有尊卑之分?!”

说完拂袖而去。

其余紫袍公卿面面相觑,而后相继离开。

他们修炼儒家浩然正气,更能看透万物,洞察人心。

这个后辈心机简直恐怖!

或许在出手杀人的那一刻,就已经算准了接下来每一步!

短短的一句“大乾姓姬还是姓武”,杀伤力不啻于圣境强者一击!

宣德帝沉睡十年了,武后成为大乾这艘巨船的掌舵人。

当年旷世之战,大乾损失惨重,江湖秩序混乱,武后站出来扶大厦之将倾,赢得天下赞誉。

可渐渐的,再蠢的人都察觉到不对劲。

都十年了,当初借口几个皇子年幼,但现在皇长子都已经成婚,武后为何还不放权?

说委婉点是贪恋权势,直白点就是试图女主乾坤啊!

现在徐北望一席话,将武后置于难堪境地。

处死徐北望,违背了姬家制定的大乾律法,真当保皇党不存在?

此案在有心人引导下,绝对会升级到皇权之争!

那大乾朝堂,人人自危,江湖又将陷入无止尽的杀伐。

徐家这小辈若是不死,恐又是一个大祸害。

难怪唯第五贵妃马首是瞻,行事都是这般狠辣!

……

审讯室刚沉寂下来,又传来脚步声。

刑部尚书卢崇俨去而复返,他居高临下冷视着徐北望:

“主动认罪,然后交出晶髓,皇后娘娘可免你一死,将你放逐到罪恶之城。”

徐北望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长城边唯一一座城池——罪恶之城。

一旦进入此城,终生成为长城守夜人。

尽忠职守,生死於斯,毕生的使命就是抵御极北之地的魔窟。

“你也不想连累徐家吧?”

卢崇俨突然阴测测说道。

徐北望表情趋冷,声音倒是依然平静:

“若是有本事,就不会言语威胁了,无能狂怒挺可笑的。”

“要怪就怪那个废物太过愚蠢。”

嚯!

卢崇俨太阳穴直跳,简直气炸了。

他恶狠狠盯了徐北望几秒,牢牢记住这张脸,随后愤怒离去。

徐北望端详着手镣,眸子在忽明忽暗的灯火下幽沉深邃。

其实他奉行谨慎的行事风格,最好能低调修炼二十年。

他没心思掺和权力争斗,更从未想过去得罪武家。

可这一次,真的触及到徐北望的逆鳞了。

我根骨低劣,气运倒霉透顶,没有门阀世族做后盾,也就靠着截胡机缘勉强维持生计。

在这弱肉强食的武道世界,已经活得够艰难了。

你倒好,不同情也就罢了,还登门抢夺我的宝贝?!

这岂能忍?

只好宰了你。

手摘枇杷

作家的话
感谢苏牧秋的打赏~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