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开局成为鱼人术士

第59章 诅咒术士

此时的山谷依旧幽暗,还站立在沙地上的只有布莱克与莫洛克两人。

在暗色炸弹出其不意的偷袭下,布莱克被血肉涂层裹住的身体已经裂开几条狭长的伤口,但随着寄生在其体内的菌类为了维护宿主安全而分泌出特殊的类似血小板般的修复物质,那几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率迅速地被修复愈合。

不稳定的邪能箭!

鱼人这番首先打破了平静的局面,一道惨绿色的箭矢被莫洛克迅速凝聚成型,然后宛若经由一把大铁弓射出,急速朝十几米开外的布莱克射去。

对于急速奔来的邪能箭矢,布莱克没有如之前一般同样凝聚出一道邪能箭来抵充,反而一个前冲起跳上跃避开了袭来的箭矢,同时身形与赤色鱼人的距离又拉近了少许。

而对于人类术士的这番举动,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莫洛克心里突然升起一股猜测,身披血肉涂装变化为战士形态的对方似乎是失去了施法的能力。

为了验证这一猜测,鱼人趁对方与自己还有十数米的距离,又是凝聚了几发邪能箭打了过去。

果然,血肉涂装的人类术士并没有采用法系常规的法术对轰手段,而是利用自己的高敏捷属性一一避开,若是实在避不开,就用完整的右手护住重要部位强冲过来。

三步,两步,一步!

看着近在咫尺的赤色鱼人,布莱克眼中精光爆闪,被包裹成砂锅大的拳头直接对着鱼人瘦薄的胸膛轰去。

啪!

一只赤红色的鱼人手臂大张着手掌呈布状正面拦住了轰来的拳头,仿佛一块坚硬的石壁拦住了布莱克的进攻,半步不退。

这并非是莫洛克一介法系职业把自身肉体强度训练到可以和白银顶阶的超凡战士或者鱼人杀手蟹比肩的地步,这点目前对于没有高等战士专门指导的他来说还过于困难,问题出在对方身上。

在其轰击过来的手臂处,除去被血肉覆盖感染寄生之外,还有一条黑色的细瘦小蛇,呈雾状,无视了众多的实物阻碍游动在布莱克的手臂内部,像是一串黑色的铁索在根部死死绞住其肌肉的伸缩。

这是让其轰来的拳头变得绵软无力的罪魁祸首。

“虚弱诅咒?该死的诅咒术士!”

布莱克此刻终于是确认了对面鱼人术士走的职业分流路径,然后瞬间意识到不妙,肩部用力试图抽出自己的手脱离控制,可为时已晚。

在莫洛克的淡漠眼瞳中,三条黑色的细瘦小蛇陆续自布莱克体内爬升而出,在汲取到游离在其表层皮肤的暗影能量后瞬间壮大成手指粗细,然后化作铁索牢牢捆缚住人类的躯体。

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如开闸的洪水源源不断地被这四条捆缚在身上的黑蛇给吞噬,布莱克的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绝望的神色。一旦沦落为诅咒术士捕获的猎物,在没有外力的帮助下,自己脱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似是察觉到宿主的心境,人类术士表层一直只是在平静地默默修补伤口的血肉涂层突然开始急剧地涌动起来,爆发出旺盛的活力,分裂繁殖的速度加快了一倍。

在短短几秒内就将布莱克旧有的伤口给缝补完全,同时似乎恢复了初始时的感染性,手臂上的菌藓类物质沿着他的拳头向鱼人的手掌蔓延过去。

看着向自己手指涌来的血肉感染,莫洛克皱了皱眉松开握住布莱克的手,人类术士在没有支撑的情况下直接全身绵软跌落在地。

布莱克此时的心中很是凄凉,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皮肤表面附着的那层血肉涂装爆发出巨大的活性,连扎根在血肉内部如根系的卵都开始压榨生命活力来供能。

可血肉涂层的这番努力却是全然无用,捆缚在布莱克身上的几条黑蛇如无底黑洞般源源不断地吞噬那层血肉涂装供应上来的能量,抽干了他身上所有的力气。

诅咒术士之所以那么令人忌惮,靠的就是如附骨之疽难以根除的暗影诅咒。

莫洛克扫了一眼自己脚边瘫倒在柔软沙地上的人类术士,对方身上还披覆有接触不到活物不再蔓延的血肉涂层。

仔细地确认了一番没有意外之后,莫洛克缓缓蹲下身,低头静静地看着自己的俘虏,说出口的语气很是冷冽:“现在,能跟我说说,关于源种的事了吗?”

听到这话,倒伏在沙地上的布莱克猛地抬头看向自己眼前的赤色鱼人,目光里满是惊讶:“原来源种真的不在你身上。”

对此,莫洛克眉头悄不可闻地一蹩,面色却没显现出多少变化,他压着耐心继续问道:“你们口中的源种在哪里?或者说,除了我,你们还怀疑是在谁身上?”

由不得他如此关心,源种和能提供魔法能量的源晶一样,都是好东西。虽然只一字之差,但价值前者却要比后者高出数千倍,或者说,有价无市。

源种代表的是一项可持续性生长的资源,它像是一类虫族的巢穴,可以源源不断地产出一处超凡资源。

譬如距离铁棘村最近的人类大城池红枫城,它就是由一株枫树类的植株源种带动发展起来的。

那株据传种在城池最中心的源种植株在每年秋天产出大量具有珍贵魔药属性的红枫叶,并且带动了周围一片普通的枫树林随着时间推移渐渐晋升为超凡植株。

而这些超凡植株出产的枫叶具有不低的魔药价值,其源种母株长期服用者甚至可以提升火元素亲和度。

正是靠着这类可以稳定产出的魔药,红枫镇才吸引到了众多超凡职业者尤其是人类火法师的入驻。它也借此机会带动经济人口发展,从默默无闻的红枫镇一举晋升到远近闻名的红枫城。

可以说,每一颗源种都代表着一处可以无限产出的资源点,代表着至少一个村庄势力发展的基石,它甚至可以成为一个中型势力的衡量指标。

对于珍贵至此的东西,无论对方是愿意还是不愿意说,莫洛克都必须问清楚。

“你想知道?”

布莱克戏谑地看着赤色鱼人表现出来对源种下落的关切,哪怕身上仍有四条黑蛇绞在他身上汲取活力,他眼里依然饱含毫不掩饰的快意,

“我知道你不可能放了我,那就求我吧。求我一次,我就告诉你我们这边的情报。”

听到这话,莫洛克的眼神也冷了下来:“同为术士,你应该知道,灵魂也是我们涉及到的领域之一。”

故纸成堆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