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仙洲之轮回

第29章 戎狄叩关

杨绩不知道的事,今天早上雷泽关所遇的危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危险得多,如果不是云天河因为好奇多了一句嘴,说不定还真的有可能被戎狄人偷袭成功。

在大魏,儒道是主流,而戎狄人大多数人是修炼武道,他们中还有一部分人修炼的是巫道,巫道跟儒道很相似,修炼的人数虽然远不及武道,可却是戎狄人的主流,掌握戎狄话语权的贵族,有条件的话都会尽可能地修炼巫道,实在没办法才会修炼武道。

不过好在戎狄的草场密布,畜牧业比大魏发达得多,肉食获取比大魏方便得多,血肉之气的供应比大魏丰富,武道修士的地位在草原上要比大魏高得多,有不少高等级的武道修士也成为戎狄贵族,掌握着一部分的话语权,不像大魏,能站在朝堂上的清一色都是读书人。

巫道的传承比儒道久远得多,两者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所以很多修炼巫道的人宣称儒道是巫道的一个分支。

巫道能传承至今,自然有它的过人之处,巫道修士在草原上地位崇高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巫道具有沟通神灵的占卜之术,能通过占卜获得据说是来自神灵的启示,从而指引草原人趋吉避凶。

戎狄的大国师巫满,耗尽阳寿推算出今年冬天戎狄有大难,启示指向南方,正好西北的鬼候域也派使者前来,说有高人推算出北方有难,也是指向南方,因此前来戎狄协商应对之策。

但终究天威难测,指示晦暗不明,不知道南方指的是不是指的大魏会给草原带来灾祸,又或者说是南方有解决之道。眼看就要入冬,两族决定出兵大魏,尽力拿下大魏再说,这样的话不管是哪种情况戎狄和鬼候域都有转圜的余地。

灭了大魏,大魏自然就不会给草原带来灾祸了,如果启示中说的解决之道在南方,拿下大魏就等于是将解决危机的主动权掌握到了自己的手中。

总之不管怎样,反正灭了大魏入主大魏就对了。

要想攻打大魏,雷泽关则是绕不过去的天堑。

两族定下解决启示的盟约之后,经过协商定下偷袭雷泽关的计划。

由鬼候域的鬼族圣女尉幽,带领四名鬼候域的修士和五十名名由刀师境的戎狄武修和巫将境的戎狄巫师组成的袭关队伍,跟随榷场的中原商人分批混入雷泽关,到了深夜时分,凭借夜色借由鬼候域的神通法术偷袭雷泽关。

戎狄大军通过鬼候域的神通法术隐藏行迹,埋伏在关外,待里面的人控制城门后,从城门杀入,里应外合攻破雷泽关,从而直入大魏腹地。

眼看就要大功告成,没想到被云天河三人误打误撞之下给破坏了,最终功亏一篑,无奈只能选择强攻雷泽关这条他们最不希望用到的备选方案。

杨绩收到传令兵的报告,腾得一下就站了起来,顾不得和云天河三人告别,赶到雷泽关城墙上查看敌情。

杨绩看着雷泽关下的场景,倒吸一口凉气,只见雷泽关外的黄土大地上,人喊马嘶,旗帜遮天蔽日,一眼看不到头,不下几十万之众,守卫雷泽关多年,还从没见过戎狄出动过这种规模的军队侵犯雷泽关。

戎狄这是不打算过日子了吗?马上就要入冬了,戎狄劳师动众地出动这么多的军队,如果久攻不下雷泽关,草原上的皑皑白雪就能让戎狄吃不了兜着走。

“看来戎狄人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这场仗不好打了。”杨绩仰天长叹。

散布在草原上的斥候估计是回不来了,否则戎狄这么大规模地出动,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

杨绩顾不得心中的震惊和悲痛,传令擂鼓聚将,组织将士,迎战戎狄叩关。

同时取出大印灌入浩然正气,向朝廷求援。

这次戎狄大举入侵,还有鬼候域的人参与其中,大战的规模已经远远超出了目前雷泽关守军应对的能力范围之外,必须要向朝廷求援了,让朝堂早做准备,大魏必须要举全国之力才能打赢这场战争。

云天河三人也跟着杨绩来到了城墙之上,看到底下密密麻麻的戎狄军队,心头也是一阵发毛。

人一过万无边无际,他们也不知道底下究竟有多少戎狄人,只能确认一点,那就是他们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人聚集在一起,黑云压城城欲摧,一种排山倒海地气势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云天河看到杨绩取出大印,灌入浩然正气之后,一道红光升入天空往南方飞去,似乎是没入了玄武城,心中好奇,不知道这是什么,他见杨绩正在忙碌着安排将士守城,不好打扰他,就问赵淇知不知道那道飞走的红光是什么。

赵淇见云天河不懂大魏的军事制度,便耐心解释道:

“那是向京都发的求援信号,军权君授,每一位将军领命出征或是受命驻守之前,君王都会授予军权,授权的方式就是通过皇帝玉玺分封一道国运之气到军印中,以示将国运托付给外出征战的将军。

将军出征的事宜与国运关联越大,分到的国运之气就越多,权利也就越大,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将军有行临机专断之权。

军印还有个功能就是输入浩然正气之后,借助文庙传递军情,军情通过最近的文庙向下个城市的文庙传送,直到到了目的地为之,杨将军就是通过他的将军大印向京都发送戎狄叩关的紧急军情。

传递的军情依据紧急程度分为黄、橙、红三色,紧急程度依次递增,黄色为应急备战,橙色为小规模的战役,红色则为关乎国运的大战。

杨将军发送的最高等级的红色军情,既是示警,也是求援的信号,沿途任何收到求援信号的人都要赶来相助。”

听了赵淇的解释,云天河这才明白杨绩发出的那道红光为什么向玄武城飞去,原来是要借助玄武城的文庙传递戎狄叩关的军情。

云天河看到杨绩正在忙,顾不到他们,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于是就带着赵淇和赵艺画在城墙上闲逛起来。

“那边的那个胖子,过来!看什么看?老子说的就是你。”

一名豹头虎须的雷泽关守军将军,看到小胖子穿着校尉的战袍,背着手无所事事地闲逛,还不时地从城垛中探出头去,一看就是个不懂军事的新兵蛋子,交战之时随意露头,很可能被对方巡游的斥候暗杀,因此有点军伍经验的人都不会这么干。

白白胖胖,身材痴肥,身后还带着两个丫头,不知道又是哪家新来混资历的公子哥。

守军将军一想到那些因为这些有背景的混资历的公子哥霸占军功,从而不得晋升的袍泽,心中就老大不痛快,本来就黑的脸变得更黑了,冲云天河大声地吼道,声音震耳欲聋。

“把你的头给老子收回来,在后面藏好,真当城下戎狄人的神射手是吃干饭的啊,屁都不懂,就敢上来。”这位将军虽然心中不爽这些混资历的混账二代,但是他嘴硬心软,不忍心见到他白白送死,而且一旦这些混账二代死在军中,终究是一件麻烦事,因此用骂人的方式教导着云天河守城时的注意事项。

“这人脑子有毛病吗?嗓门大就了不起啊?”任谁被一个陌生人莫名其妙地一顿骂都不会舒服,云天河鸟都不鸟他,转身就走。

“别跑,你给老子回来!”

黑脸将军看到云天河想离开,心中更加来气了。

“干嘛?还不让走了?”云天河没好气地问道。

“你是哪个防区的?怎么在这里闲逛?”黑脸将军问道。

“小爷我哪个防区的都不是,小爷我是杨将军的贵客,上来参观雷泽关的。”云天河梗着脖子答道。

“果然是来混军功的混账二代。”听到云天河的回答,黑脸将军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现在你被老子的戊字营临时征召了,仗打完了你该滚滚哪去,现在你就给老子钉死在我们戊字营的防区,胆敢后退一步,扰乱军心,休怪老子军法无情”

黑脸将军一把拉住云天河,指着身前空着的战位,让他驻守在这里。

左手顺时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