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仙洲之轮回

第26章 尉幽

穿过雷泽关,下了关道,有一片集市,这是雷泽关的驿市,原本这里只有一家大魏官府办的驿站,后来因为到雷泽关榷场做生意的的商队越来越多,白天在榷场交易,晚上要赶回三十里外的玄武城落脚很不方便,但是驿站只供有官府背景的人吃饭和住宿,有人就有商机,于是有人就在驿站附近开起了衣食住行的生意,比如客栈。

还有些聪明人选择不出关,直接就在这里买卖货物,既省了心还不用交关税,于是渐渐地以官府的驿站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每到秋季就繁华无比的集市,被人称为雷泽关驿市。

驿市里最多的就是饭庄和客栈,云天河他们入住的就是仙洲客栈驿市的分店,不愧是号称开遍整个盘古仙洲的连锁客栈,哪都有他们的身影。

客栈里除了能住宿,一般还兼营小饭馆的生意,店小二见到客人进来,问一句:客官打尖还是住店?打尖就是行路途中吃个便饭的意思,简单地填个肚子,但是不住宿。

客栈提供的便饭自然是比不上正经酒楼、饭庄的饭菜,但是出门在外也没那么多讲究,云天河三人随意点了几个菜,准备吃完就回去休息,明天还要早起,想办法登雷泽关和寻找赵淇九叔的墓。

“小二哥,等等,再来一壶酒,两个小菜。”赵淇知道云天河无酒不欢,还特地给他要了一壶酒两样小菜。

“对对对,还有酒,差点忘了,淇淇还是你聪明。”云天河一听有酒喝,开心地伸出拇指称赞赵淇,刚才又套路他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了。

就在三人喝酒吃菜的时候,门口走进来五个身穿连帽黑色长袍,藏头遮脸看着有些怪异的人。

“小二,上酒菜,快!菜要捡肉多的上,酒要最烈的。”其中一人高声喊道,那声音如刀刮铁锈一般刺耳,在大堂里吃饭的人纷纷皱起眉头,转头看向说话的人。

“连善,你给我闭嘴。”走在最前面的人应该是五个人的头领,似乎也受不了他的声音,出言训斥他。听她的声音是个年纪不大的女人,口中发出的声音就算是在骂人,依旧清脆悦耳,与刚才让人听了倒胃口的声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听完刀刮铁锈的刺耳声,再听她说话,如闻天籁之音。

“是,小姐。”这个叫连善的男子似乎很害怕走在中间的女人,刺耳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也不知道他在害怕什么。

“小二给我们来两间上房,饭菜送到房间里,酒就不要了。”黑衣女子对小二吩咐道。

“好咧,几位客官楼上请。”小二哥走到五人面前,躬身单臂虚引,在前面带路,将几人往楼上带。

云天河他们这一桌靠近楼梯,几人经过的时候,云天河突然起身拦住他们一行人的去路。

黑衣女子目光一凝,冷冷地盯着云天河,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拦住自己。

黑衣女子身后的几人身形微侧,警惕地看着云天河做戒备,看样子他们的黑袍里面应该是藏着兵刃的,出门在外的人,随身带着兵器是很正常的事,毕竟不管是关内还是关外,荒郊野外都不是那么太平安宁。

赵淇和赵艺画不明所以,但是看到几个黑衣人有动兵刃的意思,把手搭在剑鞘上,也跟着站了起来。

“姑娘不要误会,在下云天河,想和姑娘交个朋友。”云天河双手举到胸前,示意自己并无敌意。

“让开,我没兴趣和你做朋友。”黑衣女子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不过任谁都能听出她声音的嫌弃和怒意,她以为又遇到了一个以调戏女子为乐的登徒子。

“草原上来的朋友,不知进关来有何贵干啊?”云天河突然侧身贴近黑衣女子地耳边问道。

黑衣女子身后的四人听不到云天河说话的声音,但是看到云天河做出这般无礼且危险的举动,就要上前动手。

黑衣女子举起手臂,示意他们退下,然后也是靠近云天河的耳边,小声说道:“小胖子,我们怎么会是草原上的人,我们是来此做生意的青州人。”

“青州人可没有常年吃羊的习惯,你们身上那股羊膻味,虽然掩盖的很好,可是却瞒不过我的鼻子,我没别的本事,就是鼻子特别灵。”

云天河依旧将嘴贴在她的耳边,嬉皮笑脸地小声说道,在外人的角度看来,就像是他在轻薄黑衣女子。

对于他的狗鼻子,了空小和尚可是深受其害。

“死胖子,你想干什么?”黑衣女子既不继续否认,也没承认,但是她的态度就说明了真相,似乎有些恼羞成怒,压抑着怒气问道。

“我并不想干什么,只是想交个朋友,想要知道姑娘的芳名,家在哪里?不至于以后登门求亲都找不到正主,至于你们是不是戎狄人,又为什么要进关,我没兴趣知道。”云天河一脸无赖相,就像个一个在街头调戏良家妇女的小泼皮。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滚开。”尉幽的目光更加冰冷了,果然是个好色的混混无赖。

“姑娘你不想告诉我也可以,我想雷泽关的守军一定会有办法问出来的,鄙人在雷泽关的守军还是有那么几个熟人的,到时候从他们那里一样能打听到姑娘的芳名和仙居之处。”云天河将混混无赖死缠烂打的特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尉幽,盛乐城,可以滚开了吧。”黑衣女子不愿意多跟他纠缠,告知了自己的姓名和来历,至于真假就有待考证了。

“尉姑娘请!”云天河似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侧身闪开,一手背在身后,弯腰请她上楼。

“小胖子,我建议你不要多事,多事的人通常都活不太长。”尉幽走到云天河身侧,威胁了一番,然后上楼去了。

云天河看着尉幽他们进入房间才转身坐下。

“小胖子,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赵艺画看到云天河一脸恋恋不舍一直盯着黑衣女子地样子,出言讥讽。

“胖哥,怎么了?”赵淇确信云天河不是那种见色起意的好色之徒,身边就有两个大美女,都没见他有什么好色的举动,更何况黑衣女子除了眼睛露在外面,其他的地方都包裹地严严实实,云天河不至于饥渴到仅凭一双眼睛和声音就被迷得神魂颠倒,见他坐下,小声地询问。

“大堂里人多口杂,不是说话的地方,先吃饭,待会回房间再说。”云天河示意她们先吃饭。

云天河三人吃完饭,进房间关好门,赵淇就急切地问道:“胖哥,你发现了什么?”

“刚才那五个人是草原人,八成是戎狄人。”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戎狄人?”赵淇听到他们是戎狄人吃了一惊,她想知道云天河是怎么看出五个裹得严严实实的人是戎狄人的。

正常情况下,边关守卫对进关的人会进行严格检查,防止戎狄奸细混进关中,每个进入关中的戎狄人都要登记报备,还会有大魏官府的人全程跟随监视,几个人如果真的是戎狄人,打扮地鬼鬼祟祟,行事作风也相当怪异,偷偷混进关内必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估计不会是什么好事。

“他们又是怎么进来的?”雷泽关守卫森严,一般来说是不会让戎狄人轻易混进来的,作为即将晋升治国境的读书人,心怀天下的赵淇自然要弄个明白,如果戎狄人能轻易地混进雷泽关,对大魏来说就是一个安全上的漏洞,她自然要想办法解决或者是汇报给有能力解决的人。

有五个人能偷偷摸摸地入关,那就代表会有更多的戎狄人能混进雷泽关,细思恐极,她必须要弄清这个问题。

“他们用手段掩盖身上的羊膻味,但是却瞒不过我的鼻子,我刚才还特意用计诈了一下,果然是戎狄人,他们应该是伪造了身份,跟着中原的商队混进来的。”云天河说道。

云天河一开始拦住他们,并不是因为他们身上的牛羊膻味,其实这里靠近边关,很多人常吃牛羊肉,有牛羊膻味很正常,但是一般人不会像他们这样去刻意掩盖,他们此举反倒是显得有些反常,只不过一般人是闻不出来的,只会把他们当成是大魏国内来的人,他们也没想到会遇到一个有着比狗鼻子还灵的怪胎,所以云天河就顺势诈了尉幽一下。

云天河之所以拦住尉幽,还有个原因就是是因为他在黑衣人的身上闻到了一种阴气,一种带着腐朽味道的阴气,这种味道能让人联想到腐臭的死老鼠或者是玄武城外的乱葬岗,如此怪异特别的味道自然就引起了云天河的注意。

“他们混进来想干什么?”赵淇问云天河,想看看他有没有打探到更多的内容。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看他们鬼鬼祟祟的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好事,这里靠近边关,我怕他们想要打边关的主意。”

“什么?打边关的主意?我这就去通知镇关将军。”赵淇说着拿起宝剑就要出门。

“别冲动。”云天河一把拉住她,阻止她贸贸然地冲出去。

“晚一分,边关就危险一分,为什么不让我去?”赵淇盯着云天河,没有足够的理由,她不能拿边关的安危开玩笑。

“这一切都还只是我的猜测,而且我识破了他们的身份,他们如果有点脑子的话,肯定会盯着我们的,我们现在去报告边关守军,他们肯定会有所察觉,万一他们放弃了行动,躲藏起来就更难防范他们了,我们不能打草惊蛇。”云天河解释道。

“那怎么办呢?我们也不知道他们会什么时候动手啊。难道我们就一直这样干看着吗?”赵淇闻言退回来问云天河。

“我看他们行色匆匆,那个女人还不让他们喝酒,我估计八成是要今天晚上就要动手。我们轮流守夜,盯着他们,一旦他们行动,我们就立马向守关的将士示警,他们人少,只要有所防备,他们就翻不起大浪来。”云天河说出了他的推测和应对方案。

赵淇仔细地想了一下,发现云天河说的确实有几分道理,逻辑上找不到一丝漏洞,她怔怔地盯着云天河看。

“你看着我干什么?”云天河被赵淇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胖哥,我怎么从来没发现你这么聪明呢?你不是没开窍吗?”赵淇问道。

“对啊,小胖子你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聪明了?”赵艺画也后知后觉地问道,她听了赵淇的话也反应过来,像云天河这样没有开窍,还这么聪明的人,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在她们的印象中十六岁还没有开窍的人是和智障儿童画等号的,她们所遇到的迟迟不能开窍的人,别说认字了,连话都说不周全,甚至连最基本的生活自理都做不到。

“胖爷我一直都是这么聪明的,我早就说过,是胖爷我不屑于入儒道而已,否则早就开窍了。”云天河下巴抬得老高,自吹自擂道。

其实云天河能和人正常交流也就一年多的时间,之前的他的确就像个傻子,只是他的智力一直在不断地提高,而且速度还快得不可思议,偏偏他还不是因为开窍才提升的智力,连赵叔和袁鸿都说不清楚他变化的原因,只能把他归到怪胎的行列之中。

他大睡了三天三夜之后,感觉脑子更加清明了,表现出来的缜密心思和聪慧远超过了常人,有些时候,连赵淇都不一定比得上他,只是他自己一直没有察觉而已,还以为自己一直是这么聪明的,这就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大敌当前,赵淇和赵艺画也心思去深究他的智力到底是高还是低。

三个人于是分配了一下看守的位置,就熄了灯,在黑暗中盯着尉幽一行人。

其实主要还是赵淇和赵艺画两人盯着,她两有儒道齐家境的修为,可以“洞若观火”的儒家小神通监视,即使熄了灯,依然可以通过门窗的缝隙紧盯着黑衣人的一举一动,云天河没有修为,只能靠两个眼睛干瞪着,熄了灯就跟瞎子差不多,就安排他盯着黑衣人居住的房间的正门,但是他们十有八九不会走正门出去,所以,他只是个凑数的。

“胖哥,赶紧醒醒。”云天河睡得迷迷瞪瞪的时候被赵淇叫醒了。

“嗯?怎么了?天亮了吗?”睡迷糊的云天河睡眼朦胧地问道。

“他们果然是不怀好意,他们从窗户跳出去了,我和画儿跟上去,你就待在客栈。”

赵淇拉起还迷迷糊糊的云天河,直接推开窗户就和赵艺画一起跳了下去。

云天河也没听清赵淇说什么,一直半闭着眼睛,脑子还没清醒过来,看到赵淇和赵艺画从窗户跳了下去,如同梦游一般,也跟着往下跳,直到脸着地地摔到地上,才清醒过来:“哎呦!他们真的动手了?”

“他们果然往边关方向去了,我跟上去看看,去报个信也好。”云天河也不敢耽搁,远远看到赵淇和赵艺画的身影急速地奔向关口的方向,一个咕噜爬起来,跟在后面奔跑起来,他跑起来的速度竟然还不慢。

嗯~~是个灵活的胖子。

当云天河赶到关下的时候,大吃一惊,发现黑衣人根本不止他们在仙洲客栈看到的五个人,而是有好几十个人,幸亏他们没有轻举妄动打草惊蛇,否则他们不但示警不成,搞不好明年的坟头草都要有三尺高了。

他们用法术遮蔽身形,在黑暗中若隐若现,如同鬼魅一般,不断地在向城门靠去,要不是他有心跟随,根本就发现不了。

云天河看到赵淇和赵艺画还有负责守卫城门的雷泽关守军正在和源源不断涌过来的黑衣人厮杀在一起。

左手顺时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