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长枪

第36章 肮脏圣教

一名黑袍男子面目狰狞,咬牙切齿的冲着胡岳说道:

“你是何人!竟然管我暗藏圣教的好事!”

“嗯?什么玩意?.....什么是肮脏圣教?.....我没听说过....师姐你听过吗?”

胡岳一脸懵逼扭过头看向身后的纳兰婉君,全然不顾在原地无能狂怒的黑袍男子。

“你这可恶的家伙儿!是暗藏圣教!你竟敢出口羞辱圣教!”

黑袍男子一边在原地骂骂咧咧的,一边却又不敢向前,只能偷偷的退到另一个同伴身边。

纳兰婉君强撑起虚弱的身体,踉踉跄跄得走到胡岳身旁,向胡岳解释道:

“暗藏圣教是南区一方邪恶势力的霸主,他们潜伏在南区各方各地的暗处,烧杀劫掠无恶不作,朝廷曾多次出兵围剿,自古正邪不两立,我们青玄天虎门与暗藏圣教本就是势不两立.....这次的历练,怕是有宗门里的内鬼给泄露了......咳咳咳.....”

胡岳赶忙从储物袋中取出好几枚气血丹递到了纳兰婉君手里,纳兰婉君也是红着脸低着头,低语了一声“谢谢”就将丹药收下了。

“邪教啊!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胡岳突然脸色一沉,锐利的银色长枪霎时间寒光乍起,一阵阵从虚空中传来的枪鸣震慑人心。

两名黑袍男子看见胡岳阴沉的表情,吓得脸色大变,纷纷取出两枚传讯灵符,向两个不同的方向释放出去。

纳兰婉君见状,急忙道了一声“不好!”。

“胡庆师弟,快拦下那两枚传讯灵符!不能让他们通风报信!”

胡岳闻言,眼神一寒,瞬间就将目光集中在一枚传讯灵符上,银色的长枪被他当作长矛使用,用力掷向一枚传讯灵符,“咔嚓”一声,一枚传讯灵符在半空中被刺爆。

胡岳没有半分迟疑犹豫,心念一动,手中跳出一朵红色火焰,朝着另一枚传讯灵符低喝一声:

“焚天!”

浩浩荡荡的火焰,仿佛泄洪一般,像天空中的一枚传讯灵符奔涌而去!

焚天是胡岳刚从火苗当中领悟出的一门武技。

不出意外的,两枚传讯灵符都被胡岳拦截了下来。

银色长枪随胡岳的意念凭空自动,从天空中划出一道银白色的闪电,飞回了胡岳的手中。

胡岳看向两名黑袍男子,露出了充满善意的笑容,一口洁白无瑕的大白牙亮闪闪的。

“两位,能说说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吗?”

充满善意的笑容,在两位黑袍男子的眼里变成了索命的阎罗,或许全盛下的两个黑袍男子会与胡岳斗上一斗,可此刻他们二人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势,自然是毫不犹豫的使出浑身解数飞驰逃跑。

“哼!想走?”

胡岳见状,一边挥舞着长枪,一边脚底生风似的在林间如闪电一般追赶二人。

“去死!”

胡岳猛地狂喝一声,周围皆都被他的吼声所震撼到了,气势四处波及,空间大片开裂,狂风怒号,呼呼作响!

随后,出枪!

银色长枪,火焰雄浑,随后用力一挥,火焰滚荡,朝着那黑袍男子横扫而去。

一个黑袍男子看着越来越接近的胡岳,脸色大变,只顾着拼了命的奔跑,突然一阵心悸涌上心头,感到脖颈处凉嗖嗖的,不知怎么的,两眼向下望去发现自己已然身首异处,死不瞑目。

另一名黑袍男子看见同伴已经被斩于枪下,身受重伤的自己,或许已经是跑不掉了,一咬牙,索性停下身来对着胡岳。

“哟,怎么不跑了?”

胡岳居高临下,神情悠闲的看着狼狈不堪的黑袍男子,一袭白衣,宛若逍遥于天地间的少年枪神。

“阁下是何人,不知为何要与我圣教作对。在下与阁下无冤无仇,今日阁下若是饶了在下一命,在下来日必当涌泉相报!”

“你还挺会说话的...不过,你说错了一点。”

胡岳一边挖着耳屎,斜视着黑袍男子,一边毫不在意的说道:

“老子是青玄天虎门的新弟子,自然与你们那个什么肮脏圣教势不两立。”

黑袍男子闻言先是一惊,然后强作镇定的说道:

“那又何妨!阁下年纪轻轻就如此了得,在下将阁下介绍入我圣教,阁下的修行在我圣教的帮助下,必定一日千里,突飞猛进....”

话音未落,那黑袍男子不知哪来的气力,竟飞速的朝胡岳飞来,手中掐着奇怪的手决,口中低喝道:

“封穴魔掌!去死吧!”

一张由黑色真元凝聚而成的邪恶人脸,张开血盆大口朝胡岳飞来!

胡岳对此毫不意外,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弹了弹手中的耳屎,不耐烦的说道:

“怎么他妈的又是这招!”

胡岳抖了抖手中的银色长枪,目光凌厉,用力的劈出一枪。

“三十六火乱世枪第一式,烽火燎原!”

银色长枪之上凝结了庞大的气势,金色的火焰遮天蔽日,一条宛若黄金浇铸的真龙形成,浩浩荡荡的冲向邪恶人脸。

天空忽明忽暗,似乎周围空间全部被这股气势给波及到了。金色龙影摧枯拉朽一般撞碎了邪恶人脸,气势不减地冲向黑袍男子,黑袍男子大惊失色,来不及反应,就直接被轰成齑粉,魂灭道消。

“我cao,用力过猛了!”

胡岳有些诧异,没想到对方的大招这么不堪一击,自己拼了三分的真元都挡不住。

“果然还是我太优秀了吗?...”

还没给他得意的时间,纳兰婉君就赶了过来,看见胡岳一人提着长枪,急忙问道:

“那两个暗藏圣教的人呢?”

胡岳的嘴角不禁一阵抽搐,支支吾吾的说道:

“一不小心...就给杀了....”

“什么!”

纳兰婉君闻言,惊讶得大声脱口而出,与一身淑女温婉的气质极为不符。

“你杀了他们两人!”

纳兰婉君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完全没想到一直躲在队伍最后的一介散修,胡庆师弟,竟能以刚刚突破到真元境二重天的实力,单杀了两名真元境四重天的邪教天才。

“师姐啊....这不能怪我啊,是他们太弱了,我也想留个活口,可没想到我一枪他们的脑袋就搬家了....”

纳兰婉君听了这话,差点没有给胡岳一巴掌......你还好意思说人家弱,你他妈一枪把人家干没了,这能怪人家太弱吗。

“我收到了其他人的传讯符,想必他们也和我一样,也受到了暗藏圣教的袭击....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离开这片远古森林,去找清长老终止此次的历练任务。”

纳兰婉君话说到这里,胡岳就开口打断道:

“纳兰师姐自己刚才不也说过了,是宗门内部的内鬼泄露了你们的行踪了吗....”

“是....是的,我们一行人都是宗门的天骄,未来的希望,为了我们的安全,此次的历练任务是保密的,外面的势力不可能知道我们的行踪,只能是内部泄密....”

纳兰婉君一阵诧异,似乎不明白胡岳在说些什么。

胡岳解释道:

“既然这样,那肮脏圣教的人又怎么不知道领队的人是清远桥长老呢。”

纳兰婉君恍然大悟,明白了胡岳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说,暗藏圣教的人,不但派遣了这些来针对我们这些学员的人,也同样派遣了能制衡清长老的五气朝元境界的强者?”

“对滴,我就是这个意思.....所以啊师姐,现在的当务之急应该是先让你好好疗伤,然后我们再去寻找其他师兄妹们,先确保了我们的安全,再一起出去找清长老。”

纳兰婉君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了胡岳的说法。

“可是你怎么知道暗藏圣教派遣的其他人就一定是像刚才那两个那样的真元境四重天,万一是更强大的强者呢?”

“这个嘛....”

胡岳捏着下巴,思考了一下,说出自己的分析:

“既然他们派遣来袭击师姐你的人是两个,而且是真元境四重天,我想他们一定也是将刺杀你们青玄天虎门的外门天骄当作是弟子们的一种历练,只不过历练的任务是刺杀你们,所以我认为,派遣袭击其他人的肮脏圣教的人,应该也是在真元境四重天左右....”

“那我们尽快寻一个地方疗伤吧,情况紧急,容不得我们耽搁!”

善良的婉君师姐极其担忧其他师兄妹们的安全,转身准备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师姐别急,我倒是有一个好去处,绝对安全,绝对无人打扰!”

胡岳认真的对纳兰婉君说着。

“好,我们快走吧!”

说完,纳兰婉君示意胡岳带路。

胡岳也是雷厉风行,转身就走,可没走多远,又转过身来,对着纳兰婉君说道:

“差点忘了....”

只见胡岳回到了两名黑袍男子的尸体旁,一通胡乱摸索,从两个尸体上摸出一瓶又一瓶稀奇古怪的东西。

“这些丹药说不定会有大用!”

胡岳舔舐着嘴唇,看着黑袍男子手中充满煞气的两柄短刀也是两眼放光!

“师弟....那两柄短刀就算了吧.....邪教之人所用的兵刃....我们用不上的....”

在纳兰婉君的一番劝阻下,胡岳这才打消了带有这两柄短刀的念头,带着纳兰婉君前往人皇轩辕前辈的传承之地。

浩十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