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杂货铺

第97章 歌谣

午夜,镇里唯一的光亮也熄灭了。晚间的凉风吹动树木,发出的声响与虫鸣相合,略显聒噪。

所有人都睡的正熟的时候,一声锣鼓声响起,吓醒了所有人。

“谁大半夜在这敲锣打鼓啊!”陆羽诗打着哈欠,才发现原来大家都穿着睡衣聚集在一楼,她看了一圈,发现少个人,“阿湫呢?”

黎修尧扫了一眼一楼的阳台,白色的窗纱随风飘起,隔着窗纱那抹身影的飒爽英姿也没有丝毫减色。

他缓慢地走了过去,还未靠近阳台,唢呐的声响便已响彻天际。这唢呐的声响犹如魔音绕耳,除了陆羽诗和牧瑾言,其他人的神智有些恍惚不已。

黎修尧悄然在别墅的四周贴上了符.纸,他们才稍稍站稳了脚跟。

“你们最好现在立马回房间睡觉,无论怎样,听到任何声响都不要出房门。”黎修尧淡然地扫了他们一眼,“阿诗,你带你隔壁那个醒醒酒。”

一楼的灯光顿时暗了下来,空留下壁灯的微弱光芒。

陆羽诗偏头看向站在身旁的牧瑾言,刚才还站的好好的,现在却有些摇摇欲坠。她连忙扶住牧瑾言到一旁的椅子坐下,去厨房倒了杯水给他。

“这里没有醒酒茶,你将就着喝,我明天再……”

还未等陆羽诗讲完,一只手扯过她后随即跌落在牧瑾言的怀里。炙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鼓动的胸膛让她不禁慌了神。

“阿青?”陆羽诗还未来得及抬头,自己就被牧瑾言抱起。现在的她跨坐在牧瑾言的腿上,四目相对。

牧瑾言身上的酒气不减,青竹的气息混杂其中,让陆羽诗有些鼻子发痒,轻轻的打了个喷嚏,却莫名红了眼眶。

明明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在牧瑾言眼里却变了副模样。

他一只手缓慢地抚弄着陆羽诗的脸颊,另一只手紧紧抱住她的腰脊,顺着尾椎往上一下没一下的按压。

“阿诗。”低沉喑哑的嗓音让陆羽诗晃了神,她轻轻的蹭着牧瑾言抚弄她脸颊的指尖。

此时,两个人都有些意.乱.情.迷。

外面锣鼓喧天,仿佛是为他们而奏。

阳台上凉风习习,在离别墅的不远处一支队伍声色浩荡的穿过巷子,往大路走去。

“半夜送亲,谁这么有想法?”林清湫双手撑在栏杆上,语气里都是暗嘲。

“可能这是当地的习俗。”黎修尧不知从哪里找了个橘子,他剥开外面的橘皮,剥了一瓣喂入林清湫的嘴里,“很甜,你可以咬。”

林清湫不疑有他,经过黎修尧的手送到她面前的,又有哪一样会是差的呢?

“那这当地的习俗也真是够奇怪的,半夜出嫁。”林清湫又咬了一块,“嫁的难道是鬼新娘吗?”

“说不定是呢。”黎修尧也吃了一块橘子,的确很甜。

清晨,旭日初升。

牧瑾言嚷嚷着头疼,就没下去吃饭。大家也没多介意,也就随他去了。

至于陆羽诗的身影为何没出现,林清湫帮忙解释了一下,大家也没有什么怀疑,反而露出了一副了然的表情。

在他们住的地方往前走几百米就有一个集市,顾行舟早上晨练的时候顺带买了早餐回来。

“昨天大家睡的好吗?”林清湫喝着粥,看似无意的问道。

“还行,就是那个唢呐的声音老是在我们房间里环绕。”温梓扁了扁嘴,“我和王绪姐姐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

王绪放下手里的豆浆,连忙点头。

林清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对了,下午大家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我想去镇北那边看表演!”王绪兴奋的举手。

“我也是。”温梓温柔的笑了笑。

杨初随机也放下筷子,正色道:“阿梓去哪我去哪。”

喜缘镇分南北两遍,通常镇子里的人都简约的称呼镇南和镇北两条村子。镇南和镇北由不同的村长负责,在过往,两个村并不相通,后来政府决定合并后,两条村子才合在一块,成为现在的喜缘镇。

他们住的别墅在镇南,这边风景相对于镇北要优美上好几分,而且村民信奉的神树在这里。因此,镇南也在镇子上的分量重上几分。

吃过早饭后,王绪和温梓手牵手走在前头,杨初则拿着相机走在后面跟着,时不时给两个女孩拍起照。

当然了,在他们三个人的最后面,总会有一个王宇跟着。

“王宇哥虽然不苟言笑,但对王绪姐真的是没话说。”林清湫摩挲着下巴,郑重的点了点头。

“他们毕竟是兄妹,而且王绪那丫头像个勇士一样,如果没有王宇在旁边,恐怕不知道栽了多少跟头。”顾行舟吹了吹手中的热茶,“那你呢,下午去哪儿?”

“没想好。”林清湫侧头朝顾行舟笑了笑,转身走回房子里。

“你这丫头……”顾行舟转念一想,“不对,你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如今的顾行舟可比以往敏感多了,毕竟世上有很多东西并不是能轻易用现有的知识来解释清楚。

“顾大哥,你坐。”林清湫让顾行舟坐在沙发上,“我们先等阿诗他们醒了再说。”

黎修尧穿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手上捧着新鲜出炉的蛋挞和热奶茶。

林清湫不爱喝牛奶,所以黎修尧只能将厨房里的茶叶和糖一起炒焦后加入牛奶,做成奶茶。

别墅楼梯的声音减弱效果比想象的中要好,以至于陆羽诗下楼的时候没有一丝声响,待她在林清湫身旁坐下,林清湫刚喝进一口的奶茶差点没喷出来。

“你走路没声啊!休息好了?”林清湫忍不住吐槽,却遭到陆羽诗一记眼刀攻击。

陆羽诗暗戳戳的剜了一记眼刀送予林清湫,随即看向黎修尧,“阿青似乎灵力耗尽,变回原形了。”

黎修尧颔首,“这地方对他影响有些过大,变回原形反而更好。”

陆羽诗点了点头,眼里的忧愁终是消散了些许。

顾行舟有些不明所以,试探的问道:“所以这个镇子怎么了吗?”

昨晚等所有人再次入眠后,林清湫和黎修尧一同出了趟门,随着那些锣鼓声找到了声音的来源。

他们一开始还以为是当地风俗,有人半夜出嫁,可当他们到了现场才发现,其实是一对纸扎人在那里敲锣打鼓,还唱着歌谣。

“俏姑娘,要出嫁。

发簪上头,淡妆浓抹总相宜。

踩着绣花鞋,一步一脚印。

轿子摇摇欲坠向前迈,送到新郎家。

吉时快到,新娘子迎出门。

呜咽呜咽不说话,新娘子快上轿。

好日子就要到!”

嘶哑刺耳的嗓音唱着歌谣,纸做的轿夫抬得花轿摇摇晃晃,“咯吱咯吱”的声响让人觉得这轿子快散架。

林清湫和黎修尧一路尾随他们,看着他们最后停在了梧桐树下。

随后四周雾气腾起,将送亲队伍挡的严严实实。歌谣还未停歇,声音却在慢慢减弱,直到完全听不见。

而送亲队伍已然随着雾气的退散而消失。

“一个纸扎的送亲队伍,轿子里坐着是鬼还是人?”顾行舟皱着眉,“看来我要先去问问附近的同僚,探查清楚这个镇子的虚实。”

林清湫轻叹了口气,“如果单纯只是纸扎的,那我们倒是不担心。最怕,就是里面的新娘子是人。”

顾行舟怔了怔,“你是说……”

林清湫点头。

她最怕的是那些家伙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嫁给已死之人。

“阿诗,你尽量试试能不能感觉到这个地方的红线有没有什么问题。”林清湫朝陆羽诗说道,“入夜之后,我和阿修再去梧桐树那看看,希望一切都只是我的错觉。”

陆羽诗微微点头,“好。”

当天晚上,林清湫和黎修尧来到梧桐树下。

乍眼一看,这里没有什么稀奇的地方,可当林清湫抬头,却望见树枝上用红绸绑着许多木牌。

这些木牌在白天并没有瞧见,但一到晚上都显露了出来。

晚上的风带着凉意,吹过梧桐树,却让人觉得有些冷的刺骨。

蓦然,熟悉的铃铛声在耳畔萦绕。

“阿修。”

黎修尧正仰头看着书上摆动的木牌,听到林清湫的声音才转过身来,“怎么了?”

林清湫嘴巴抿成一条直线,抬起双眸,“魂铃响了。”

不温温不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