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谷秘境

诡谷秘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章 血蛙

军歌嘹亮而悲戚,在林中久久回荡,雨中的八人久久伫立,右手举得已经酸疼麻木也没有放下。又过了许久,众人才回过神来。这时候雨也小了下来,夏天的雨说来就来说去就去,这场与仿佛就是为了这场葬礼所准备的,仿佛是上天在悼念这位年轻的战士。雨滴稀稀拉拉逐渐的消失,唐飞对众人说到:“大家都去吃点东西,现在悲伤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们还得完成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作为一名军人,尤其是我们特种兵军人,完成任务是我们的使命,接下来我们还可能面对更危险的事物,但我们不能害怕,因为害怕也没用,害怕只能使你更加脆弱,更加容易被击溃。我们在这休息一会,生点火把自己烤干,然后我们继续前进。”

众人从悲伤的情绪中回归,开始忙了起来,有的去捡一些在树荫底下未被彻底打湿的树枝,有的则起检查枪支和装备。把较为干燥的树枝堆起来然后浇上些汽油,扔一小块固体燃料进去点燃,这样可以节约汽油和固体燃料,他们带的燃料并不多,能省一点就省一点。不一会两堆篝火就生了起来,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太阳开始露头了,加上火光应在身上让人感觉一阵舒服。大家都拿出自己背包里的水和食物吃了起来,昨天晚上跟那些山魈折腾了一夜今天又半天没吃东西了大家都饿的不行了。

唐飞打开一袋压缩饼干这时刘超,走到了唐飞的身边,“老唐啊,你看见赵雨了没?他好像没有回来!”。赵雨就是和他们两一起去找药草的队员。他一个人朝着另一个方向去找了,当时情况紧急,唐飞没来得及等他一起回来,只是用无线电通知了他,让他在后面跟上。

“他不会出什么事吧?”刘超担心道。

“会不会是雨下地太大了在什么地方躲雨呢?”林凌问。

“不管了,大家跟我去找找吧。”说罢唐飞背起背包和枪,把工兵铲插到腰间率先出发,他不能再让任何一个人再出意外了。众人都穿上正在烘烤的衣服跟着唐飞又向着原来的路走去。大家一路小跑来到了“蛇坟”边。唐飞指出了当时张雨走的方向,众人一齐朝着这个方向走去。

“赵雨!”

“小赵!”

大家一边寻找一边喊着,但林子里除了虫鸣鸟叫的声音一点回应也没有,小队又找了许久都不见张雨的踪影,众人的心又沉了下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看来张雨他也出事情了。大家加快了步伐继续寻找。

“呱!”,突然一声凄厉的怪叫传来走在前面的人都回身向后看去,走在第五的李双踩到了一只“青蛙”,它的前肢已经被李双踩的稀烂了,这只蛙极其怪异,它的背部通红,如漆似火,四肢及腹部呈紫灰色,还长着尾巴,尾巴末端有一对黑色球状物。只见它不顾疼痛,两只健壮的后肢用力等地跳起,同时张开那张蛤蟆嘴向李双扑了过来,他发现那蛙口中尽然有锋利的牙齿,这时候已经容不得他多想了,李双一个转身躲过了那“青蛙”的攻击,在它快要落地之际一个鞭腿甩了过来,啪得一声只见那蛙被李双甩的撞到了一旁的一刻大树上从嘴里流出一股青黑色的液体,落在地上登了登腿就归西了。毕竟是特种兵,不会被这小小的东西吓到。

众人看着这只奇特的蛙一阵惊奇,刘超哼了一声说:“真是他娘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年头连青蛙都咬人了!”

林凌解释说:“那不是青蛙,应该是兽蛙,也叫血蛙,它口中并非真正的牙齿,那是一种肉刺,就像人的软骨,不过还是非常锋利的。这种兽蛙是很罕见的动物,性情凶狠,我以前跟爷爷进林子的时候见到过一次,也听别人讲过。”

听了林凌的介绍,大家也开始担心赵雨也碰到这血蛙。

“走吧,我们继续找他,我想就算他碰到了血蛙也对付的了”,唐飞说到。

大家继续向前找去,找了将近一个半小时却还是不见赵雨的踪影,一个大活人而且还是一个特种兵不会就这样无缘无故的消失了,真让人难以想象。

此时,走在前面的唐飞和刘超发现周围的树木、藤蔓和杂草逐渐开始稀疏,本来唐飞还要用匕首砍掉挡路的树枝和藤蔓,现在他发现路越来越好走了而且脚下的泥土也开始变化。原始森林里的泥土一般都比较松软,因为它混合了大量堆积在地面上的枯枝败叶,这些几年甚至几十年掉落的枝叶经过空气的腐化就逐渐地化作一层松软的泥土了。而唐飞发现脚下的土地比前面走的路结实多了,虽然刚刚下过雨使之变地有些不好区分了但唐飞还是差觉到了这轻微的变化。

果然,往前走了几十米之后就只剩下一些低矮的灌木和蕨类植物了,地面也越来越潮湿,大家的鞋子陷入泥里也越来越深。唐飞停下了脚步,震惊地望着前方,他看到前面不到数十米的地方是一个大型的水洼,由于这场大雨,水洼里已极慢了浑浊的雨水。但这并不是让唐飞震惊的原因,他还看到,就在水洼另一边较浅的地方正蹲着一只体型庞大青蛙,不,不是青蛙,青蛙不可能长到如此之大。只见那只怪物呈墨绿色,腹部白色,蹲在那有半米,足有一个小牛犊子大,那铜铃一般的蛙眼鼓出大脑袋一截子高,四肢肥大而健壮,它张开大嘴伸出那细长细长的舌头卷起一个血糊糊的东西喂进自己的嘴里,鼓着腮帮子用尖锥般的肉刺牙齿咀嚼着,众人仿佛都听到了它那咔呲咔呲的咀嚼声,无不毛骨悚然。

在那只怪物的旁边围着一堆一堆的全是背后血红色的血蛙,数都数不清,当然,这个时候也没人有那心情去数。唐飞还看到就在那血蛙堆里一只人的手臂露了出来!十几只血蛙围了上去,用它们的“牙齿”疯狂地撕咬着,不一会,那手就被剔成了白骨,它们咬下去之后将血肉模糊的东西都吐到了地上,那只巨大的怪兽则不断地用舌头卷起剔下来的血肉。看到这一幕众人头发都快要立起来了,心里一阵恶心,胃里开始翻腾。

“哇”地一声,林凌第一个吐了出来,女孩子毕竟还是女孩子,看到这种恐怖恶心的场面实在是忍不住。唐飞和大家也一阵反胃,把刚吃的东西都又吐了出来。

看来那就是赵雨了,他真的出事了,这血蛙虽然好对付,但是这么多聚到一起,在这森林里可能就没有什么是它们的对手了,再加上那只巨大的母蛙的保护就更难对付了。

“呱呱!”突然一阵刺耳的叫声从众人右边的灌木丛中传了出来,吓地大家一身冷汗。这只血蛙的怪叫如同号角一样,对面那正在风卷残云的巨型母蛙一下子警觉起来,它收回舌头,铜铃般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盯上了对面的特种小队,一滴滴淡黄色的透明液体从它的嘴角流下,它把这八个人已经当成了自己的食物了,这些血蛙,在这林子里吃杂食为生,什么蛇虫鼠蚁、动物尸体,没有它们不吃的,可是今天它们有生以来第一次吃到了人这么好吃的猎物当然是回味不已,可能正想着再去哪抓两只回来吃吃,谁知道这八只两条腿的动物尽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它一阵激动,眼看就要扑过来了,下面的无数小血蛙也是一阵骚动。

眼看那一群食人的恶魔就要扑过来了,众人心里一阵发慌,不由地都把枪端在了手中,子弹顶上了堂向后退去。那巨大的母蛙,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们,见他们有逃跑的迹象,肥大健壮的后退用力蹬地,一跃而起,这一跳足足5米,一下子掀起一大片水花,它身后的血蛙也向着对岸跳了过来,如一片血红的潮水一般。

眼见那巨蛙只要再跳一下就到他们面前了唐飞大喊一声:“跑!”大家也都知道眼前的形势,敌多我寡,于是撒腿就往回跑。在后面的刘超一边撤退一边端起步枪对准正跃在半空中的蛙母一串连射,子弹噗噗地打在那巨蛙雪白的肚皮上,如同打进了稀泥里一般,一股墨绿色的液体随着弹孔流了出来。嘭的一声巨蛙落在了岸边,凄厉地嚎叫了一声继续往前跳去,子弹打进了它的肚皮,它虽然感觉到了疼痛,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它的速度,反而被那疼痛感激怒了,在它的这一片地界它可能还是第一次受伤,于是它更加愤怒地直追特种小队而来。

刘超见那血蛙就要挨到自己的屁股了哪还顾地上开枪了,撒开退拼命地向前跑去,就在这时那巨蛙突然张开大嘴吐出吐出他那细长的沾满粘液的舌头卷住了刘超的脚,刘超被绊地扑通一声摔了个狗啃泥,步枪也被他甩到了一边,而且那张大嘴还不断地拉着他向前拖到,想要把他卷进那恶心的大嘴了。

刘超两手用力撑地转过身来,手在腰间一模拔出军刺狠狠地向缠着他右脚的舌头刺了过去然后用力一割,只听噗呲一声那沾满粘液的舌头被刘超割下一小节,刘超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就跑,也顾不得去捡他的枪了。

唐飞对着他大喊道:“刘超!手雷!”刘超心中一动,对啊,有手雷,他一边跑一边取下挂在左肩的手雷,可是有了手雷也要找到时机才能丢出去,如果时机掌握不好,顶多能让它受一点伤,不能彻底干掉它。唐飞当然知道刘超在想什么,他端起枪对大家说:“看准了,朝脑袋打!”

一连串的子弹飞向了巨蛙的脑袋,巨蛙的眼睛被打的只剩下两个黑洞,脸上也中了数枪,它彻底被激怒了,张开大嘴疯狂地大叫着向着前方扑来,还吐出那被刘超割掉了一节的舌头,不停地在空中扫着,刘超差一点就被舌头掀翻,他不断扭动身子,躲过舌头,看到时机成熟,拔下手榴弹的手柄抡起手臂朝着那恶心恐怖的大嘴扔去!那巨蛙眼睛虽然看不见了但它的感觉却及其明锐,它感觉到有个东西向自己靠近,已经被疼痛给冲昏了,于是收回长舌把还在空中的手雷带回了大嘴之中,刘超和众人立马一个跳跃向前扑倒,随后身后传来碰地一声闷响,粘糊糊的液体溅了刘超一身,再回头看时那巨蛙已经被炸地稀烂,只剩下两只肥大的后腿和一堆污物。

众人爬起身来,没敢松懈继续撒腿拼命地跑,大只的虽然解决了但是身后还有那数都数不清的小血蛙,这一个大的好对付,但是身后如血红的潮水一般随时都能把他们吞没,众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了,只恨自己只有两条腿,不能像青蛙那样一跳几米。

身后的赤潮紧紧地跟在小队的身后,众人只能抱头逃窜。唐飞掏出一枚手雷向后扔了过去,嘭地一声,炸翻了一片,然而又被后面的大军填补上了。林凌一拔掉一枚手雷的手柄扔了出去,炸出一片空隙,但还是很快被填补上了。小队带的手雷也不多,不能再这样浪费的用了,眼见那血红的潮水离他们越来越近了,而众人的体力也在渐渐的减少,在这样下去迟早会被这赤潮淹没,最后被啃地连骨头渣都不剩下。最近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大家都没有好好休息过,出发找人之前吃的东西因为看见那血蛙食人的恶心一幕又给原封不动地吐了出来,虽然他们都是特种兵但是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只见包括林凌在内的几名身体稍弱的成员已经满头大汗,胸口不停地起伏呼吸不均匀,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

这时他们已经回到了林子里树木茂盛地地方,茂密地树木和藤蔓帮他们挡住了不少血蛙,使他们的前进速度也慢了下来,但是后面还是有数以千计的血蛙紧追不舍。

眼见这样跑下去不是办法,那血蛙不知哪来的这么多力气,连人都跑不动了而它们一点反应也没有,紧紧地追着,好像要为那只蛙母报仇雪恨!再这样跑下去不被它们吃了也要被活活累死不可,唐飞看了看四周高大的树木,下令道:“快,大家上树!”

大家都点头各自找好爬的树爬上去,唐飞、林凌两人来到一棵两人合抱枝丫多而粗的大树旁,唐飞蹲下身让林凌踩着自己的肩膀在下面举着她帮她爬了上去,然后自己三下并作两下地爬了上去,来到林凌所在的那粗壮的枝干上。

此时,树下已经挤满了大大小小的血蛙,但是众人都爬上了树,就算它们再奇特也是不会爬树地,于是就聚积在树下等待时机,把众人包围了起来。

就在众人刚松了口气的时候,林凌发现树下的血蛙突然,发出一声特异的叫声,血蛙们奇迹般地一个个像码砖头那样摞起来,越摞越高,离人越来越近,竟然搭起了“人梯”!

只见它们靠在树干上一直叠一只,越来越高,越来越靠近树上的人,众人连忙往高处爬了几米,惊奇地看着下面,他们原以为这又丑又笨的两栖动物在树下转悠转悠没办法就会离开,可是没想到他们还有这一招!

唐飞连忙折下树枝,用打火机点燃后,朝下投投去,被火烫着的血蛙连滚带爬掉了下去,“梯队”被破但它们仍不肯离去。

大家都学着唐飞,把树枝点燃扔向那些搭梯队的血蛙,那些血蛙被烫到后果然一片慌乱,梯队也塌了下来,但是很快它们就又靠着树叠了起来。一些在梯队顶上的血蛙已经跳上了离它们不高的树枝上,顺着树枝向人跳了过来。

刘超的那棵树上已经跳上来了数只血蛙,他暗骂一声掏出军刺解决了这些家伙,拽了一把树叶抹了抹军刺刃上那恶心的液体插回腰间,然后他狠狠地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罐子,那是装汽油的罐子。

只见他二话不说拧开盖子就朝那些将要跳上来的血蛙淋了过去,只见那些被淋到的血蛙仿佛被针扎到了一般,一阵骚乱地掉了下去。大约倒完半罐之后他停下将罐子装回背包里,掏出打火机点燃一根树枝,朝着下面扔去。火星落在那被油淋湿的血蛙背上,只听“噗”地一声,那血红的背上冒出了蓝色的火焰,引燃了一大片。只听见下面血蛙们被烧地呱呱乱叫不停地在地上扑腾着,不一会就烧焦了一大片,一股恶臭传进了众人的鼻子里。

这时,众人都注意到了刘超这边,有的队员也从背包里掏出油桶向下倒汽油。唐飞先前在忙着解决那些跳上树的血蛙,没有注意刘超,此时他看见下面一片火海,而且有的人还在往下面倒着汽油,气急败坏地命令他们停下,然后对着刘超骂到:“你他妈的是不是被那大蛤蟆绊了一下把脑袋给绊傻了?这是原始森林,一个不小心就会引发烧山大火!你他娘的可好,放火烧自己的屁股!”

刘超一时语塞,也不知道该怎么辩解。下面的火连着一些低矮的植物已经烧了起来,地上一片全是烧焦的血蛙尸体。那些血蛙已经被烧死一半有余,其余的看见火了也不敢靠近了,甚至有些已经放弃了,朝着水洼的方向跳回去了。

现在大家面临的问题已经不在是血蛙了,而是他们自己一手造成的大火。火苗越烧越高,温度也越来越高,众人爬地也越来越高。好在刚刚下过大雨,而且这里的树木都很粗壮不容易被烧倒。大家被大雨淋湿的衣服已经被烤干了,一个个都是大汗淋漓,都感觉自己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眼见火苗都要烧到屁股了,再这么下去不被活活烤死也要被那不断往上冒的浓烟给呛死。唐飞看了看周围,突然,他用手揽住了林凌的腰肢,另一只手抓住一条婴儿手臂粗细的藤蔓,脚在树干上用力地一蹬,借着藤蔓荡到了后面的一棵树上,然后又抓住一根藤蔓荡了过去,就这样一点一点地远离火海。众人会意,都学着他,抓着藤蔓借力远离火场。

他们跟这些蛤蟆们已经耗半天的时间了,现在已经是傍晚了,他们要回到二号营地那好好休息一夜然后再赶路。

文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