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选拔赛中被迫成神

第32章 青色-胎记

女孩将接满血的碗放到了一旁,她双手抬起茶壶,动作虔诚地往茶碗里缓慢注入茶水。

雀羚蹲下身,她在跪拜的民众中发现了一张熟面孔,是那个自称小五的孩子,只是看上去更为矮小一点。

台上是巫祝以茶为祭的虔诚祝愿,山谷阴雨绵绵,耳边是祭拜者们的喃喃祈愿。

“求山神大人救救我娘,娘亲她已经一个月没有下床了,求山神大人救救她……”

小五的声音带着哭腔,说到后来他突然死死咬住嘴唇,小小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雀羚静静地听着,她再次看向台上,茶水已经注满了两碗。

这是一场给山神的祭祀,但流程应该和他们四天后的祭祀一模一样。

女孩将这两碗承载着人们愿望的茶洒向祭坛,她又倒了三杯酒,一杯一饮而尽,一杯洒在了符纸上,一杯朝着山林的方向敬了敬,最后也浸没在祭坛里。

祭祀的最后一步是点燃符纸,也算是正式请神,这也是雀羚推测黎溪是巫祝,但最后却选择了写有“安”字符的原因。

和这种祭拜山神不同的是,一方是希望山神来实现自己的祈愿,一方更倾向于由他们来实现巫祝的心愿。

雀羚在心中默默整理了一遍,一套流程下来,差不多可以概括为四个方面。

放血—献茶—敬酒—烧符。

步骤并不繁琐,要不了十分钟就能走完一套,感觉并没有什么难度。

就在雀羚以为沉浸式电影已经结束,准备把手收回时,画面的颜色突然消退,山谷、树林、天空、祭坛……万物像被墨水泼洒,视野可及之处皆变成了黑白成色。

周围人的脸变得模糊不清,只能听见只鳞片甲的语句,雀羚的手顿住。

“谷里的传染病越来越严重,再这样下去,诶。”

“往年都没有发生这种情况,为什么偏偏今年多灾多难,肯定是祭祀出了问题,山神大人发怒了!”

“嘘,你小声点。哪出了问题,我看流程不和往常一样?”

“你是不知道,我前几天晚上去茅厕,半路上碰到一个和咱们巫祝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我怀疑这次祭坛上的就是她。”

“你大半夜眼花的吧,就算真有这么个人,你当黎安是傻的,就让这人取代她堂而皇之的登上祭坛?”

“怎么没有可能,没准她们就是一伙的。你忘了谷中的传言?双子出现,祸患将至。当年谷主他们家生孩子时我们又不能在现场看着,谁知道生的是一个还是两个。”

“但那女孩的眉心有花瓣胎记啊,每二十年只有一个婴儿出生时会带着此胎记,有这种胎记才会被定为巫祝或巫祝继承人。”

“你傻啊,又不是不能照着画一个,反正长相一模一样,谁会平白无故的怀疑不是一人?要不是那天晚上我觉得不对劲,下意识看了眼她的眉心发现竟然没胎记,我也不会多想。”

“这……”

话语被风吹散,雀羚吃瓜吃得正起劲,突然一个披散着头发的女人闪现在了她眼前。

女人散落在面前的头发离她的鼻尖只剩几毫米的距离,雀羚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两步。

吓人就吓人,干嘛非要脸贴脸。

女人没有跟着移动,她缓缓抬起了头,透过发丝,雀羚隐隐约约看清了女人的面容。

亿筱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